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岁湮枯芽 - 逝水流年 - 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内容
  • 相关

旧岁湮枯芽

文/沈京烛

之后祝君枝一直还记得这话,十几岁的元寂对自己说:“你是内心有一座盛大花园的人。”

【一】从今以后,你也就叫元寂吧

元纪到达鹭山时,山上下了十年至今较大 的一场雪。

降雪甚厚,再好的小汽车也提不上。妈妈一些气愤地把汽车车门合上,抖了抖的身上的貂毛披巾:“这年代,简直老天爷都跟我对着干。”

母亲的手绵软而溫暖,元纪迷恋这一刻的温暖,老老实实地跟在妈妈背后步行进山。松柏树的降雪微颤着落入妈妈的发间,元纪伸出嫩白的一张小脸蛋,想伸出手去触,转过头的妈妈却厌烦地扯了扯他的胳膊。

“快点儿回去吧,如果夜晚,更不太好进山了。”

妈妈和儿子总算在傍晚时分来到菩提寺,斑白胡须的住持从妈妈手上接到元纪。

“便是这小孩?”

“对,未来还得摆脱住持照料了。但是这小孩乖,也不会给您添多麻烦事。”

妈妈悄悄地从包内取出一沓鲜红色的钞票递去,住持却漠然推回去,他蹲下去身,摸了元纪的脑壳:“小孩儿的双眼清明节得很,倒是有慧根。”

第二天一早,妈妈出山,元纪把行李箱整理得妥合适帖。妈妈对元纪说:“这一段生活你也就在这儿待在家里,住持修习好,耳闻目睹对你终得善处。”

元纪点了点头。

妈妈又回头巡视了一眼才丁点儿大的男孩儿:“等初春了,我也接你回来。”

元纪含着笑,黑白不分的瞳仁蕴着柔光灯。

“好,初春了,我等着你。”

转过头,他给背后一直缄默矗立的住持敬了一杯茶,过去了一会儿,才猛地跪在地面上很长时间不了。

住持看见他肩部持续发抖却固执不愿哭出声来的样子,叹了一口气:“小孩莫哭,从今以后,你也就叫元寂吧。”

【二】哪个对自身来讲的“旧年”,总算完全过去

十一岁那一年,他失去妈妈,更换了名字中的“纪”字,留念的纪变成了孤独的寂。元寂元寂,低迷得宛如鹭山那一年下了整整的一夜的雪。

刚到菩提寺的元寂,头一年好像个哑吧。鹭山的菩提寺是个不为人知的小庙,香烛更为稀缺。寺里除开住持,便是好多个一样年迈的僧人,大家都很喜欢这一灵力清明节的小孩,在灯下纳了鞋子,缝了新棉服,给他们穿上。

小小元寂穿上衣裳鞋子,眉眼温驯地坐着寺中院子里,在哪棵脖子歪老樹下去看书。他不吭声,有时候有前去烧香的老年人远远看见他,都是禁不住跟住持说:“这小孩,倒真像个小佛。”

住持难能可贵笑了,引来元寂,有心使他多多的触碰群体。可元寂自始至终仅仅低下头站着,来人问什么,他只知道点点头摆头,此外,一句话也不愿多讲。

时间长了,连住持都禁不住忧虑他会憋出病来,委婉地问起是不是过得烦闷难过。可仅有元寂自身知道,他实际上并不伤心,反过来,他喜爱鹭山,喜爱菩提寺。他知道妈妈始终不容易回家,他仅仅思念妈妈回过头时表示的那句,等初春了,就来接他。

那就是他第一次听到妈妈用那样溫柔的语调跟他讲话,就算那就是一个绝不会兑付的服务承诺。

因此 当有一个人跟他说道:“是不是你喜爱春季呀?”

元寂吓了一大跳。

那个人从茅草屋窗前拿到一块挂着的冻柿子,边咬着边笑眯眯地望着他:“要不然你怎么每天绕到我这院子里来,看着我那棵桃花树盛开了沒有?”

