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笙箫 - 逝水流年 - 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内容
  • 相关

何处笙箫

文/宋欢筠

微博: ai-宋欢筠

楔子

秣陵城的冬季,非常少降雪。

就算是要下,也是苗条柔弱的雪。薄的一层,莹白的色调,没有什么溫度,劲头确是冰冷得麻了手指头。

笙清是裹着绛红戏裙走出去的,她哈着热流,绣着吉祥如意的坡跟彩鞋被她踩下去晃晃悠悠。

她怀中怀着供暖的镂花袖炉,把冻晕的左手从披風下边悄悄外伸来抹泪水,还不等他把戏妆卸掉,一整张脸被她抹得花哨,像白面粉的鬼。

滑凉的台阶上落了一层薄如纸的雪,笙清脚底一个没踩稳,打抖着就跌入那人的怀中。

她冷得红通通的耳朵里面亲密地蹭着他的军用大衣,呢料材料的长大衣蹭得她耳轮略微瘙痒。

“对……抱歉。”笙清揉着双眼带著哭音,双眼还未挣开,只感觉是撞来到人,口中含糊不清地致歉。

她抹着泪水,模模糊糊瞥见被撞的是个军人,藏蓝色军服挺括,腰部还别着一把冰凉的霰弹枪。

笙清一瞬间不由自主地退了好几步,在心中指责起自身的毛燥,泪水却更不成器地一连串掉下。

“笙清,近期年年战争,这秣陵城内并不安宁。”笙清还记得跑出去以前,云仙停滞不前了理妆的姿势,侧过身睨着她细语。

萧平意的左手不由自主地把腰部的霰弹枪按着,迟疑地扫了她一眼。

满天的小寒里,衣着红戏裙的女孩低下头,应该是刚从戏坊里跑出去,碎碎的的流海遮着额头,外露一张冷得煞白的小脸蛋。她眼尾的妆晕染,不象戏曲,反像在扮鬼。

“笙清?”

他踟蹰了半天,轻轻地喊出这一姓名,百感交集般松掉按着枪柄的左手。

笙清抬起头的情况下,正望到不久哪个跟自身撞个满怀的军人,他踟蹰地唤自身的姓名,语调疑虑又不乏意外惊喜。

他了解自己吗?

笙清抬起头爱看个清晰,双眼却被眼泪模糊不清得看不清楚眼下,只模模糊糊觉得那应该是个相貌俊美的军人。

“你忘记了?我是萧平意。”

他声音速度心无旁鹜,双眸里宛如星光闪动,唇边是柔和的笑靥,骨节分明的两手上裹着纯白色军用手套,拿给她一方素灰方格边手绢。

萧平意?

笙清难以名状地抬眸,针对这一姓名,她熟识也太生疏。

俊美军人左眼尾下边有颗小小痣,掩在下睫侧反而看起来眼眸漾着清辉。

是,他确实是萧平意。

红戏裙的笙清兴奋地拽着他的军用大衣,身高不太高的她头上只到他肩部,全部人如同窝进他怀中一样。

她鼻头冷得红通通,笑意如秣陵早春的玉兰。

果真是她啊,萧平意淡笑着。

“六年了,原本还以为会忘了你的模样,可是你这哭花的脸可真有辨识度,诺大的秣陵城再找不到第二个比你要爱把脸哭花的角儿了。”

萧平意嘴巴噙着笑,溫柔地俯下身子,他拿着那方素灰的方格边手绢,仔细地擦洗着她脸部的残妆。

六年前也是那样,她一直喜爱把脸抹得花哨。

笙清还记得那一天秣陵城很冷,萧平意溫暖的手指尖触遇到她冷得惨白的面颊,就仿佛在她内心也点燃一束溫暖的火花。

“笙清,这次戏你也就别到了。”

戏坊那样通告她。

笙清揪着衣摆,将头低了些,好像在咽哪些极其粘腻苦味的物品,半天才呢喃道:“好。”

