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一直喜欢你 - 逝水流年 - 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内容
  • 相关

对不起,我一直喜欢你

文/翠绿色芜

1

我万万想不到一辈子还可以再看到郝嘉遇,实际上他的容貌沒有大的转变,轻的眼,轻的眉,像一幅写意山水画。倒是给人的觉得发生变化很多,他之前很喧闹,可现如今却眉目浑厚,样子甚为用心。

我趴到餐厅厨房后的小方格窗上偷看他的样子,内心好像被堵了一团棉絮,总也透不气短来。小悠用肩部轻轻地撞了我一下,挑着眼眉道:“厨师,春心萌动了?”

我眼风飕飕地刮过去道:“你觉得全是你啊?”

过了一会儿有侍从离开了进去,跟我说:“顾小妹,这名审查员要想见一见厨师。”

小悠伸过来一双手掐着我的颈部说:“厨师成年人,你需要把握机会,今此绝世,一定要收入囊中。”

我内心有一阵苦味,我该怎么告知小悠,其实我了解郝嘉遇。我不仅了解他,我都损害了他。

我一些忐忑不安地走以往,餐厅厨房里的小悠一件事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饭店里的冷气机开的很大,我总感觉有点冷。

这几个月,陆续有12位审查员来访我所属的饭店评价我的菜肴,从而辨别我是不是有得到米其林轮胎二星主厨的资质。评价有所不同,有工作经验的老前辈见我十分焦虑不安,一身轻松摆下手宽慰我道:“无需焦虑不安,最终還是需看菲利浦的建议。”

我还在这个饭店工作中三年,听这名菲利浦的传言也听了三年,是近几年来近期优秀的美食评论家,长居法国巴黎,在互联网上面有很高的人气值。我们这一行,大家就是大家的创业投资者的衣食父母,像菲利浦那样能够推动时尚的角色,大家餐馆界将他看得分外关键。

可饶就是我怎样去想,也不会想起这名遭受大家竭力青睐的美食专家竟然是郝嘉遇。

眼前的男生伸出手叩了下桌面上,瞥了我一眼道:“菜品过度传统,实际上你能尝试开发的菜品,并且这道熔岩蛋糕做得一些缺陷,好像是鲜奶油拌和的难题……”

我张了张开嘴巴,要想叫他的名字。他将我拉进一点,咻咻的气场喷在我耳轮上路:“顾以珊,大家简直很长时间不见了。”

他的语调透着点恶狠狠的凶,要我愣了愣,可心里却冉冉升起一阵愉悦。在很久以前,他就是那样同我说话的。

2

我跟郝嘉遇是不打不相识,我自小人体不大好,爸爸妈妈以便要我强健体魄,自小学太极、练八卦掌。这一练却让我的身子好得一塌糊涂,活力太过充足,呆在家里爬树下湖,四处上蹿下跳。我的妈妈看不下去我每天四处瞎折腾的样子,说我太结实,因此便将我送来到一个说白了军事管理暑期夏令营。

暑期夏令营位于偏远,仅仅附近有一个非常大的天然湖泊,微风吹过,河面粼粼如粉碎的蓝色宝石。

我迅速在基地里混熟透,而且排长,暑期夏令营里男人女人分离,但是那时候大多数小孩都读初中,十五六岁,最爱和同年龄人一起捉弄。时间长了,分歧都会有。

这一天一个女孩又又哭又闹回家,说有些人欺压她,我不太喜欢这一女生,由于她分外娇媚,做任务总喊累,让我们排拉后腿。可是她哭得泪眼婆娑,我没有办法,只能冲到男孩子那里的基地喊:“郝嘉遇,快给我出去。”

随后郝嘉遇便从群体中站了起來,一脸厌烦地跟我说:“做什么?”

我那时候一副凛然正气,最恼怒他那样欺负女生的男孩儿,冲口便说要经验教训他。

大家迅速厮打在一起,他也是有传统武术功底,大家谁都不贪便宜。但他比我高上一个头,气力也比我大,我就用的这些招数他好像也了然于胸,轻轻松松将我破译。

我抬左手,他干脆利落举起手来,将我手锁在背后,我出腿踢他,他眼明手快屈膝绊我一下。我没坐稳,身型一歪就需要倒下来,被他抓住抱在了怀中。

盛夏季,炎日如同野兽四处撞击,直追的每一个人热汗淋沥。我与郝嘉遇都流了汗,这下抱在了一起,更躁热不堪入目。偏要旁边看热闹的男孩子们见着情景忙不迭吹动吹口哨,起着哄叫道:“亲一个,亲一个!”

我挣脱着要站起,手却被郝嘉遇牢牢地锁定。郝嘉遇听了捣乱声,那一双顺滑的双眸落入我脸部,心怀不轨地盯紧我。

我龇牙咧嘴:“你敢!”

