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微微甜(一) - 逝水流年 - 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内容
  • 相关

郡主微微甜(一)

文/箫四娘

楔子

大越明德二十一年夏,掌天機司的六安侯兰襟被官府公布放任手底下严刑拷问敷衍了事应罪,愚昧无知构陷诸臣,蛮横无理不管不顾老百姓好歹等十条大罪。

诸臣们竞相上奏,求玄武岩帝秉公办理,杀兰襟,以安天下民心。

朝庙堂下上一次这般团结一致,還是在安王建议将臣子月俸调大之时,不难看出兰襟有多不招人待见。

说不招人待见全是轻的,仅因他所掌的天機司直属机关皇上统辖,专职打探诸臣们的资源,兰襟又有实实在在的军功,全部紫禁城没几个人不要看他面色做事,说他是凌驾于众臣以上并不为过。

这几年天機司做大,兰襟做事愈发狠厉,多少人恨得牙痒,怕得全身颤栗,总算直到他不幸的这一日,许多人不过河拆桥如何无愧于睁眼的上天。

这一个月来,奏章如雪片般飘飘洒洒地往御书房送,被玄武岩帝悉数压在龙案上,但是一拖再拖沒有御批。

兰襟则被囚禁在府,他沒有遭受一切影响,好像被参的人不是他一般,这种生活从六安候门历经的人还能听获得从里边传来的丝竹声。

六月二十,玄武岩帝的意旨总算下发。

以兰襟一条军功消除一条罪刑,以功抵过,废黜侯爵,将其贬到慎远坊圈禁。天機司从此散伙,其下全部高官被驱赶出紫禁城。仍有诸臣对于此事結果不满意,再次上奏,皆被玄武岩帝一一反驳。

到此,紫禁城的这一场大风大浪才算完全平复出来。

慎远坊在市郊三十里外的树林中,专业用于拘押犯错误的达官贵人、朝中大臣。以前天機司与慎远坊并称之为北京长安两大修罗地狱,现如今掌天機司的阎罗要去慎远坊做鬼魂,也是令很多人 扼腕叹息,之后细心想一想能笑说话的事儿。

以便显示信息皇上对这事的高度重视,查禁六安候门的是新就任的户部尚书苏唯安。他在率人前去六安候门的道上,极其追悔这2年功绩太过突显,才在六安侯不幸时变成出头鸟。

并且不上大半年,这早已是他第二次率人抄家了。上一次抄的,是显赫一时的庆安王爷府。

户部的人军马队来来去去,穿行候门。兰襟在意旨下发当天被宣进了宫,他想要投案自首,但只有一个规定,要亲眼目睹看候门被抄。

是以此刻,他就站在庭院最中间,衣着一身象牙色的锦袍,一头墨发随便散着着,好像昨晚不久喝酒取乐过的风流公子。仅仅他那一双狭长凤眸沁出豆豆凉意,冰凉又深遂,搬家具的户部人对上他那眼睛,背脊麻木,差一点儿就把物品摔出来。

兰襟轻轻柔柔地张口道:“可当心一点儿,查禁的物品是要写上明细供皇上御览的,砸了这一件将你这一条烂命搭上面沒钱。”

“是,是……”

苏唯安立在距他十步以外的地区,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想起查禁庆安王爷府那一日。那天也是和今日类似的一个艳阳天,王爷府的过上好日子庆安公主容潋手臂环胸倚在墙角,全线万般无奈笑着看户部人来往。

容潋生得美貌,说成“倾世”都不算过,仅仅被那般的佳人盯住,苏唯安不感觉心波潋滟,只感觉一阵阵阴风往的身上刮。

这两人哪里有一丁点自身倒大霉,被抄家的觉得?