和过去的许多次一样。

笙清想到那一天萧平意称她是“角儿”,不由自主在心中暗暗强颜欢笑着。

她哪儿是啥角儿,不过是连一次角儿都没机遇唱的跑龙套。

笙清转回过头冲着黄青铜镜,细细地理了理绾好的愁丝。青铜镜里的佳人发鬓上是花钿垂珠,绞丝银篦,眸光流动性好似塘厦的漪涟。朱丹唇轻抿,衬得她眉眼柔情似水。

仅仅佳人仅有皮,沒有骨。

惨白的面色、削瘦的体态,没多少气力一样,岌岌可危。

师傅把她捡来那一年,她就一直咳嗽,给她就医的陪王说,她活但是二十岁。

云仙早已戴得了丝带凤冠,披上莲花式的茜色云肩膀了台。云仙上好妆,活脱脱是确实李香君。

笙清捡起裙袂,踩着那一双她素日最经常穿的如意纹彩鞋,不露声色地躲在服务厅圆柱体后边。

今天少人,她看一看也罢。

直到她总算学好把《桃花扇》滚瓜烂熟,却从此没能经历一次登台的机遇。

没有台子上,看一眼也罢。

终究她也不知道孱弱的人体还能坚持不懈多长时间。

胭脂色的纱幔遮挡住绛红的戏裙,笙清躲在石柱后,没望到云仙,却被杂活兄弟一声奉承的高喝切断心绪。

“副团长,您如何来啦。”

萧平意的体态突然彗星般进入她眼前。他正掀帘踏入,还未坐定,眼眸浸着大山远雪一样的寒芒。藏蓝色军服上落着较淡的雪渍,一双军靴带著穿堂经过的狂风,飒飒直响。

他没对兄弟对答,只略微点点头,找一个清静的桌,取下头顶的藏蓝色军帽,弹了弹上边的薄雪。

笙清想到那一天他笑着称她“角儿”,忽地就红了脸。六年前她刚背会经典台词就曾对他夸下完海口市,说长此以往,她一定能成喜来戏坊的角儿。

殊不知自打师傅离逝,她再没登过台一次,现如今只有丢人地躲在台柱后。

但是,他竟然确实来啦。

六年前他同意得脆响,她你是否还记得那时青少年笑着,体态若芝兰玉树,他说道:“好,到那时候我一定去让你捧场祝贺。”

笙清总算還是禁不住悄悄地从台柱后望他。

印像中還是儿时鼓着腮帮的白绸衫男孩儿,一转眼就一身戎装,眸光稳重冷峻似宝剑出鞘时四射的寒星。

她扒在台柱上痴迷地仔细地着他,竟不经意间地松掉了手上的团扇,“咚”的一声,那折扇忽然就掉在地面上。

萧平意刮起茶杯中的细瓷盖,耳边传出脆响的“咚”声。

响声并不大,但他是参军的人,对响声時刻都很比较敏感。

他转过头,只都还没看到石柱后匆匆忙忙逃出的那抹绛红的身影及其被丢在路面的白丝绒面料团扇。

唢呐锣鼓震出喧天的声响,小三弦泠泠奏唱,表演开始了。

云仙轻移莲步,行到台湾台中,张口是呀呀学语的水磨腔。

但是注重不注重长相这次戏,对萧平意而言,早已不重要了。

他要想见的人,没有台子上。

萧平意靠近一根台柱,低头拾起路面的团扇,那就是一把白丝绒面料的锦秀团扇,萧平意认识,是她最爱的那把。

笙清准备从侧门偷溜出来的情况下,被萧平意拽着衣服后领,好似拎雏鸡崽一般把她全部拎了起來。

“瘦削了。”萧平意歪头说。

“那因为我相比六年前重多了。”笙清细声争辩道。

“为何躲我?”萧平意沒有看她,仅仅望着戏坊镂花的漆汽车照明,汽车照明右边挂着一盏绘花的红纸灯笼,西北风呜咽时,在夜幕里略微摇荡着,好像把这浓郁的黑共盈烫成一个洞。