元寂脸猛然就红了,磕巴考虑逃。那个人又喊住他:“我见过你,你是邻居寺哪个哑吧小沙弥吧?”讲完,又犹自摆摆手,“不,你不是僧人,僧人哪里有不剃度的。喂,我这有许多美味的冻柿子,你需要吗?”

元寂猝不及防地接住她扔来的几片冻柿子,柿子饼软绵绵的,咬下来有香甜的香。那女孩又笑容满面:“你这人挺好玩的,我们做下盆友吧?”

一种本能反应要躲避的想法涌上心头,元寂摆摆手,回身欲走。背后的响声又传出:“别走啊,他人跟我做朋友不起作用,但你跟我做朋友可有多大的益处!”

究竟還是儿童,这下元寂禁不住回过头,迟疑着问:“有哪些好处呢?”

那女孩甩着胸脯又黑又亮的双麻花辫,扑腾一下跳至他眼前。

“桃花树呀,等花开了,我第一个对你说!”

元寂忘记了那就是第两年,在鹭山初春的第一天,他收到了一枝初初绽开的桃花运。雪白的花骨朵儿还沾着露珠,他找来一个陶罐,盛来冷水插了进去。

寺院里的住持说:“山间除夕夜无新事,插了红梅花便新年。”

元寂了解,在自身心里,哪个对自身来讲的“旧年”,总算完全过去。

【三】而她的孤单,便是那座盛大游戏的花苑

那女孩有一个别具一格的姓名。

“祝君枝。”她在日趋消溶的雪天里用树技歪歪斜斜地写自身的姓名,写到“枝”的字的笔画时,左思右想了大半天,最终随意画了几笔,果断把树技一扔,“不写了不写了,总之因为我讨厌那么绕口的姓名。”

元寂耐心地拾起树技,饶有兴趣地把擦了一半的“枝”字补好,笑变弯眉目:“你好听名字,和性情倒是天壤之别。”

不只是天壤之别,在鹭山,祝君枝的存有便是个异类。她不是弃儿,但谁都不清楚她的爸爸妈妈到底是谁。她住的房屋是山间顶好的,有弧型的屋顶,也有个小小庭院,人却极为古怪,整天捡一些烂花杂草回家了,把家中堆得像个垃圾站。

最令人费解的是,她归还这些烂花杂草起名字,常常一个人对他们自说自话。

有些人见这一小女孩孤零一人,常常送些粥食探望,却无一例外的被避而不见。有一个老大爷从她门口历经,想和她指路,最终竟被她粗暴地打过出来。

从今以后,委婉的尊称祝君枝为异类,大量的人直接说她头脑出了难题,是个神经病。

这下,小哑巴和小疯子凑在一块了,可谁知道会造成哪些化学变化。

元寂不清楚鹭山这些好事儿人的风言风语。他感觉祝君枝的身上一些神密和非常的要素,吸引住着他禁不住去挨近。好似有一天在见到祝君枝屋子里那放满的干枝杂草时,他感慨万千一声:“真好看……”

十几平方米的屋子,杂乱无章得不好像本人住的地区,反像是个腐败问题绿色植物的搜集馆,鼻息间,全是绿色植物腐败问题的气场。

祝君枝急急忙忙瞥他一眼:“他人都说它是烂花杂草,你觉得漂亮?”

元寂一边拾起地面上变枯的玫瑰花一边道:“假如把这儿当作一个盛大游戏的花苑,为什么不呢?”

之后祝君枝一直还记得这话,十几岁的元寂对自己说:“你是内心有一座盛大花园的人。”

而那一天,祝君枝确实好像被吓坏了,她圆滚滚的脸发红得像挂在窗沿边的红柿子。她像被踩了小尾巴的猫,把元寂发布门口:“你可以不可以那样对别人说,他人一定会感觉你跟我一样疯掉!”

