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知不知(六) - 逝水流年 - 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内容
  • 相关

青梅知不知(六)

文/木子喵喵

青梅果知不知文件目录:

第一章:青梅果知不知(一)

第二章:青梅果知不知(二)

第三章:青梅果知不知(三)

第四章:青梅果知不知(四)

第五章:青梅果知不知(五)

第六章:青梅果知不知(六)

青梅果知不知(六)

Part 1

程只不清楚陆执内心是那样想她的,她只了解,这以后陆执沒有再和她说话了,她的心才偷偷放下了一丝,将神思都迁移到书本上,立刻就需要月考试卷了,它是她转到宜城一中的第一次月考试卷,她不期待自身出一切不正确。

仅仅程只取得成功资金投入进学习中了,背后那群人却刚开始探讨的如火如荼,玩游戏也看起来不耐烦。

“执哥和新同学怎么回事啊?”

“对呀,之前从未见执哥对谁那么好过。”

“大家都不清楚吧?“墨书”上面传疯掉,说新同学们一转学回来就宣誓主权,直接证据便是她在背包上绣了执哥亲笔写签的名字,每日身背它校园内里趾高气扬。”

“但是新同学们看上去胆量挺小啊,不害怕跟该校女孩为敌?”

“主要是这签字是执哥亲笔写的,大家能看得懂?”

有些人很迷惘,“懂哪些?”

“新同学们的毫不在意全是执哥纵的。”

因此院校刚开始传了起來,执哥非常放任他的新同学,乃至新同学文化教育了执哥一顿,对他说不可以消耗食材,执哥都没讲话。

早读课下课以后,后排座打游戏的人也各回各班了。

程只拿了点零用钱来到小卖铺。

院校的小卖铺做什么的都是有,有的学员早读课赶不及吃早饭,放学后便会来这儿买早饭。

程只排长队买来早饭以后,返回班里,她的同学没有,但桌子上早已堆了许多面包蛋糕新鲜水果这类的食材了,程只迟疑了一会儿,将早饭放入了自身的桌肚子里。

这时候,侧门走过来了两个女生,在其中一个冲着侧门的男生说:“能否给我喊一下大家班的陆执?”

那男生看了她一眼,说:“执哥没有,也是来给执哥送早饭的?”

“嗯……”那女孩把手里的生日蛋糕拿给男孩子:“能否帮我把这一给陆执?感谢。”

男生看了一眼陆执桌子上堆积成山的食材,说:“行吧。”

自打早读课,有些人把陆执没吃早饭的事儿传出了以后,晨读下课了以后,就相继有些人来给陆执送早饭了。

Part2

陆执进去的情况下,看见桌子上摆放着的各种各样吃的,好像早已见怪不怪。

他坐着以后,他看过一眼闷不做声,见他来了也一点反映也没有的程只,问:“小孩子,你帮亲哥哥买的早饭在哪儿?亲哥哥肚子饿了。”

程只惊讶地看过他一眼,美眸中显而易见诧异为何他会了解她帮他买来早饭,但她還是摆摆手否定:“我没帮你买。”

“那么你不久去小卖铺干什么?没事儿去那里游逛一圈?”

“……”程只担心的咬了咬唇,她原本是给他们买的早饭,但一进去就看见他桌子上堆积成山的生日蛋糕,从包装袋子上看能够看得出都是以冷饮店哪里买的。

冷饮店的物品,程仅仅眼界有过多贵的。

和她在小卖铺的比起來,程只感觉,她买的早饭压根帮不上忙。

就在程只担心的情况下,陆执立即从她的桌肚子里把她藏起来的早饭拿了出去。

实际上程只放的不深,桌肚就那麼一点大,往那一看就能见到。

程只给陆执买的是小卖铺的吐司面包和牛乳,2个加起來都没陆执桌子上的生日蛋糕三分之一贵。

她没憋住说:“要不,你還是吃面条吧?我这个便是在小卖铺买的,比不上这种生日蛋糕……”

陆执却不理她,满不在乎地撕掉包装袋子咬了一口。

正巧这时候雨涵和陈昊从外边回家,看到陆执在吃面包,诧异地问道:“执哥,你一直在吃啥?这不是小卖铺的吐司面包吗?你之前并不是嫌小卖铺的物品难以下咽吗?”

陆执万般无奈瞥了他一眼,尽管全都没讲过,但雨涵显著看到来到他目光里的杀意。

陈昊突然想到不久经过小卖铺的情况下,看到陆执往小卖铺那里看,他也看过一眼,好像有见到程只的身影,随后搞清楚回来,它是程只给他们买的。

他指向课桌椅上的生日蛋糕,对雨涵说:“这不是你最爱的冷饮店的生日蛋糕?赶快都吃完吧!”