笙清低下头抿着樱唇,半天也说不出来个缘由来。

由于担心在你眼前丢人。

这话,含在喉咙好像炽热的火炭,熏到她鼻孔一酸。

笙清觉得有哪些溫暖的物品落在她肩部上。萧平意脱掉呢料军用大衣,轻轻地盖在她肩上:“冷吗?我陪你去吃馄饨吧,就要你过去最爱的哪家。”

笙清裹在溫暖的军用大衣下边,她冻晕的手指头触遇到那件长大衣,衣服上还残余着他的人体体温,是一缕缕的温暖。

心头泛起的一阵酸酸的模糊不清了笙清的双眼。

上一次有些人对她那样好,是多长时间之前了?

萧平意,我不过是个风尘女子,不值当的。

她抬起头望着他清瘦的下颚,总算還是把话咽了回来。

笙清吸溜着鼻部,和萧平意坐着路口的一家小馄饨惹来。在锅中翻滚着的小馄饨,香气袭人。

笙清不由自主紧了紧衣服裤子的衣领,等第一碗馄饨上去时,把白釉的碗推倒他眼前。

她的双眼在晚上闪亮亮的,像小羊:“你吃。”

萧平意甚为搞笑地望着她,从筷筒里取出一双实木筷子,摆放在碗上:“何时和我想那样客套,仍在生我不辞而别的气?”

随后他习惯一样举起桌子的醋,顺着碗边倒进少量,再推给她,毫不迟疑地说:“快吞掉。”

笙清怔住一秒,他如何还会继续还记得自身喜爱顺着碗边往小馄饨里放醋。

离她们之前碰面,本来早已以往六年了。

“你怎么还会继续记得我喜爱那样放醋的?”笙清口子咽下着诱惑的小馄饨,不仰头地随意询问道。

萧平意含着笑,看笙清小结巴着小馄饨,只感觉胃口也罢了很多。

“一直都还记得啊。”

你的每一个习惯性,我还从来没有忘掉的。

笙清差点儿熏到透不过气,她很勤奋地吞咽小馄饨。萧平意并不好像和她玩笑,他很认真地望着她,眼睛里情深得好像一池春水。

“下雪了。”萧平意不动碗里的小馄饨,仅仅发呆地望着夜幕。

笙清抬起头,秣陵城外了满天的雪。耳边小雪花秋风瑟瑟,她只感觉是恍惚之间返回了第一次遇上他那一天。

六年前她们遇上时,秣陵城也是小雪花秋风瑟瑟的冬季。

秣陵城内年长者大寿,红白事,请得起戏班子戏曲的别人很少,萧家便是在其中之一。

萧家做绸缎做生意,连同着茶、米庄等多种产业链,在本地算作下手阔气的牙婆。萧家老婆婆七十大 寿,就请了喜来戏坊在大门口搭戏楼,唱几出有趣的戏。

城内请得起戏班子的别人本很少,萧家此次又甚为大气,就在门口,年轻人都图个繁华,戏台子前边被围得密不透风。

笙清就挤在群体后边,她那时年龄小、矮个子,蹦着跳着,踮起脚看来师傅在台子上戏曲。

她内心气得火烧火燎,戏楼就需要搭好啦,师傅今日唱最擅长的《桃花扇》。可是前边人过多,任她如何踮脚要看不到。

笙清便是在这个时候,猛然站起蹦跶却一不小心撞翻了一个人的布负担。

她就是这个情况下,遇上了哪个让她牢记一生的人。假如时光不那麼正好,是否就可以无需再哀叹落泪。这个问题,好像是没有答案一样。

负担里卷书、软笔撒落一地,有的卷书还被推推搡搡的人踩上很多灰足印。

乳白色绸衫的青少年一声不吭地蹲下在地面上捡卷书,他捡起被踩下去很脏的书,拍一拍上边的灰尘,又一股脑放到负担里。

可是依然有卷书被踩下去七零八落,不忍直视地撒落在街上。

笙清知道是自身撞翻了他人的负担,就冲过来捡这些书,还对着这些碰到书册的人高声喊到:“别踩啦,别踩啦!”再将手上的卷书码好,提心吊胆地拿给白绸衫的青少年。

她是低下头递过去的,脸孔藏在刘海下边。

青少年不但沒有发火,还向着她灿烂一笑,很是书卷气地跟她说:“感谢。”