元寂立在门口,禁不住哑然失笑。他突然想到她们有一天不经意谈论到爸爸妈妈时,祝君枝也是那样一副被揭穿的小表情。他那时候早已能够没什么隔阂地和她说起妈妈的离去。而当他问起她爸爸妈妈时,她确是一副拥有 血海深仇的模样。

“去世了!”她恶狠狠地扔下一句话。

元寂怔了怔,踟蹰着看向她。

祝君枝随后又高兴得玩世不恭的模样:“我是以石块里跳出来的,根本就沒有爸爸妈妈这一存有。”

元寂了解她说谎了。在哪个绿色植物馆一样的屋子,他看到了被揉得皱成一团扔在垃圾箱里的金融机构存款单,及其被剪了的老照片。他知道,祝君枝是有爸爸妈妈的,而且是仍然关注着她的爸爸妈妈。

尽管不清楚为何祝君枝会像他一般被留到这座小山坡中,但回身的一会儿,看见窗子里那扩散出去的枯树枝藤条,和里边仍在龇牙咧嘴的祝君枝,他突然一下就懂了她把这种看起来枯败烂掉的花草植物作为至宝般捡来的缘故——“孤单”。

原来是“孤单”。

好似他在妈妈走以后死寂的缄默般,从某种程度上说,它是祝君枝另一种表达形式。她把这些枯败的花草树木作为至宝般捡来,归还他们——起名字,无非是由于心里的孤单,与生活的缺少。

她一定是过怕了一个人的日常生活。而她的孤单,便是那座盛大游戏的花苑。

【四】她不肯让那份整洁,沾染这种为人处事的脏

事实上,小哑巴和小疯子在一起,确实会造成化学变化。

而且祝君枝立即把这类化学变化,确实变成了着火反映——在一个炎热夏天,她们烧了鹭山顶半侧他人用于堆柴的木制别墅。

前一天的黄昏,元寂已经菩提寺背住持留有的课文内容。它是住持刻意托山脚下的教师送过来的,他背到“邻家有女初发展”时,祝君枝扔了一颗枣进去。

她在窗前瞅着他:“喂,小书呆!有一个多大的好事儿,来不来?”

多大的好事儿便是——在热得大量出汗的夏日,陪她一起悄悄烤地瓜。

元寂被火呛得咳嗽不停,祝君枝捂着他的嘴,不断低喊:“你憋住点,如果被别人发觉了就不好了!”

炎热干躁的气体里,她颈间甜而不腻的奶味,和他的身上寺院浸染的禅香交错在一起。她前额的汗蹭到他面颊上,突然越来越滚热。元寂心恍若潮涨一下,他不露声色地退了越雷池。

祝君枝没在乎,得意扬扬地烤着架子上的地瓜:“你永远不知道,这是我从那老头儿田里偷回来的,之前他装作指路一不小心撵了出来,此次我不会把他田里的地瓜偷光,他不晓得我的强大!”

说着,她笑容满面地把地瓜从火中夹起来:“好了,我尝一尝味儿。”话毕,就需要立即伸出手去拿。

元寂那句“当心烫”还不等他喊,祝君枝“哇”一声从地面上蹦起,立即被烫得放手把地瓜扔了出来。

手足无措间,她就踢来到篝火 ,等两个人反映回来,火早已燃了半侧房间。祝君枝抓着元寂就跑,等总算冲出来,她第一反应并不是叫人救火,只是指向元寂开怀大笑。

她们都被呛得像熊猫宝宝,元寂一开始还着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看到了她高兴得前俯后仰的模样,自身也禁不住开口笑了。

祝君枝紧握着自身被烧了一半的小辫子,突然停下来笑,认真地讲过句:“元寂,原先我与你是一样的。”

元寂模糊地想,不,你和我是不一样的。但看见祝君枝背后烟脂般腻人的朝霞,闻着那风落伍产生的梨花香,他宛如失了智般点了点头说:“是的,君枝,我们都是一样的。”

这次安全事故最后由元寂一个人扛了出来。住持罚他抄一夜的佛经,祝君枝悄悄煮了碗米酒糯米汤圆送过来。元寂一边抄着佛经一边瞥了眼在灯下取悦般端着汤团的祝君枝,不紧不慢地说:“你真认为我是傻子吗?讲吧,为何偷了他人的地瓜,还把他人的房间给烧了?”

