陪你说一世晚安 - 逝水流年 - 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内容
  • 相关

陪你说一世晚安

文/李梦霁

八月,那一场兵慌马乱的青春年少,兀立体画到了休止符。

那些日子的执着,牵绊,纠缠不清,此时总算尘归尘,土归土。

两不相欠。

满满的回忆沒有皱褶,我却用离去烫下句号。

发布微博说:“换一个大城市,忘掉前尘往事,好好过日子。”

因此,我离开日常生活了18年的大城市,孑然一身,飘洋过海。

在飞机场,手机耳机里缭绕着陈亦迅痴心不改的响声,《陪你度过漫长岁月》,泪雨忽地蒙了眼。

向全球伸手认输以前,我觉得再陪着你一段。

陪着你把沿线感受活出回答,陪着你把独自一人孤独变为英勇,陪着你把思念的酸相拥成溫暖。

陪着你,一直到小故事讲完。

飞机航班的终点站,是一个生疏的国家,一个过去只存有于新闻报道和天气预告中的大城市——洛杉矶。

过海关时,回过头望这座花城,像道别一场无关紧要的感情。

满眼苍海。

发展是一场探险,坚强的人先上道。

01

那就是一季炎夏。

天地万物朝气蓬勃,一切向暖,夏意昂然。

洛杉矶夏阳更辣,轻暖轻寒。

下午三点下学,回寄宿家庭。

男主角在银行上班,西装笔挺,朝九晚五,很体面地。

他会陪着我去较大 的百货商城,买生活用品和手斯的公共汽车票。有时候早上,他驾车送我越过一条条街道社区,停在UBC(澳大利亚英属宾夕法尼亚大学)南门音乐喷泉前。在我与小伙伴们去伊利莎白生态公园骑单车的黄昏,他开了电视机,等我回家。

他曾在与我一样的年龄,一个人离乡背井,去纽约学美术,大概是好干部在异国他乡的苦。

女主是日本的人们,是那类很拼、很勤奋的女士,随处要好,英语说得不比本地人差。

家庭保姆大姐是菲律宾人,会在我每一个手足无措,差点晚到的早上,刻意为我煎一个最喜欢的鸡蛋,有时候也做米饭。

我终究是黄种人,对白米饭的情怀,比三明治深许多。

寄宿家庭里也有两个小孩,亲姐姐七岁,有点像母亲,黑头发黑眼睛。侄子4岁,有点像父亲,白色皮肤蓝眼睛。

我经常和她们摇头晃脑地闲聊。

她们更是咿呀学语的年龄,咬字不清,呀呀学语。刚刚出国留学,英语口语很差,一口流畅的汉语无的放矢,常常气得手足无措。

每日中午五六点钟,在大门口的草地上,都是有一个穿旗袍的中国女孩,带著2个澳大利亚小孩子,撒着欢儿,唱起歌,鸡一嘴鸭一嘴,喊着怪异的手式,在“闲聊”。

最畅顺的沟通交流,是每天晚上互道晚安好梦。

我教她们说中文——晚安好梦,W-A-N-A-N。

02

以便提升留学生英语水准,院校不允许留学人员中间讲汉语,被逮住要罚分。

旁人全是“Excuseme”,私下里,我与一个上海女孩,一直鬼鬼祟祟地说中文。

大家的友谊之花,在不见天日的“地底沟通交流”中,日渐生死不渝。

相互守候,踏遍了澳大利亚的江河云峰。

在惠斯勒雪峰,坐peaktopeak锚链椅,几千米的高处吊住两腿,沒有夹层玻璃隔板。她恐高,一路咆哮,共盈把锚链坐变成垂直过山车。

在校园内夜店喝生啤,大家两个女生,未损免伤地喝倒一桌男孩子,仍镇定自若心不跳。

报名参加双性恋引以为豪周游街,看漫天飘动的彩虹旗和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的男人和女人。待久了,见到2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儿亲亲我我,竟也有一种不同寻常的烟花和相爱。