并且他还记得,容潋也贬官来到慎远坊……这两个邪魅如果遇到一起……

苏唯安正往前走神呢,兰襟恍若想起哪些一样,回身提步朝他走过来。苏唯安一怔,不由自主就想跑,又怕在下属眼前丢人,只有硬挺地立着,表面脱机一个笑,唤道:“侯,侯爷……”

兰襟柔和正宗:“我现如今早已并不是侯爷了。”

苏唯安干噎了一回,抖着唇道:“兰、兰襟。”

兰襟表面的柔和猛然又变为阴恻恻,说:“你胆量还很大的。”

苏唯安怯弱地低着头,害怕接话。

兰襟盯住他一会儿,忽儿亲密无间地揽住他颈部,苏唯安一个脚软险些跪在地面上,被兰襟温良地托着,讲到:“苏成年人早已是一品大员,如何还那么不长进。”他摇了摆头,又道:“苏成年人,大家打个商议。”

“兰……兰大少爷嘱咐便是。”

“查禁的这种物品不必令人随意动,我讨厌他人碰我的东西。”

抄家的物品必须进库,今后或卖掉或呈上,兰襟这般说确实是不符合规定。可苏唯安也从这句话里听出了洞天。兰襟此去,并不是无归路。

假如他同意很有可能之后兰襟会对他手抽筋,他若不同意,兰襟很有可能会想办法逼他同意。一品大员,户部尚书,大越股肱重臣苏成年人,难受想哭。

“正确了,庆安王爷府查禁的物品呢?”

苏唯安深吸了一口气,道:“皇上早已御览,嘱咐下边卖掉为银钱入财政。”

兰襟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讲到:“也好,别人给她的因为我不愿让她留。”他回身逸步远去,太阳越过槐树细腻的叶片,短暂性地在他的身上镀了一片夺目霞光。

苏唯安摸了颈部,呢喃细语:“过去也真不知道兰襟与庆安王爷府有哪些来往,简直怪异……”

但是在兰襟的身上,再如何怪异的事儿都不怪异。

有谁知道他又安的哪些害人不浅心。

第一章大家两清

进了八月,万青山绿水的枫叶红了第一片。

每一年的这一季节,慎远坊的人必须到山顶折最新鮮的枫树技,着人马不停蹄送至紫禁城,供皇亲贵胄、官宦子弟们玩赏。这也是慎远坊中一年最悠闲的情况下,许多人在枫林间干活儿,尽可能磨磨蹭蹭,以得一点儿空闲,终究这里的每一天都那麼煎熬。

“如果过去了解现如今我要做这类事儿,一定没去抢着运往城中心的枫树技看过,这句话如何来说着,叫苍天饶过谁……”最粗壮的那棵红枫树干上边躺着个女孩,不象别人那般干活儿时把秀发拢起,只是散着在背后,将曼妙身姿悉数掩住,反而更惹人眼。

树底下的方云梦焦虑不安地抠下手,忧虑地喊着:“容潋你小心一些,要不還是出来换本人上来吧!”

容潋一脚稳稳当当踩上一截树技,松了一口气,扭过头粲然一笑。她脸部沒有施一点儿脂粉,可与生俱来媚眼如丝,不画也撩人,那么笑起来好像是在这里树林间出现的妖魅。

“没事儿的,过去在家里不要说爬棵树,即使爬隔楼顶都打不倒我的。”容潋给了方云梦一个舒心的目光,咬紧牙再次往上升。

红枫树都矮,跨下这棵早已是林子里最大的了,攀上高空基本上能够俯览到任何人。容潋四下扫了一圈,杨廷外场每过十来步就有一个兵士镇守,慎远坊的人三五成群凑在一起,剪树枝、拾树枝,放进极大地背篓里。

这儿和慎远坊没有什么区别,就好像个室外的监牢一样。

容潋恬淡一声,举起绑在腰部的大剪刀,挑着还没有红透的枫树技着手,树技秋风瑟瑟地落了一地,方云梦一枝然后一枝地拾起,小心地收好。

手举得时间长了,腕子一些酸痛,容潋将大剪刀搁在树枝上,右手揉了揉手腕子。

“人怎么没来,不容易是去世了吧?”晌午的太阳光银光闪闪地照得她发困,她打个呵欠,人有气无力地往树枝一躺,一头长头发垂了下来。但听“哐当”一声大剪刀被她晃落在地面上,树底下草窝里猛地蹿出只嫩白的小兔子,慌乱地往东南方跳,两下就没有了踪迹。

那里望以往便是个跳崖,也没有什么人镇守,现如今来看后边应该是有发展方向。

“树技早已剪得够多了,大家走吧!”方云梦艰辛地背着一个背篓,仰着小脸蛋看见她。

容潋扶着树杆从上边一跃而下,从她的背篓里抓了一大把树枝放入自身那堆里,背起來和她一起去找现场监工交叉。

“呀,忘了摔下去的剪刀了!这名成年人,我回来拿一下,马上便回家。”

慎远坊的人接连不断都向外走,林子里一时没多少人,容潋拾起剪刀用劲往东南方扔出去,一会儿后听见一声落地式声。

果真,下边有山。

她缓缓的扯开嘴角,挪着步伐以往,何不一声低喝在背后传来:“偷偷摸摸的在干什么?”