祝君枝内心嘎登一下,没讲话。

她不是不敢说,只是不肯说。她确实是趁着烤地瓜的由头,把那个房间烧了的。只不过是哪个原因染着羞于启齿的污浊,不知道为什么,她对元寂说不出口。

她怎能告知元寂,哪个几次三番假心向她指路的老头儿,明里暗里却在讽刺她是个沒有父母的野孩子。

好似他人看起来善心的搭话、套近乎,但是便是可伶她,另加对她家世的好奇心。

她实际上全都懂,他人更是由于她这一份丝毫没有留情的懂,才说她是个怪婴,是个神经病。

可祝君枝不肯把这种告知元寂,他是整洁的,因此 她才会在初春时送他一枝桃花运。她不肯让这一份整洁,沾染这些为人处事的脏。

祝君枝囫囵把这份拿给他的米酒糯米汤圆喝过一半,咬牙切齿干了个鬼脸。

“哪里有那么多为何,并不是你觉得我的心里有一座盛大游戏的花苑吗?而我是公园里的哪个狠毒的老巫婆。”

【五】假如能,他只为始终吸引这一刻

四季更迭,寒来暑往,小小少年和小小的美少女伴随着太阳光起降慢慢长大。

元寂在鹭山第五年,住持出了出现意外。

冬季的晚上,住持晚上起夜跌倒,被送进了医院门诊。元寂那阵子每天守在住持的医院病床前照料,返回鹭山时,早已初春了。

隔了很多月看不到,祝君枝猛地提高,已不是那副瘦瘦瘦细细的模样,脸部现有了美少女的娇憨。看到他回家,她冲过他眼前,高兴得欢蹦乱跳。

返回菩提寺的元寂便多了一项每日任务,便是每个月出山替住持拿药。祝君枝常常跟随他出山,那时候她们讨论的话题讨论刚开始不一样了起來。

那一次,元寂进药店拿药,祝君枝在外面等待,而等元寂出去,她却不见了。他找了大半天,才发觉祝君枝跟在一群十几岁的初中女生背后,看见他们唧唧喳喳围在连锁便利店里吃着冰激凌,讨论近期哪一部新新上映电影。

美少女们面容姣好,已会在唇上涂淡淡的一层嫣红。而窗子外的祝君枝还绑着一些土气的双麻花辫,的身上衣着一些愚钝的棉服。

元寂向前,她突然一些过意不去地指了指连锁便利店的冰激凌。

“我们买一个这一吃好么?”

气温还没有完全溫暖,冰激凌含在嘴里,凉得凛冽。回来的道上,祝君枝一反常态地若有所悟起來,返回家中还发愣了很久,突然问元寂:“你去鹭山以前,世界有多大是哪些的呢?可我别说这个了,连字都认不上是多少……”

元寂内心一些昏暗模糊不清的心态在弥漫着,张了张开嘴巴,但最后没讲话。

她们都长大以后,祝君枝也不是当时哪个小姑娘了,儿时认为鹭山便是全部乾坤,如今也对山之外的全球刚开始拥有那麼一点点憧憬和好奇心。

直至一个月后,祝君枝收到一个电话。电話是由一个刻意赶到鹭山的路人交给祝君枝手上的。元寂没听清见电話里的內容,只远远地看到祝君枝的面色变幻莫测着,最终挂掉时她点了点点头。

