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白月光

  • 内容
  • 相关

苏墨走之后,身边忽然冒出很多会说大道理的人。

他们说天涯何处无芳草,说大丈夫何患无晴。说太阳照常升起。

但是你知道的,道理这种东西其实很道貌岸然的。

你可以用它冠冕堂皇的宽慰别人。却无法在黑夜里安抚自己的心。你的心为谁疼过吗?

他迅速的收缩,你在一起越来越紧,好像随时可以碎裂。

我开始去玩好多年不曾碰过的网游。以前有人正儿八经的说玩儿网游在虚拟的世界里耗费时间金钱没意义。

可是人生的意义究竟在哪里?谁知道呢?我的号还在。常见傍身,衣冠楚楚,这是故人已辞无迹可寻。

一个人在城外闲话,看别人刷任务事件,特别寂寞的事。两个法医妹子组队打怪。蓝的天空,绿的草地,远处的田里还有几只牛。

但是我给游戏导入的背景音乐却是凄凄惨惨怯怯的白月光。

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每个人都有一段忧伤想隐藏。

两个小法师在我眼前死去活来了好几回,任务还没完成,两人最后一次同时阵亡之后干脆不起来躺在地上聊起天了。

你的小怪在他们身上踩来踩去,我就站在他们边上。看着这两个小法师一次次站起来,在一次次的倒下去,新人却是好受了不少。

果然,别人的悲剧往往就是你的喜剧,你看我的悲剧就是赵照的喜剧。

说好了不再提塑膜的。我有些烦躁的走了几步,打算看看好友列表里还剩下几个,看看能不能遇见两个千年老僵尸,续续旧情。

人老了,总是要怀旧的,地上躺着的两个法师妹子看到后,忽然有了些动静,其中一个妹子叫了起来,哎,姐。这是个活物。

我知道现在玩着游戏的大多都是小屁孩儿,可小屁孩儿也不能乱说话呀。我哲身走了回去,在那个叫阿紫的法师妹子上踩了好几脚。

你们老师没教过你尊老爱幼嘛。如果按照等级来算游戏人物年龄的话,我琢磨自己可以当这俩小法师的爷爷了,你们老师不也没见行侠仗义嘛,阿紫躺在地上,理直气壮的回我八子是天龙8部里我最不喜欢的女人。

常常觉得如果没有阿紫这个角色。也许萧峰的结局会有所不同。所以玩个游戏都用阿紫这个名字的妹子,估计性格也好不到哪去,再加上开口就来了。

这两句实在是有些讨人嫌弃。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女人不讲道理这个事儿孔子早就说过了。我往前走打算离开。

另一个法师叫苏幕。他说打铁的你能帮我们过一下任务吗?

我有些头疼,玩个破游戏都能遇见姓苏的,真是缘分。但我还是默默的走过去帮他们做完任务,不是因为那个小法医姓苏,只是因为他喊出的第一句是打铁的。

打铁的是我的游戏名。苏某经常嫌弃的时候我。你上辈子啊,你一定是个打铁的太黑了。

于是他就会经常这样喊,我打给了帮我倒水。打铁的,帮我削苹果。打铁的。

我说那你就是烧锅的,专门给我烧锅。在我们那儿烧锅的,也是指媳妇儿的意思。为此,我还专门给苏漠注册了一个号,那个号就叫烧锅的。只是苏墨对游戏没兴趣了。

登录了几次便不再上线。原指望着神雕侠侣笑傲江湖,最后却变成了双双归隐。但结局你知道的。

过完任务之后,苏幕遮和我道谢,我离开电脑,站在阳台上抽了根烟。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越圆满,越觉得孤单。

本文标签: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逝水流年》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本文链接: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白月光 - http://www.2wangzhuan.cn/?post=2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