大家不远千里,换了成千上万趟车,只求去唐人街探案2寻一家“小肥羊”,吃久违了的四川火锅。

那一天大家都吃完许多,边吃,边红了眼圈。

大约并不是由于火锅店热呼呼的热流,只是由于想家了。

十八九岁的年龄,漂在国外,山长水远,困难重重。

全部的乡思,都是由于馋。

我看了荒漠的烈火,

看了海底的湛蓝,

看了傍晚的懒散,

却只为陪着你,说一世晚安好梦。

如同费老在《乡土中国》里写的:“我第一次出国留学,奶爸悄悄把一包用大红纸裹着的物品,塞在我小箱子下,避了人与我讲,倘若水土不服情况,老是想回家,就把大红纸包囊着的物品煮一点汤吃。它是一包灶上的土壤。”

胃知乡思。想回家时,多吃些,心终究能不那麼疼。

许多年以后,大家都离开洛杉矶。

我还在中国香港,她在中国台湾,仍然像过去,会对相互,说声“晚安好梦”。

03

那时候,母亲还不容易用微信,中国联通的国际性长途费贵,且数据信号特差,大家约好,每星期开展一次QQ视頻。

那一天,我们去维秘上学校外课。

维秘是省府,也就是省会城市,洛杉矶和维秘的关联,等同于广州和深圳。

在船里,我接到手机上提醒:“您的QQ被登陆,您已迫不得已退出。”

我没在乎,认为是网络问题。

夜里返回寄宿家庭,打开计算机,母亲的QQ信息一连串发来,其实的QQ失窃了,骗子公司骗光了母亲两万元钱。

“你听不出他是骗子公司吗?”我嗔怪她。

“另一方一直喊我的妈妈,说留学人员部让赶快交这一学年度的培训费。”母亲憋屈地说。

“我何时那麼应急地问道你需要过钱呀?一听便是骗子公司嘛。”

“正由于你从来不张嘴需要钱,头一回问我想培训费,.我惦记着肯定是急需。他发信息帮我,‘妈妈你我都不相信了没有’,还发落泪的小表情,我一瞬间优柔寡断了。即使上当受骗,也罢过你急需用钱却拿不上。你一个人在外面不易,无亲无故,孤苦伶仃……”母亲说着,竟哭起來。

我全部的顽强,霎时间铩羽而归,眼泪决口。

“没事儿,两万元钱罢了,我勤工助学,迅速能赚回家。你别难过。”我安慰她。

“就别去勤工助学,衣食无忧,把自己照顾好,学点专业知识,开阔视野,便是母亲较大 的愿望。你如今那么出色,飞那麼远,母亲沒有工作能力维护你呢,唯一能做的,便是为你祈祷,祷告你开心、安全。”

从那时起,我再也没有使用过QQ。

我培养了每天晚上发信息,对母亲说“晚安好梦”的习惯性。

之后的好多年,我日常生活不如意,来过许多大城市。在甘肃,南京,在中国香港,北京,无论身在哪里,都是按时发信息,之后是手机微信,跟母亲说句“晚安好梦”。

假如此生,终究四海为家,我可以做的,仅有竭尽全力,不许母亲太担忧。

序幕

我看了荒漠的烈火,看了海底的湛蓝,看了傍晚的懒散,却只为陪着你,说一世晚安好梦。

当初等我回家的男主角,送我淡香水的女主,跟我学汉语的兄妹俩,为我煎荷包蛋的大姐,大家如今,还好吗?

哪个与我一样是路盲,却陪着相互把澳大利亚踏遍,每天妄图用三明治换我的白米饭的上海女孩,如今还好吗?

隔着十五个钟头的时间差,听我牙尖嘴利地调侃“留学人员露水情缘”的你,如今,还好吗?

洛杉矶,陪你觉得一世晚安好梦。

感谢你,陪着我把小故事讲完。

本文标签: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逝水流年》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本文链接:陪你说一世晚安 - 逝水流年 - 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http://www.2wangzhuan.cn/?post=10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