雨涵瞪着一双眼睛:“你当我是猪啊?这么多能吞掉?”

“吃不掉分到班里别人吃嘛!”讲完朝班里吼了一声,“大伙儿肚子饿了想吃面条的来执哥桌子拿啊!别客气!”

但沒有一个人敢来陆执桌子上拿,直至陈昊把生日蛋糕都搬来到他自己的课桌椅上,别的优秀人才蜂蛹上来拿生日蛋糕。要了解冷饮店的生日蛋糕可在全部宜城全是十分火爆的,仅仅因为它的价钱很贵,并不是任何人都吃得了。

在大伙儿抢生日蛋糕的情况下,陆执靠在桌椅上,慢悠悠地将程只给他们买的吐司面包和酸牛奶都吃完了。

雨涵看了都震惊,细声跟陈昊说:“执哥此次是用心的吗?”

陈昊也遭受了受惊,但他表明:“看来是用心的。”

她们刚讲完,就听到她们执哥大长腿踢了踢新同学们的桌椅,新同学们抬眸迷惘地看见他。

她们执哥问:“我给你发信息,你怎么不理我?”

新同学们勤奋想想大半天,才问:“是一个?的短消息吗?”

“要不然?”

……发一个疑问这令人如何理啊?雨涵和陈昊也感觉她们执哥在新同学们这儿如何就有点儿蛮横霸道蛮横无理呢?

好像要顺从她们的念头,她们看到她们执哥非常蛮横霸道地说:“把我的电话存起來,下一次约你还记得回我明白吗?”

新同学们小细声,彻底害怕回绝地说:“知道……”

雨涵、陈昊:“……”

是她们看错了没有?一向手机里一大堆小迷妹发的短消息,连看也不看的执哥竟然要新同学们回他的信息内容?

自那以后每天早上程只都是给陆执带早饭,她吃啥就用什么,陆执也从未挑过。

直至有一次程只在食堂吃饭的情况下,看到陆执一群人又汹涌澎湃地往院校侧门走,身旁用餐的女孩们看见,兴奋的不好:“快看快看,是陆执哎!超帅啊!”

去学校侧门必历经高校食堂,院校里一些陆执的小迷妹每一次都是抢饭堂靠窗的部位,就以便在陆执历经饭堂的情况下看中一眼。

“近期陆执来院校的頻率很高啊,听说今日还来上早自习了。”

“遗憾他不到饭堂,大家本女孩还以为能在饭堂再来一个巧遇哪些的。”

“仿佛从新学期开学起就没见过陆执她们来食堂吃饭啊?”

“大家不清楚吧?陆执非常挑,饭堂的饭食他压根瞧不起。要富有就要冷饮店巧遇,陆执常常在哪。”

程只一边用餐一边听着,突然就想起那一天早晨,他吃着雨涵说他平常看不上得小卖铺的吐司面包,再再加平常的早饭,她用什么他就吃啥,从未对她明确提出过规定,彻底看不出他偏食啊?

这个问题她沒有向陆执去确认,由于迅速月考试卷的那一天来到。

月考试卷前一天,陆执不来上晚修,程只想到明日的早饭,由于她跟陆执没有同一个考试场,因此 她在担心需不需要给他们带。

她想到她仿佛存过陆执的电話,因此发过一条短消息以往问:“明日考試大家没有同一个考试场,我要帮你带早饭吗?”

Part3

这时,已经冷饮店无趣的跟雨涵她们手机上组队的陆执,显示屏上闪出一条信息内容。

备注名称“小孩子”的人给他们发的一条信息内容:“明日考試大家没有同一个考试场,我要帮你带早饭吗?”

隔着屏幕,陆执都能感受到小孩子问这个问题情况下的一脸严肃认真担心的表情,陆执顺滑的眼瞳掠过一丝笑靥,他点开短消息,回了一个字:“要。”

那里雨涵急切的响声传出:“执哥执哥,你怎么没动了?刷野的回来抓你呢!”

讲完朝陆执手机看过一眼,愣了一下,问:“执哥,我没弄错吧?你一直在回信息内容?你不是最反感发消息的吗?过去我给你发消息你也不回我,还说急事立即通电话,呜呜呜。”

一旁听闻陆执在冷饮店就立刻赶过来的王子怡,一直坐着陆执身旁看他玩游戏,陆执显示屏上实际的“小孩子”的短消息,她也看见,听到雨涵那么说,她内心发酸,但表层上還是假装满不在乎,乃至很溫柔地说:“小孩子到底是谁呀?是执亲哥哥家中的小孩子吗?”