容潋蹙了皱眉,回身时表面早已挂着笑:“方可有一只兔子蹿以往,我觉得用剪刀把握住它来着,这名哥哥也了解慎远坊生活苦,我已经有一月不曾吃过肉,饿得头昏。”

那守护黑着脸细心盯住她,似是在确定这句话的真伪。

容潋眼眸委憋屈屈地含泪,染得一双瞳仁看上去可怜巴巴的。守护已在摇摆不定,正前方附近忽然传出一阵躁动,镇守的守护都涌以往,他一把抓过她肩部往那里一推,喝道:“一起以往!”

那厢守护与慎远坊的人松散地围住,容潋一进群体一眼就看见兰襟。

他静静的立着,皮鞭被他一手把握住一端,另一端在现如今掌慎远坊的副掌司陈仲年那边。

陈仲年前额青筋凸起,怒火崭露:“好你个兰襟,你觉得这是你的天機司,是你的六安候门?它是慎远坊,你但是这里的千古罪人,这里的奴仆,今天慎远坊任何人到枫叶林,你迟迟不来,本官依慎远坊的规定略施薄惩,你竟然敢抵抗,真是目无法纪!”

容潋轻叹出了声,女音柔柔漾漾直往人内心钻。

陈仲年一听这响声更气了,咬紧牙循着声音瞪回来:“你笑什么?”

“我笑陈大人直爽童真,陈大人刚来没多久很有可能有些不明白,若是目有法纪,大家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呀?”

兰襟眉目敛下,缓了缓眼里的变动,手突然间松掉,陈仲年没提防一下子往后面栽去,摔了个严严实实。

四下传来闷欢笑声,陈仲年气短,着手皮鞭回手就往容潋那里抽。容潋只听得“啪”的一声,那皮鞭却没落入的身上,兰襟闪狙到她前面,直直地以手心接了那麼一下。

他眉目浅浅的,这一次手立即用劲一拉,抬脚踹到陈仲年的胸脯,夺过皮鞭对着他脸狠抽了以往,树林间猛然传来 宰猪一样的痛楚女人呻吟。

护卫们张口结舌,都听闻过六安侯兰襟的狠厉,此时谁也害怕向前。

兰襟脚踩上陈仲年的胸脯,弃了皮鞭,道:“我若是没弄错,明德十六年,陈仲年陈大人来候门来想谋个事情。那时候陈大人并不是这副刚直不阿的样子,要不是我确实年青,八成都认我做爹了。昨天没人告知过我今天要到万青山绿水来,陈大人那么眼睁睁费尽心思挟私对付,也得看自身有木有哪个本领。”

自兰襟到慎远坊来,他一直全是安安稳稳的,好像要在这儿欣然地养老服务。今天这一闹,才让许多人了解他究竟是谁。

他是光凭姓名就可以威慑一个半紫禁城的六安侯兰襟。

兰襟放宽陈仲年,转回身,诸人全自动退到一旁。容潋双眼一直盯住他的手,瞥见手掌心有血珠往外冒,方可那一下怕是伤得很重。

她抬眼,眼光撞入他一双深若寒潭的双眸里。她嘴巴吹拂一抹笑,一副疯疯癫癫的模样,身上还身背一篓枫树技,枫叶盛装在她耳边,看起来纯真又妖冶。

兰襟暴揍了副掌司陈仲年的事儿迅速传出,慎远坊里以前还没有有过那样的事儿。正掌司王遂之从紫禁城刚回家就听得这事,猛然一个头2个大。

兰襟是个哪些人王遂之還是心中有数的,寻遍紫禁城都找不到比这名更难弄的人。自打兰襟赶到此处他一直非常注意,不承想兰襟好像来这里修真拜佛的,每天除开干活儿便是坐禅,连话非常少与人说。