第二天一早,祝君枝便跟随哪个路人下了山。

她沒有跟元寂讲,他也作为啥事也没有产生。只不过是那一天在给住持熬药时,他一不留神把药全洒在了自身的身上。

也许连元寂自身都感觉不好到,他拥有诸多伤心,乃至发火。他在潜意识中不愿意再提及出山,连在出山拿药的事,也立即交到了别人。

他人问及缘故,他便只摆头说很抱歉。

可纵使这般,联络到祝君枝没什么征兆地消退,他人也猜来到七八分。

直至那一天忽然将祝君枝带去的路人又赶到鹭山时,元寂拼了命抑制着心态,才总算等来明日她回家的信息。

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情况下,元寂就下了山。他在山脚下等了七八个钟头,才在傍晚直到祝君枝的影子。隔了很远,他就看见她朝他跑了回来。

她衣着是一件平常从没越过的红色裙子,穿着打扮得如同个芭比娃娃。祝君枝扑到他怀中,哇地一下就痛哭:“元寂,抱歉。我不该惦记着要到山外的全球看一下,没有你的地方,我一天都待不下来。”

她哭得泪水流鼻涕蹭了他一身,他却在那一刻百感交集。他从怀中取出一杯早已溶化的冰激凌,问得提心吊胆:“我明白,你仅仅嘴馋,爱吃外边的冰激凌对吗?我之后每天出山让你买,你别再一声不吭离开了好么?”

祝君枝却“哇”的一声哭得更强大,拼了命摇着头怀着他。回山上的道上,她们搭了一辆小货车。晃动的后车箱里,她们抵着前额。祝君枝晕晕乎乎缩在他怀中呓语:“元寂,她们差点儿就不许我来了……我跟她们撕破脸皮,她们才肯要我走……”

她们到底是谁,元寂不愿问,也不愿了解。假如能,他只为始终吸引这一刻,她的相拥,她的眼泪,包含那杯溶化在怀中的冰激凌。

【六】如果番禺开败了,我能伤心的

假如爸爸妈妈的事一直是祝君枝自始至终避开的疤痕,到此,她们总算刚开始以诚相待。

祝君枝的响声很轻,元寂却感觉这些话好似抛掷在湖水中的碎石子,在他内心泛起一圈圈的波浪纹。

那不过是一对故时恋人的小故事,祝君枝的妈妈是鹭山人,碰到了那时候前去鹭山速写的俊秀年青人。两个人恋爱相识后拥有祝君枝,沒有低俗分离出来的剧情,她们很恩爱,男生还因此放弃了前途,留到了鹭山。

只不过是一场洪水灾害破碎了宁静。那一年鹭山因大暴雨引起山体滑坡,那时候祝君枝才一两岁大,在风险到来的一瞬间,她的爸爸把他们母女俩挡在了跨下。他们九死一生,只不过是她的妈妈没了老公,她没了爸爸。

“从我听话起,我妈妈就沒有给过我一丝好面色。她不许我的名字叫她母亲,说我是她前世的孽障。她很说爱我爸爸,比说爱我多很多。她憎恨如果不是我,我爸爸很有可能就不容易死。之后,在我八九岁时,她就一个人走了,只帮我留了个房屋,按时帮我汇钱,此外,哪些音信也没有。但我觉得,这几年她刚开始年纪大了,总算想念起她丢弃在山上的闺女。那一天她帮我通电话,问我觉得不想离开鹭山,返回她身旁,看一下世界有多大。说不高兴是假的,可我看到她时,却感觉生疏和害怕。她二婚了,老公是个很富有的人。她将我穿着打扮成她理想化中好看闺女的模样,带我一起去见她的新家中。可不上一天,我也想逃,我想念你,思念鹭山。谁都不可以取代这里,母亲也不可以。”

祝君枝先是还垂着上眼睑流露难过,之后说着说着却挂着眼泪笑了。

这种话十几年来,她是第一次对人谈起。她了解元寂也是被别人留到鹭山的小孩,便尝试了解:“你嘞?你妈妈为何将你也留到这里?”

