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游戏里的第几个一百天

  • 内容
  • 相关

嗯我在城里摆摊,有人私信过来。对方的名字是一串字母。

字母君说陈姐啊,好久不见。

玩游戏就是这样没学好职业或者伴侣什么的,换个小号重新开始是无比简单的事情。

而现实的人生则是毫无余地。我和字母君组了队约好在一座小山坡的山顶上相见。

字母君是个低级别的小号,但一身装备却是顶尖。

他在山顶迎风站立,望我哈哈一笑,我便知道这个话是蛤蟆。

蛤蟆是以前工会的一个朋友。因为常年最终会的一个女神而不得,从而落下了这么一个绰号。蛤蟆说铁打的网游流水的人。我

问他女神呢,蛤蟆惨淡一笑嫁人啦,生娃了。

你知道总之再出现了。我声不再言语。

 

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游戏里的第几个一百天

 

蛤蟆说他现在最大的乐趣就是围着各种妹子瞎转悠,扯淡,饱食终日,无所事事。

在我发呆之际,阿紫私密管理。问我有没有时间带他姐俩下副本了。

我想闲着也是闲着,就拉着蛤蟆一起。

他们说干革命总是要分工的,于是我负责清理副本的小怪,他负责陪着姐俩聊天解闷儿,我只能默默祝福了吧。

但愿这姐俩不是人妖演员,浪费一蛤蟆一腔鸡血。很多年前带型号是双有人醉了。

我如今是行侠站位。他坐在阿土旁边。特点。那你的装备应该这么法师啊,这样加点儿。

我们都能想象出蛤蟆那副谄媚的样子,可殷勤是先出了许久。还是没有办法。倒是苏木桌礼貌的道歉,然后告知说阿姊去买饮料。

他说他俩是一个宿舍的上下铺关系。当年我才玩游戏的时候,也是个学生,一晃眼都上班好几年了,想想过年这么久,居然又从猫扑亲们会在一起。

忽然内心无法抑制的失落。一时间五味杂陈,相互碰撞。

时过境迁的沧桑感挥之不去。一个不留神被boss吓了状态。

我记得苏默不会解状态。这丫头手忙脚乱的拿着破手乱挥一通。

我的心那是拔凉拔凉的。这丫头玩法师居然不会解状态,这不跟医生不会打针一样扯淡吗?

蛤蟆特谄媚他在一边做起了技术指导。妹儿,你点开你的技能,找到彗星,然后拖到你觉得顺手的按键上,然后就点然后。

我已经被抱死扑倒在地了。蛤蟆围着我的尸体,轻快的转着圆圈儿,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这货居然在我打boss的时候,泡妹子完全没有团队精神,节操碎一地。猪一样的队员。

我忍不住骂着蛤蟆。这货无所谓的。耸耸肩。苏默遮倒是很内疚的样子,那我原地复活。

她说她是第一次玩这游戏。我躺在开满小花的野草地上,天边挂着一抹夕阳,顿时生出了青山随处好埋骨的豪迈。

阿仔终于从挂机的状态中跑了出来,他用脚踢着我的尸体。

大侠,你怎么被怪杀了呀,我还指望着boss掉装备呢。

好像无论是现实生活还是网络生活,我的死活总是不值一提。

虽然游戏里死去活来,本就是寻常事,但我此时此刻忽然就是不乐意了。

我吼了一句,老子欠你们俩啊。

好玩解散队伍,继续回程摆摊。苏墨走后,情绪总有不稳定的时候,说不上什么原因,会突然的容易暴躁。

我盯着显示器愣了一小会儿。对。打今儿起我谁都不迁就爱谁谁。

没过一会儿,苏墨遮米聊过来。她小心翼翼的问着。你生气了。

然后就不停的道歉。过于在意别人感受的人,往往会去救自己。我有些心疼苏墨,就像心疼自己。

我告诉苏墨了,不要随随便便过错了拿自己身上去道歉。我只是心情不好而已。

苏墨在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回程笑意盈盈的望着我。她说你心情不好,我就陪陪你吧。我看着她安静的坐在我的摊子边上,也不吭声。

我问他不用做任务升级吗?他做出摆摆手的姿势说有无戏嘛,各有各的玩法。

苏墨虽然是个学生妹子,却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豁达样子。

那天。她陪着我在城里呆坐了两个多小时。我说我失恋了。

她笑了笑,打出这一小段歌词。我晓得时间如雪,有时候会覆盖一切。但是真爱一如倔强,会重生的绿叶。

我知道这是林俊杰的第几个100天。可无论过了多少个100天。

我好凶啊,终究是我。后来苏慕哲说她要去晚自习了,我便已下线了。

只要是陪伴,无论哪种方式都是温暖且让人留恋的。

本文标签: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逝水流年》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本文链接: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游戏里的第几个一百天 - http://www.2wangzhuan.cn/?post=3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