他打动得给寺里捐了许多 香油钱,想不到仅仅出来一趟回家,兰襟就闹翻天了。历经不断考量,王遂之决策罚兰襟两天不能进餐。

夜到浓深时慎远坊的一日才完毕,这儿虽苦,晚上倒還是一个人一间小房子,独立定居。容潋打水清洗了脸,将帕子浸在冷水里泡着,脱下上衣外套。

她过去也是高贵的庆安公主,肌肤又细又白,恍若凝脂,白天因背背篓时间长,肩下都勒出了乌青的印痕。

她轻嘶了一声,捞起来帕子往瘀痕上覆,凉爽害得她的身上体毛倒竖,倒也减轻了一股热辣辣的疼。沒有膏药,她就只有用这类方式了。

“谁?”

一身轻度的响声灌进她的耳里,容潋扯过外套将自身裹起来,慢跑家门口。

月儿大如盘,遥遥地挂在天上,照得院里纤尘毕现,并沒有什么样的人。容潋皱着眉回屋子,方可空荡荡的案几上摆着一个描银的小盒子,里边竟然化淤祛疤的膏药。

她生得美,由小到大也没小有大少爷明里暗里送她物品,那时干金都难换她笑容,此时这一盒膏药算作正确了她的心。

不清楚到底是谁竟然有这一本领,在慎远坊也可以弄来药。

容潋看过半天,完好无损地将药收起來,躺床上睡了。

午刻早上起床用餐时,餐桌上少了两人,一个是被罚的兰襟,另一个是一早已没看到身影的左擎。

大门口有些人镇守,桌子没有人多讲话,等饭毕将分别餐具整理起來时,霍准见上下没有人留意才道:“万青山绿水枫树林东南边的哪个跳崖,实际上是被有意挖断的,下边也有通道,每天都是有守护镇守。左擎便是发觉了那一条路,昨晚想逃走被抓个正着,当晚密秘带到紫禁城,肯定是回不去了。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想的这一想法,简直阴损要人命得很,我掐指一算,这个人一定不容易有不得善终的。”

霍准过去是新疆南疆的盟主,新疆南疆城附近是每个弱国,他仗着天高皇帝远贩卖各种各样信息出来,大多数全是假的,搅得边境线弱国动荡,玄武岩帝有托词出兵占领,却也不可以当不清楚,便把霍准扔来到慎远坊。

论对信息的机敏水平,霍准排第二,这儿没有人敢称第一。

“大家好多个围在那里干什么?还没去干活儿!”

守护一喊,许多人马上散掉,容潋患得患失地发觉,自身竟然不经意中逃过一劫。

慎远坊中规定诸多,但是大部分都能够随机应变,仅有擅自逃走罪行较大 ,一旦被逮住便会马上处决,沒有一切挽留的空间。

要不是昨天出了兰襟那挡子事,很有可能被带到北京长安拘役的便是她容潋了。

她忽然记起來,当时是天機司领命再次修整慎远坊和万青山绿水,霍准嘴中“阴损得要人命”的人,仿佛便是兰襟。

兰襟是了解跳崖一事的,便是不清楚他昨天打陈仲年是恰巧還是有意的。

容潋来到院里与许多人结合,今天依然是去万青山绿水。兰襟也从屋内出去,慢慢地站来到她的身侧。

他的身上带了丝凉意,风扬起他鬓边的一缕发,蹭来到她的手指尖。

容潋视线往他垂在身侧的左手看去,正好兰襟抬腕整了整领口,手心那道卷起着的创口令人震惊。

她暗暗松了一口气,伤得非常重,这她就安心了。

昨天折枫树技时兰襟不去,这工作不可以一个人干,可历经昨日不清楚哪里有哪个胆量敢跟兰襟一起,现场监工正犯嘀咕着呢,容潋自告奋勇站出去道:“昨天兰大少爷因给我挨了打,手受伤不可以体力劳动活,那比不上今天你也就跟大家一组,在下面捡树技就行,剪开是多少大家三个均分。我不愿意愧疚人的,那样大家就两清了。”

现场监工双眼一亮,立能定出来:“就照你觉得的办。”

容潋笑盈盈地瞧着兰襟,回身飞步地奔到红枫树下。

兰襟迷着眼见她的背影,视野从随风飘荡吹拂的墨发,一路滑倒她不堪入目一握的软细柳腰,眸底窜起了火,细声呢喃道:“大家两清……”

想得可好美。

方云梦怀着背篓,立在兰襟身旁,通红了一张脸,怯生生正宗:“兰……兰大少爷往后面站一些,要不然一会儿剪下来树技会遇到大少爷的……”

兰襟的专注力仍在树上的女性的身上,缓了一会儿才掉转头,冷淡地问道:“你在说什么?”