“你是看不见前边的戏楼吗?”他拎着负担,朝着台子上正唱一折戏,水袖起降的伶人努努嘴。

笙清点了点头。

“我陪你去。”青少年笑着,夕阳余晖把他的脸孔沾染一层蜜橘色,他拉住笙清的欹斜往里跑,居然也没本人拦他。

之后笙清才知道,她撞倒的人,是萧家上私塾学国学经典的小公子。那边的人哪一个敢拦请戏班子的主办国。笙清跟随他跑,头花被推来搡去的群体挤得颤颤巍巍坠落。她最后高兴地站来到离戏楼近期的地区。

她掉转头去看看他,他双眼是笑着的月牙形。

“一箫一剑平做生意,我的名字叫萧平意,你叫什么?”

“我的名字叫笙清。”笙清仰头望着他,高兴得像秣陵早春的红梅花半绽。

“你你是否还记得那幕戏完毕后你请我吃了一次小馄饨吗?”萧平借以笙清眼前挥挥手,把她朦胧的心绪拉了回家。

“还记得,讲好我请,却是你付的钱。”

笙清低下头讪讪地笑,萧平意望着她眼前空了的碗,轻轻说:“時间不早了,我送你走吧。”

“那么你此次不容易不辞而别了吧?”笙清在路上,步伐轻柔像翩飞的蝴蝶花。

“不容易,我还有好多好多地区要陪你去呢。”萧平意含蓄微笑望着她欢快的脚步,想伸出手揉她的秀发。

却在伸出手碰触的那一刻,他愣在原地不动。

她发间戴着的,是六年前自身赠给她的绒花发卡。

发卡上的绒花,色调褪得半旧,就好像是被时光一点点磨来到本来的活力。

六年前绒花色调還是鲜丽的红,花芯缀着硫璃珠串,在那时是个奇特玩意。

萧平意下学在销售的小摊上一眼就看中了,他知道笙清的旧绒花听戏时被排出了,这一她一定喜爱。

直到他笑容满面地跑去给笙清展现好看绒花的情况下,却发觉笙清在被罚跪。

笙清儿时总爱悄悄戳一戳师傅化妆台的烟脂,学别的伶人的模样化妆,把自己的脸抹得花哨。但师傅分外宠溺她,一直狠不下心说她。

仅仅在戏上对她的规定分外严苛。

“阿清,人这一生,要得有本事,依靠自己立身处世。”

但戏班子里的日常生活一直枯燥乏味的,幼年的笙清一直爱懒惰,每一次见到巷子小孩子嬉戏打闹,必须投去期盼的眼光。每一天她从睁开眼睛刚开始就得呀呀学语地吊嗓子,晃脑地背这些绕口的戏词。

有一次,她从此耐不住寂寞,悄悄溜外出,却在一家小馄饨摊前边停下来,眼睁睁地看见,流着哈喇子。

等偷食完回家,师傅冷着脸立在大门口,她吓得空气害怕出。早晨背的词原本就想不起来,颤颤巍巍没背出一两句,就没有了下面。

“去侧门罚跪一个时辰。”师傅丢下这话,看也不明白她一眼。

笙清耷拉着脑袋,踏踏实实跑去侧门跪着。

萧平意便是在这个时候,天降神兵一般出現了。戏班子颓圮的篱笆墙上,忽然悄悄伸出一个小脑袋,吓得笙清差点儿没叫出来。

青少年乳白色绸衫在篱笆墙上蹭得很脏的,但他漂亮的眉目在高冷月光下仍是令人心动。

“吃小馄饨也不知道要我。”萧平意语调不满意,从上边扔下一个软垫,软垫里边裹着一个木匣。

“试一下这一,每一次我背不出版书籍罚跪,都悄悄在膝关节下边放这一,也不疼了。”