元寂好像都还没从她倾吐的小故事中转过神来。他拢着她颈间的围脖,把她的眼泪一点点擦拭:“这种也不关键,关键的是你回来了,因为我不容易走,大家会永远在一起。”

他的眉眼间运转着如仙的辉煌,洁白得像如来佛座下的仙童。祝君枝踮起脚,牵着他的手奶声奶气地说:“元寂,你是佛,我是邪魅。现在我宣布通告你,你早已一不小心收了。”

元寂摸着肩部下的那颗小脑袋,含蓄微笑轻叹:“荣幸之至,小邪魅。”

它是承诺吧,幼年童言稚语,成年人坎坷别意,只有青少年,讲出得话如金鼎般炽热忠贞,殊不知有时候运势是一把烈焰,妄图将金鼎毁烧消失殆尽。

祝君枝未能保证,她失了约。

祝君枝返回鹭山的第二个月,她的妈妈病重,信息到她耳旁时,已临见最后一面之时。原先祝君枝的妈妈忽然叫祝君枝返回身旁,并并不是因为想念,只是由于她了解自身时日无多,想在人生道路的最终给自己的闺女做些分配。

她妈妈临终也没有学会放下心,拼了命拉着她的手,让她同意自身为她分配好的路。

窝在鹭山,总是始终做下连字都认不全的乡下姑娘,她不必让她的闺女跟自身的从前一样。她的后爸非常好,海外较贵的院校,名流的社会现状,连在妈妈细细长长遗书和一张飞机票,让她退无可退。

最痛楚的那一段生活,祝君枝彻夜彻夜睡不着,熬得几欲奔溃。

最终是元寂积极替她整理好行李箱。他不舍得她走,更不舍得看她这般伤心。

祝君枝此次没哭。由于她了解,自身一定会回家。她的根在这儿,她最爱的人在这儿。

元寂挖到过去埋在田里的陈年老酒,它是很早以前妈妈教會他的。她爱饮酒,每一次不高兴的情况下就要小小元寂和她一起喝。

青梅季节湿冷的夜幕下,两人靠在一起都喝醉酒。祝君枝吸吸鼻部细语:“元寂,你说你不舍得我,不肯要我走怎么样?要是你觉得一句,我哪里都不去了……”

元寂哑着喉咙,细声哄她:“你忘记了,你是管着一座盛大花园的小邪魅。如果番禺开败了,我能伤心的。”

【七】仰头间,却忽觉万里长空尘寰,刺疼了双眼

高处2万尺,地图上异国他乡的间距,是元寂和祝君枝那一年如何迈也迈但是的间距。

刚开始的一年,她们每天打电话。鹭山没有信号,元寂每日中午走好多个钟头的新路出山,到山脚下的公共性公用电话亭通电话。两人一说两三个钟头 ,谁都不舍得挂,最终夜晚沒有车,元寂只有又走好多个钟头新路回来。

岁暮天寒,冷气似刀般割在面颊。他手里和耳朵里面上冷得都生了湿疹,也岿然不动,沒有一天落下来。

电話里全是祝君枝在说,元寂有时候答复。他不容易说腻人得话,表述思念的方法便是:“鹭山的春季又来到,我捡的一朵枯花你应该会很喜欢。”

想不起来是那一年的冬季,元寂在公用电话亭冷得响声都发抖了,正说着话,祝君枝忽然顿了顿,下一秒讲话染了哭泣声:“元寂,我明日就订机票回来。我想见你。”

分离的第三年冬季,她们总算聚在一起过去了新春。元寂前一晚辗转难眠,一夜没睡着,最终果断起來把寺庙角落里都清扫了一遍,贴了春节对联,把案前桃花枝插好。

第二天早晨,祝君枝回家了。寺院里面一次放了爆竹,她们在一片捣乱声中相拥。祝君枝过意不去地摸下鼻部说:“如何那么繁华?像要结婚一样。”

元寂言念一动,就听到她顽皮地凑一起了他耳旁:“那么我之后嫁给你怎么样?”