方云梦的手不自觉地抠着背篓的竹条,在他浅浅的眼光里连句详细话都说不出口。兰襟视野移走,有几束带著叶片的树枝从头上落下来,堪堪擦过他英挺的鼻,落在他脚旁。

容潋双眼睁大,“哎哟”了一声道:“兰大少爷站那麼近干什么,快往后面站站,等着我剪得类似够数了你再说捡。”

那语调还一些看不上,兰襟却聪明地倒退了两步。容潋淡淡笑道,手够着高一点儿的一截树技一用劲,脚后跟着荡以往踏入一个树枝,却不愿那树枝不是很坚固,她一脚踩断,脚掌一空,全部人随后掉下来。

“啊——”

兰襟垂在身侧的手指头微屈了下,人一动没动。

容潋腰部碰地,因这两天红枫树受了残害,地下铺了一层落叶,倒是没摔得如何,便是刚剪开的树技刮了她两下,觉得一阵热辣辣的疼。

“容潋,你不要紧吧?”方云梦吓傻了,跑以往搀起她。容潋一摸腰部,血显出衣裳来,抹了一手红。

她舍不得忘记,咬着嘴唇憋屈地看见兰襟,道:“兰大少爷时间很好,怎么不帮帮我呢?”

兰襟伸出左手,道:“我手受伤了,连重一点儿的活都做不来。”

容潋皱皱眉头,兰襟它是把她以前得话还回家了。

兰襟的凤眸看了看她的部位,再移到自身脚底,叹了口气道:“若说我方可站的部位还能搭一把手,如今这儿的确是远了些。”

容潋的皓齿咬了咬,低下头用力擦了擦眼尾,可伶得不好。不久還是她叮嘱他站远些的,怨不得他人。

方云梦小声说:“需不需要去和现场监工说一声,今天先回去……”

容潋摆头,受这点伤就想不干活儿,哪里有那麼非常容易的事儿。疼即使了,可一想起受了疼还白累成狗,她内心也不爽快。容潋回身又要往上升,这时候兰襟倒是开过口:“你要上来,是想再摔一次出来?”

他说道得风轻云淡,可偏要不露痕迹可以把人气值呕血,背对他的容潋龇牙咧嘴,一回身一脸可怜状,绞着手指头敏而好学:“可云梦爬不了树,兰大少爷你也是个‘身负重伤’的人,我若不是上来,我们今天可如何达到目标呢?”

她话里的某两字惹得他勾了勾嘴巴,伸出手招乎他们2个站到远方。他卸掉大剪刀正中间的扣锁,一柄剪刀变作俩把水果刀,他右手执起一把,手腕用劲往高空一甩,打横削下几截树技。

兰襟扭头,看向容潋,问:“怎样?”

容潋意外惊喜地拍下手,真心诚意地赞道:“精彩纷呈!”

亏掉兰襟的飞镖,三人一组在日落之前就完成了每日任务,那棵红枫树光溜溜的,被削得一截树枝都没有,可伶地杵在冷气里。

容潋腰上的创口粘到中衣上,回来后她趴伏在榻上,方云梦眼圈红着,手都会哆嗦。

“不要紧的,你用劲往下一扯,那么慢腾腾的反倒疼得强大。”