笙清忙不迭地接到软垫,咧着嘴哈哈哈一笑:“你那时并不是还没有放学呢嘛。”

笙清开启镂花的檀香木匣,里边清静地平躺着一朵大红绒花,花芯处缀着几个盈润的硫璃珠串,她见了喜爱得了不得。

她把绒花戴在发间,又哭又笑着望向他。

萧平意每日上私塾,必须历经戏班子的大门口。要是一朝里边凝望,准能看到哭得抽抽搭搭,脸也抹得跟小白猫一样的笙清。她进行是确实差,戏本里的戏词念很多很多遍,也忘了。

残阳欲尽的情况下,萧平意下了学,就慌里慌张地赶到给哪个傻女人念戏本。

她跟随他一句一句念,挠着头发,勤奋地记住词,生活竟过得那样快。

萧平意讨厌私塾里其他小伙伴们,她们总要取笑他眼尾的那颗痣是“美人痣”。笙清便会神经大条地赶过来,义正词严地对萧平意说:“她们是妒忌你好看。”

这一看上去还小他一两岁的傻女人,却常常把他的日常生活越来越分外灿烂。

她总由于吊不太好喉咙被罚,萧平意每一次见她,她都啜泣着背:“你看看城抱著江水滔滔,鹦鹉洲阔,黄鹤楼高,鸡犬孤寂,人迹萧条,市井生活低迷。都只把虎狼喂饱,好浦东画破图抛。满耳呼号,鼙锣鼓声雄,铁马嘶骄。”

确实绕口了些,萧平意冲着手上的戏本子h,望着坐着门坎上勤奋背词的笙清。

不清楚若有一天他走了,她该怎么背这种戏词。萧平意惦记着惦记着,就用手上的戏本子h轻轻地敲了一下傻丫头的脑袋。

“鼙鼓,pí,第二声。念错了,重新来过。”

笙清一脸怨恨地瞥了他一眼,又害怕正大光明地瞪他,如果萧平意消极怠工不干,她背不出来就殃及了。

但萧平意忽然就不辞而别了。

笙清还记得那一天她倚着门,一直直到天色逐渐暗透。她怀着戏本,忽然抽抽搭搭地吸上来鼻部来。

等萧平意明日来,一定要好好地揍他一顿,她最终望着夜空闪动的几个方面残星,内心有些愤懑费尽心思。

可是之后,笙清从此没见过给她念戏本戏词的萧平意。再之后,她才知道萧家为着做生意搬来到上海市,他从此没回家过。笙清来过他念国学经典的私塾,私塾先生说,他不容易回家了。就算是笙清日日夜夜傍晚坐着门坎上等他,都没等来一句告别得话。

喜来戏坊给笙清排的戏总仅有一两句戏词的角儿,笙独唱完就走着去卸了妆,笑眯眯地坐着戏坊廊檐下等待萧平意。

萧平意每一次巡逻完毕,必须带她逛一逛秣陵城最趣味的地区。

笙清咬着红通通的冰糖葫芦,糖渣粘在嘴巴,口中还模棱两可地问着:“你之后去哪里了?”