她剪了短头发,五官总长开过,眉眼运转间光明万里长空。

夜里寺庙的人聚在一起吃团圆饭。住持们都素食,元寂为她一个人包了水饺,恨不能全给她盛上。祝君枝笑着大声喊:“元寂,你它是在养猪吗?”

许多人开怀大笑,也就遮盖了祝君枝挎包里一直在响的手机上,也有她脸部有意用秀发遮挡住的耳光痕。元寂不经意中看过一眼显示屏,来电提醒是一个英文名字。

之后等桌子狼籍,任何人消散后,祝君枝托着腮醉眼蒙眬地望着元寂说:“我还想好啦,这一次回家,我不离开了。”

元寂一笑:“又说些幼稚得话。”

祝君枝揽着他的手臂卖萌:“我说实话,我将来就留到这里。”

元寂想摸她的小辫子,抬腕间才想到她剪了短头发:“你那样中途回家,当时走不就没有意义了没有?”

祝君枝却如同被这话引燃了性子:“.我无论什么意义,我只了解大家早已分离够久了。”

她顿了顿,又像玩笑一样望着他:“你也就不害怕有一天我跟他人离开了吗?到时你可以别后悔莫及。”

元寂背对她缄默了很久,背后却没了响声,等回头一看,才发觉她早已醉倒在桌旁,昏迷不醒了。

元寂想说:“怕,很怕,比身亡还怕。”仰头间,却忽觉万里长空尘寰,刺疼了双眼。

几日后,祝君枝再度飞到异域。

仿佛便是从那以后,她们中间有什么东西在耳濡目染地更改。元寂仍日日夜夜出山,可祝君枝的电話却已不按时传来。渐渐地,元寂越来越比幼时初到鹭山时更缄默。山中一日,人世间上千年,可在元寂来看,是人世间上千年,山中一日。

他的日常生活清简而枯乏,每天但是便是晨钟暮鼓。住持们更加年迈,方丈的腿疾比较严重,寺中香烛也更为低迷。鹭山的人慢慢都离开,除开老年人,没人想要再留到这偏远小山坡当中。这儿的一切仿佛都被冻洁,变为一块被别人忘却的琥铂。

就在这时候,元寂收到了一张飞机票和一封信。

信上是祝君枝的寥寥无几几个字:元寂,你去。

【八】究竟是哪一步不对,她搞不懂

元寂在飞到异域的第一次坐飞机中干了一个恶梦。

恶梦里是儿时的旧事,争执、狂叫、扭打,最终结束在玻璃破碎的响声中。

醒来时后,元寂大量出汗。发动机舱里传来动听的女音,提示旅客到达站抵达。

祝君枝在飞机场接他,跟在她背后的是一个伟岸俊朗的老外。元寂想到那时候除夕夜的电話,也有哪个在显示屏上闪烁的英文姓名。

祝君枝的神色仿佛很低沉,她没说一句话,只低下头牢牢地握紧元寂的手。哪个老外说得一口流畅的汉语,他神情繁杂地为元寂简单自我介绍:“你好,我是Beryl的盆友,非常高兴见你一面。”

祝君枝这时已在一座知名的皇室名校念艺术专业。她沒有令她的妈妈心寒,五年時间以往,他说得一口伦敦腔,衣着看不出来知名品牌的高端定制服装。

哪个连“枝”都写不全的女生,哪个衣着土气,盯住他人手上冰激凌的女生,早已早已消退在红尘滚滚里。

元寂清晰地听见,有一根弦在他心里慢慢紧绷,破裂。

夜里,哪个自称为Deven的国外小伙邀约她们看歌舞剧。百老汇的剧院里,衣香鬓影的女性细声谈论着绘画史,大家都穿得很宣布。元寂着旧布衫、黑布鞋,好像唐人街探案2里贫困的小摊贩。