方云梦深吸一口气,下决心心将她的中衣向下拽,容潋疼得娇吟一声,将嘴唇都咬烂了。

腰部打横几个划伤,倒不是深,仅仅容潋那身皮肤嫩得十分,嫩白的色调衬得创口过度凶狠。方云梦打井水给她清理创口,容潋两手叠在脸下舒适地平躺着。

这慎远坊中有的的确是犯过大不可能的人,但有一部分是受祸及之罪被关在这儿的,方云梦就是在其中之一。

方云梦是六王爷的妻妹,上年六王爷犯上作乱,带兵闯北京长安被抓,错乱中被万箭击毙,信息传入王爷府,皇妃吊死陪葬,左右一干人等亲密接触者皆被放逐,或卖掉做奴。

皇妃母家在雁城,是本地极有威望的名门,谋逆罪祸及颇深,裘家也逃离不动,方云梦年龄尚轻,也是女身,皇上网开一面将她关到慎远坊里来。

她与生俱来胆子小,又被维护得很好,哪曾见过像慎远坊那样的地区,刚到的情况下被人欺负,昼夜都会哭。容潋来临后为她出了次头,打那以后方云梦便只肯和她亲密接触。

“云梦,你得知你哥哥被关在哪里?”

方云梦上边也有2个亲哥哥,以前也是雁城众所周知的杰出人才。

“我也不知道……”

“你要她们吗?”

方云梦点了点头,泪滴在眼中转圈。

容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不乏羡慕嫉妒地说:“多么好,这世界上还有你惦念的人,还有你的家人在……”她轻叹一声, 侧卧摸了摸方云梦的背部,道:“好啦快点睡吧睡吧,明天也要早上。”

她确实一些累,躺着那么一会儿就一些发困,晕晕乎乎间恍若看到一双眼,轮廊模糊不清,仅有那瞳仁晶莹,好像硫璃珠串。她背脊一些发冷,一个冷颤醒转,翻个身侧躺着,手触及床前一个冰凉凉物品。

還是个描银的盒子,此次里边是治伤的金疮药。

容潋盘腿坐起來,小小一间房间一览无余,沒有能藏族人的地区。

“我明天如果断条腿,是否也要送碗龙骨汤回来?这人是看来的倾世之貌了,還是看好我的童真无暇了?”她仔细地着金疮药许久,依然没动,将其跟昨晚的化淤药放到了一起。

秋月无边,冷风却无信,没把她想要的吹进她身旁。

兰襟被罚肚子饿了两天以后再出現在餐桌上,许多人很显著觉得来到今天膳食分外好,平常早餐全是馍馍就白米粥,今天是肉粥水晶包,也有一海碗的炸麻花。这种以前吃遍美味佳肴的人,以便抢最终一块小酥肉险些打起來。

昨晚无星无月,乌云密布,刚吃上饭窗前便飘起倾盆大雨,直至雨停以前终究都做不来活,许多人都会祷告,这次雨最好是下他十天十几天。

吃完饭许多人散掉,就要分别回屋子,大门口晃进去一道影子,豁然是几天没出現的陈仲年。

兰襟那一皮鞭下了狠手,陈仲年左脸颊有一道细细长长创口,原本看起来还算可以看,现如今反像个厉鬼了。

容潋一瞥见他就感觉他要搞事,果真下一刻陈仲年人行道:“以前酿的桃花酒仍在外边,大家好多个以往搬回去,这但是要送入皇太子府的,坏掉一点儿就拿大家是问!”

他手指头点了几个人,在其中正有兰襟。

兰襟两天没渗水米,刚吃完口物品就需要去搬吊物,并且他的手伤未好,明眼一看就知陈仲年便是冲他来的。

上一回陈仲年挟私对付被兰襟打过一顿,这一次诸人静静地倒退一步,怕被弄伤到。兰襟却没有什么反映,径自举起门口备好的斗笠踏入了在雨中。

雨帘下,他的身上浅色的麻纱衣裳显出一些青绿色,一瞬间湿漉漉裹在的身上。

容潋抱臂靠在门边框,愈发感觉这一人与谜雾一样摸不透。

他心态不确定,敏感多疑,她认为在枫叶林他救自身一次,那她从树枝坠落也会救她第二次,但他沒有。陈仲年伤他一次,他还回来,第二次也该这般,可他又沒有。

“唉……”容潋长长的一叹,荒腔走板道:“十月的天,兰襟的脸,全是说变就变的。”

上天似是听到了慎远坊人士的虔敬祈祷,这这雪了整整的一日都还没停住来的意思。晚餐时兰襟她们好多个都还没回家,容潋回屋中躺在狭小的床边,很久以后院子里才传来接连不断的声音,随着着霍准那闲不住的讲话声。