陆执没回应,倒是陈昊马上就懂了回来,贱兮兮地笑着说:“那可不,是执哥近期可喜爱的一个小孩了。”

陆执满不在乎的淡淡笑道,没认可也没否定。

二只中间的哑谜,把王子怡听的一愣一愣的。

雨涵一时间也没搞搞清楚,但他的构思迅速被手机游戏吸引住了回来,高喊一声:“执哥,快,快,再没动就需要老掉线了,这盘而我的晋级赛!”

陆执垂眸,不紧不慢的回到手机游戏,再次实际操作游戏里的人。

不一会儿,“小孩子”又发过一条信息内容:“但是明日我如何把早饭让你?”

院校的月考试卷全是依照上一次月考试卷的排行区划的考试场,程只由于沒有考试成绩因此 分配在了考试场的最后一个。

大家都知道,考试场的最后一个全是班级排行到数的哥哥老大姐们呆着的地区。

考試那一天,程只很早的来到考试场,寻找自身的坐位以后,她把给陆执带的早饭放入桌肚子里。

昨日她跟陆执 发了短消息以后,问起如何把早饭给他们。

他回应的是:“将你的考试场发送给我,我回来拿。”

程只有点儿不太搞清楚,陆执的考试场在第一个,她在最后一个,相距十万八千里,他回来拿也不嫌不便的吗?

就在程只发愣的情况下,突然几个身影罩了出来,她仰头,就见多张生疏的脸。

“二班的转校生对吧?听闻考试成绩非常好啊?”

带领的是九班的差生名,绰号九哥,九哥长期处于陆执下,经典励志要抢到陆执混混的名号,怎奈那么长期,他自始至终并不是陆执的敌人,只有在陆执没有的范畴能兴师动众。

听闻她们此次考试场有一个学神转校生,九哥带著一群差生回来威协:“一会考試的情况下传个回答呗小学霸?”

程只看见眼下好多个大个子的男孩子,尽管才高一,但如今的学员生长发育的完善,一个个都是有一米八的发展趋势,程只在她们的包围着下看起来非常微不足道。

应对这些人的威协,程只摆摆手:“舞弊不太好。”

“啧,这怎么叫舞弊?”九哥说,“这叫乐于助人,见义勇为啊转校生。”

应对九哥的谆谆诱发,程只并不让步,依然摆头。

九哥没耐心了:“转校生,你最好听的话老老实实的,尽管九哥我从不揍女孩,可是你那样惹我发火,我依然会对你失礼的,知道吗?”

程只绷着一张脸没吱声。

“嘿!你要挺固执己见的?不害怕我害怕揍你?你这张静脸长得挺漂亮,要一不小心揍的一脸盛开并不是我不会惜香怜玉!”

程只還是没吱声。

九哥怒了,咬牙切齿地冲着程只说:“就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雨涵回来帮陆执拿早饭的情况下,看到的便是一群人围住执哥家小孩子,小孩子小小一只,尽管看上去很柔弱可伶,但目光里全是狂妄自大的固执。

九班的人他也了解,这人一直对执哥很狂妄自大,每一次班级倒数第一的考试场都被九班的人承揽了,想不到程只一来就被看上了。

雨涵正迟疑是先拯救程只還是如今马上去喊执哥回来,执哥本来是亲身回来拿早饭的,但半道又收到了陆家拨打的电話,这才使他回来。

他并不是怕九班那帮人,仅仅她们表层上担心执哥,内心却一直对执哥狂妄自大,如今她们人比较多,雨涵以往占不上一点儿益处,反倒会让程只的情况更风险。

就在雨涵提前准备去找陆执的情况下,九哥那里早已一点细心都没了。

他发火的狠狠地的踢了踢程只的桌椅,桌椅闻声到下,吓了程只一跳。。

程只觉得自身心里那股躁欲感又涌动而上,程只了解人体里的另一个程只就需要出現了。

就在这时候,凶悍的九哥突然被别人从后一脚踹倒,他全部人没什么提防,脸朝地扑了上来。

“我艹TMD,谁作死?”

九哥脱口一句粗话,回过头,才发觉任何人的眼光都集聚在背后一个人的的身上。

他逆着光,全部人都笼罩着在黑喑里,阴鸷的眼睛里全是冷淡。

任何人都吓傻了,她们意想不到在第一考试场的陆执为什么会出現在这儿。

九哥也是一声害怕吭,方可的气魄消退的一干二净。

陆执垂眸,趾高气扬地看见地面上的九哥慢慢道:“程只在这个考试场假如少了一根头发,我断你一根手指!”

……(未完待续)

本文标签: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逝水流年》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本文链接:青梅知不知(六) - 逝水流年 - 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http://www.2wangzhuan.cn/?post=12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