萧平意背光立在廊檐下,藏蓝色军帽下的秀气脸孔被日色晕开得秀气而溫暖:“上海市,读过2年书,就跟随堂叔参军入伍了。”

萧家早已衰败了。

進口的洋布、洋缎款式新、价格也比较划算,战争时代绸缎做生意不太好做。

萧平借以上海市念高校,还没有读2年,院校里强烈抗议游街之风风靡,之后他跟随堂叔参了军。

“战争终究会烧到这儿的吧。”笙清低下头躁动不安地绞着衣服边。

梨园里几棵早梅开得娇艳欲滴,萧平意伸出手折下一枝,那花盛开得就像她发间那退色的大红绒花。

“绒花别戴了,旧了。”萧平意把玉兰拿给她。

“这是你送我的。”笙清低下头斜倚在朱漆廊柱上。

她觉得萧平意愣了一下,随后渐渐地刚开始挨近她,氛围忽然就越来越暖味起來。

他一眨不眨地望着她的脸孔。笙清不由自主地就避开他的眼光:“看啥,我脸部没画儿的。”

“阿清,你了解的,我爱你。”

他最终低下头讲出这话,一贯是争霸战场的男子汉,此时却少见地红透了耳垂。

笙清低头不语,眼晴里泛着泪珠,耳旁是秋风瑟瑟的秣陵雪。

边境战争四起,萧平意总算還是来到边疆。

她那一天发高烧,烧得强大,咳了一夜,把帕子咳得满是血,醒来时团队早已开拔了。

实际上也不是第一次那样,一个月至今,她每天这般,白天全是强喊着精神实质跟在他身后处,看他笑着把糖人拿给自身。

仅仅那夜她梦见了师傅,她梦到六年前师傅带著咳得强大的她进了中医馆,求了很多陪王,却都摇着头叹她是胎里里带著的病,可能是活不上二十岁。

笙清那时还不太懂存亡,只懵懂无知地抬起头,问师傅:“是真的吗?”师傅回过头望着那落满雪的中医馆,随后蹲下把她的身上的披风斗篷紧了紧。

梦中师傅说:“阿清不容易的,阿清一定会好好地活在这里世界上的。”

醒来后她揉了揉潮湿的双眼,怅然望着窗前的雪。

但是师傅,阿清确实感觉自身日子很少了,因此 阿清沒有同意喜爱的那人啊。

那样,是否就不容易连累他。

萧平借以军队开拔那一天没直到他心中的女生,最终回顾秣陵城的方位,天上是小寒秋风瑟瑟。

笙清的头疼咳嗽前不久发 作得强大,看来的医生都不断摆头。

她原本命也不长,笙清萧条地笑着,容貌像覆了江南地区的霜,一些惨白。

这一天她干咳得特别是在狠,好像要把心肺功能都咳出去。她的房间内烧了散寒的炉子,那灶火摇荡着很弱的光,照得她影子分外薄弱。

她了解,此次她是确实停止了。

喜来戏坊里唱李香君的角儿云仙被军团长丢掉在秣陵城,那旅长便是想娶一房姨娘,没如何想真心实意待她。

“笙清,我原先不管怎样也不会认可。尽管你未登过台,可你最合适饰演李香君这一人物角色。”

云仙眉目疲倦,看到笙清走入,仅仅站起为她了一杯茶。

“唱什么白云不羡仙乡,人不可以升仙,人这一生,终归是在所难免入俗。”云仙高兴得一脸萧条,她太过削瘦,那香君的云肩,竟也穿不到了。

“今天也有一折戏,你要唱吗。”云仙了解的,她这一师兄弟师妹,钟头最得师傅宠溺,从小身板弱,一生只为上台唱曲。

也是自身当时年龄轻,怕她出名会威协自身的影响力,没送过她一次机会。

也不是没妒忌过师傅的偏宠,终究在哪凛冬里,师傅只求她披过披风斗篷。

笙清猛烈地干咳着,血咳在素白手绢上,像沾染豆豆瘦梅。

“要唱的,或许就是最后一次戏曲了。”

笙清身体薄弱,岌岌可危,双眸却似刀戟寒芒凌冽。云仙轻轻地叹,终归是沒有拦她。

笙清戴了发冠,搽香料,绘樱唇。她戴上珠翠花钿,发簪金钗,披着云肩。

“你看看城抱著江水滔滔,鹦鹉洲阔,黄鹤楼高……都只把虎狼喂饱,好浦东画破图抛。满耳呼号,鼙锣鼓声雄,铁马嘶骄。”