直到响声慢慢地掩于雨的声音中,她才站起。

兰襟住的屋子在最北部,门前边有棵老槐树,白天挡去一大半的光,晚上冰冷得强大。

进了门他将湿漉漉的衣服脱掉晾在一边,将的身上水滴擦拭换了件整洁长袍,左手手心的创口泡了一天的水早已破溃,边沿发白,他扯下一条整洁的布随便绑上,忽听外边传来敲门。

兰襟扭头,很弱的烛光将那个人的体态映在糊门的明紙上,他眸底漾出笑靥,一开关门那个人“嗖”一下钻了进去,忙道:“快关了门,这如果让陈仲年逮住又坚决杜绝停止了。”

他依言关了门,眉梢一挑,询问道:“公主很晚到这儿来,有何指教?”

赶到慎远坊半年,这是第一次有些人那么叫法她。容潋只感觉这两字一些吱吱声,搅起无穷的苦味,不知道兰襟是有意的,還是随意一说。

但是无论是啥,也不关键。

容潋嘴唇以前被她咬到皮,留了个小小创口,现下抿着那道红分外显著,兰襟的视野在上面凝了一会儿后退开,落入她的手心,上边放着2个小盒子。

“这个是金疮药,治疗创伤,这个是伤口修复后用于消淤祛疤的,你也了解慎远坊人是不许擅自购物的,这而我费了很大的劲头才获得的药。”

他说着靠近,垂眸看他左手手心绑着的布带,响声低低哑哑的:“我的性格讨厌欠他人的,原本我惦记着剪枫树技多干些活来还你以前帮我挨了一皮鞭的这一份人情世故,想不到最终還是兰大少爷负荷率数最多。那这一药,就当我们还你的好啦。”

她眼睫毛又卷又翘,在眼眸笼上一片浅紫色的黑影,如扇着羽翼的蝴蝶花,一直能飞进来人心里。

兰襟突然仰身,她吸气骤然一滞,他的右臂却仅仅翻过她举起书案的小盒子,复又站起开启外盖,问:“这里边的膏药还没有人使用过,公主的身上带伤,如何无需?”

容潋轻咳一声转过神,一脸真心诚意道:“还并不是想把最好是的先给兰大少爷,这才可以显示信息我还人情并不是敷衍塞责。自己这点伤是什么,兰大少爷前些门把伤医好才最关键。”

兰襟嘴巴脱机寓意模糊不清的笑,万般无奈道:“这里边不容易是有害吧?”

他眼光锋利,容潋却镇静得很,讲到:“兰大少爷那样说可真要我难过。”

“公主也知我过去是掌天機司的,天機司里一干吃的用的必须由小厮优先试过才可以帮我用,习惯性而已。”

容潋看向那盒药,反映过来了,询问道:“你是想让我为你先试过你才肯用?”

“公主误解您是什么意思了,我只是习惯性这般,并害怕让公主帮我试药。”

容潋话早已撂下,如果不试药他就无需,那她说白了的真心实意就跟随丢入风里了。可她伤得并不是地区,相寻过去了好多个往返,她才深吸一口气,将衣衫往外扯了扯,外露嫩白明如镜的皮肤,和左肩部一点淤红印痕,挖着膏药涂上来。

“也有这金疮药——”

容潋表面一热,道:“我那创口在腰部……”

兰襟“哦”了一声,说:“之后呢?”

随后?他如何还能问出“随后”?

容潋抿紧嘴唇,太过用劲嘴唇又疼又麻,她这才想到创口不只是腰上面有,忙用手指挖了一点儿金创药膏药涂到嘴唇那边,香唇泛着淡淡的水光嫩肤,一张一合正宗:“这般兰大少爷可安心了。”

那地区好像诱惑的水晶糕,兰襟盯住她的唇,靠近一步,就要说些什么,忽听得外边传出噪杂的响声,好像护理查房的。

容潋眼球一转,如来的时候那般“嗖”一下就开关门跑了出来,这昏暗的房间内只剩余烛光与他相对性。

兰襟拿出金疮药,解除布带,慢慢地抹到手心,放进鼻头轻嗅。一股清爽的药味,不清楚和她唇上的,是否一样的味儿。

本文标签: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逝水流年》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本文链接:郡主微微甜(一) - 逝水流年 - 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http://www.2wangzhuan.cn/?post=12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