半途他去洗手间,回家时大门口的黑种人保安人员看到他,认为他是偷溜进去的地痞流氓,大吼大叫着赶他走。躁动引来席中观众们不断侧目而视,祝君枝着急站起,很生气地跟黑种人保安人员吵了起來。

一不小心,有些人推了元寂一下,他没坐稳,一下子跌倒在地。大庭广众下,大伙儿见到一个容貌惨白,紧抿着薄嘴的我国年青人渐渐地从地面上站起来,他的手腕子被弄出了血渍,背却挺得很直。

祝君枝被吓傻了,冲过来扶他,他却把她紧攥的手一点点扒开。祝君枝叫了他一声,他只轻轻地讲过一句话。

祝君枝沒有听清他说道的是啥,没人听清。异域天穹下,哪个年青人悲伤说的这句话是:“真遗憾啊……”

第二天天明时,在异域街边追寻了元寂一夜的祝君枝收到了一条短消息。

短消息是元寂发过来的,仅有一句话:怕,很怕,比身亡还怕。

祝君枝乏力地跪到在地,痛哭失声。她本认为这世界上全都不可以将她们分离,万水千山,移花接木,他是入定的僧,她便是收他心的邪魅。

但是怎么回事?究竟是哪一步不对,她搞不懂。

人生道路沒有解释书,她还年青,搞不懂世界上一些事儿,一步错,便是步步错。

好似她始终不清楚,在元寂内心,他才算是染着腥臭味的妖,她才算是哪个平了他胸口间浪涛的佛。

【九】时光过长,回过头,早就杂草散生,旧岁湮枯芽

该怎么讲这个故事呢……

他往往被妈妈交给菩提寺,他本认为自身忘记了,直至哪个恶梦,他才发觉每一秒他也没有忘掉。

他实际上是个弃儿,压根不清楚生父母到底是谁,是那女人把他从福利院里抱养回来。她给了他一个家,即便哪个家中有一个每天嗜酒的养父。

争执、扭打、狂叫是他儿时的情况。每一次喝醉的男生都是对妈妈大动握拳。他不肯见到妈妈再负伤,因此 在一次她们强烈扭打时狠狠地拉开了养父。

他不晓得自身为什么会暴发出那样极大的气力,那个人也没预料到,因此 才会措不及防从楼顶摔了下来。

之后的一切,就是反复了一次又一次的恶梦。男生没死,变成脑死亡。他自始至终还记得妈妈在医院病床外窄小的隔断里肌肉僵硬而发麻地对自己说的这句话:“你记牢,不是你推的,是他自己跟我扭打时摔下楼梯的,干万要记牢,知道吗?”

她紧抱了浑身发抖的元寂,可可能在她心里,他是犯法的,她才会不必他,才会感觉他必须禅,必须净。

这就是他来菩提寺,由“元纪”变成了“元寂”的缘故。他污浊,不堪入目,染着罪孽和恐怖,因此 他才算是哪个邪惡的妖。可是一切都没事儿了,小故事走来到结尾,他失去最终被度化的机遇。

一年后,住持过世,菩提寺完全断掉香烛。

元寂守了三天灵,把破旧的寺院挂到了锁。离去的最后一天,他在祝君枝庭院下的那棵桃花树下喝过一夜的酒。

之后,没人了解他来到哪里。唯有有些人说,祝君枝回家了一次。

礼服傍身的她,看上去却年纪大了许多,双眸里以往的风彩消失了,孤零零一人靠在哪棵果树下睡觉了。

祝君枝干了一个梦,梦里边是飘飘洒洒的花落。

她内心再也不会了那座盛大游戏的花苑。

时光过长,回过头,早就杂草散生,旧岁湮枯芽。

本文标签: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逝水流年》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本文链接:旧岁湮枯芽 - 逝水流年 - 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http://www.2wangzhuan.cn/?post=11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