它是他以前带著她念的那一段,一字一句。仿佛她如今一回望,还能望到哪个青少年,就坐着门坎上。

笙清轻抖衣袖,珠圆玉润的水磨腔,一升一降,都恰如其分。引来很多人 看热闹,惊扰前台接待吃瓜群众。

江南地区烟雪刚若隐若现,塞外寒冬已来。岌岌可危的古城墙铺满污秽的恐怖,尸体几近要堆起来新的碉堡。

萧平意的团队山穷水尽被围住三天,再等不到援军,仅有为国捐躯。

萧平意弓着身体,签字笔在变黄的紙上洇出墨滴。雪花纷飞驱使着砂砾,呼出来的热流被凛冽的寒风劫走,刮起来他面颊由白转紫。

他思忖许久,只写出“绝命书”三字。

他想到袋子里放着那支前几日在集市巡查时看到的发簪,镂刻着红梅花和流云纹,她戴上一定漂亮。

但他不一定回得去了。

他还不知道笙清的病况早早已加剧了,即使他如今风雨同舟赶回去也见不上最后一面,她日日夜夜咯血,怕是挨但是二十的大限。

他抬笔,落下来“阿清”二字。

想写些哪些,却一拖再拖沒有下笔。

那第一封信终归是未能写完,火炮把阵营爆开的情况下,信笺在激烈的火花里化为千百个残片。

火炮呛人的冒烟和浓厚的硝烟味在叶落的阵营里散发出,雪白的雪下铺着厚实的血水。

君得知,群雄逐鹿若不缱绻,是生命飘扬在他乡,是等候故友来兴华冢。

北方地区那一战何等激烈,萧平意的团队并没直到增援。

萧平意闭上眼以前,雪仿佛仍在下起,眼下一片白皑皑。

阿清,我从此等不到看着你唱《桃花扇》了。

若之后能得入你梦,就给你绾一次发鬓吧。

还没有给你绾过一次呢。

你穿戏装、绾发鬓在台子上唱《桃花扇》的模样,我看不见了。

但一定是很好看的吧。

萧平意的胸脯,给出一朵血花。合眸之时,雪仍在下,他刹那之间就回想到那天他说道喜爱她时,她垂挂双眸,眼中含着泪,面颊确是赤红的。

有小雪花落在耳旁,真冷。

萧平意闭眼的情况下仍在想,等他头七的情况下,有谁可以替他掬来一捧江南雪就好了。

他想江南地区了。

血污把嵌入着军徽的军帽,染上红棕色。

尸骸都随意地安葬在冰凉的壕沟里。这种南方地区士兵最终都化为北方地区竞技场上的亡者,她们没有一个能等来江南地区的雪,她们这一生,都从此回不来。

笙独唱这折戏时,喜来戏坊里萧平意最喜欢坐的位置空着。

她好像还能望到茶盏上一缕冒烟仍绸带般伸展,但听戏的人没有这儿。

他终归是错过这折戏啊,笙清呀呀学语地唱着,圆滑的水磨腔委婉如莺啼。

笙清摸着那扇面画上冰冷的乳白色绸缎,她忽然就咳嗽不停起來。她咳出的血,星光点点撒落在丝绒面料折扇上,改成一朵朵柔弱的玉兰。

我是万里故友,烽火通讯里幸而惊窥你容貌,今生亦足已。

一折《桃花扇》唱罢,笙清以袖掩口。潮汐一样的欢呼声里,她只低下头笑叹道:

“怕是大梦碎了,成一场空。”

她刹那之间仿佛看到萧平意常坐的角落,那人好像是不久风雪交加兼程地赶到,他一身军服,嵌入着军徽的帽边上边落着星辰雪渍。

茶盏上冒烟伸展如绸带一般,他冲着她笑,嘴唇一张一合,仿佛在说:“阿清,我来了。”

本文标签: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逝水流年》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本文链接:何处笙箫 - 逝水流年 - 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http://www.2wangzhuan.cn/?post=12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