郝嘉遇半阖着双眼,一脸怠倦样子,却低着头很快在我面颊上啄了一下,然后笑盈盈地说:“我偏要就敢了。”

那一天最终,我还在一群男孩子的捣乱声里狠狠地扇了郝嘉遇一巴掌,“郝嘉遇,我要杀了你。”

他一臀部坐着地面上,暴怒阳光下皮肤白嫩得透明色,他盘着腿坐着地面上,撑着手臂笑眯眯地看我:“我可等你来杀我。”

3

那一场仗我输得太惨,当然想方设法要对付回家。

基地临湖而建,这些军训教官当然拿这一湖推本溯源,经常使我们赛事划艇,谁先到达湖中间的海岛谁便是胜者。我找了军训教官说要想跟郝嘉遇较量一场,军训教官扫视了我一下,挥了招手说随我便,随后就又低下头沉浸于到他自己的游戏里。

我给郝嘉遇下战书,他迅速愿意。以前我也发觉海岛上有一个圈套,好像是之前周边的群众用于应对山猪的,我打算用它让郝嘉遇吃点酸心。

可人算不如日算,郝嘉遇这个人出现异常恶毒,最终坠落的時刻还牵挂着要拖我垫背,总而言之,大家同时掉入圈套中。

那时候早已渐近傍晚,天上霞光变幻莫测,一会儿红,一会儿紫,如同一场五色五彩缤纷的拼杀。自己的行为毫无疑问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坐着贴近一井深的圈套里生气,倒是郝嘉遇看起来平心静气,什么话也没讲过。

我深觉丢人,背对他坐下来,过去了一会觉得他拉了一下我的高马尾。

我恶声恶气地问道:“干什么?”

“我认为挺无趣的,你讲个笑话帮我听呗?”

我啐了一口,“呸!”

他伸出手撑着下颌,眯起来双眼看着我:“我说你如何那么笨啊?”

“你才笨呢!”我立刻辩驳。

“原本便是,哪有了你那样的女生,横冲直闯就需要回来跟男孩儿打架斗殴,也不害怕吃大亏?”

“谁给你欺压阮菲菲的。”我顿了顿然后说:“再说了,绝大多数男孩儿都打但是我。”

“你可以要搞清楚了,我没欺压她。只不过是有一个好哥们挺喜爱她,送了点物品,可她瞧不起别人,还把物品全砸了。我只不过是在旁边讲过两三句……”

我愣了愣:“有些人……喜爱阮菲菲?”

郝嘉遇瞥了我一眼,伸出手捏了捏我的脸笑着说:“对啊,她们哪个年龄的男孩儿的审美观便是谁的长裙花一点,谁就更强看。偏要你那样的小姐姐就志大才疏了。”

我脸烧得红火,一巴掌拉开郝嘉遇,吞吞吐吐道:“你疯了?”

郝嘉遇一不小心一巴掌推翻在地,也不闹脾气,撑着手臂坐着地面上说:“你觉得我们俩有点像张无忌和赵敏?”

我睨了他一眼,好整以暇:“即使你是张无忌,因为我不是你的赵敏。”

有谁知道郝嘉遇涎着一张脸又凑回来,“那么你便是周芷若了,芷若,嗯?”

也不知道郝嘉遇从哪里学得的,用那类暖味阴之气的后鼻音讲话,要我听了一阵麻木。我一巴掌拍上脸他的脸:“芷若要打你呢!”

我讲着就需要打,他却不躲,这时候.我趁着落日认清,他面色白得可怕,举在空中的握拳也因而僵住。

他看得出我的疑虑,“掉下去降落方法不对,左腿仿佛骨裂了。”

“骨裂了你不说,还风轻云淡与我闲聊?”

“你不久那副模样都快痛哭,我不会跟你闲聊,怎么放松你的心态?”

我蹲下,尝试探他的左腿哪儿骨裂了。郝嘉遇疼得反吸冷气,按着我手说:“别按别按。”

我迅速将手抽离出来,脸情不自禁地红了,赶忙转移注意力:“等一会儿军训教官们会清点人数,发觉大家没回来便会来找大家的。”

4

天上红霞的拼杀抗争总算完毕,最终如红提蓝紫色一样的暮色攻占了全部天上,星斗如百斛耀眼明珠一般倾散在长空。時间逐渐以往,可军训教官却依然沒有来,更深露重,我认为有点冷,讲出得话也好像携带了点哭音。

“郝嘉遇,军训教官会寻找大家的吧”我不久讲完,耳旁就传出一阵哀嚎,漫漫听着,反像是狼叫。我内心焦虑不安,喃喃细语说:“不太可能,不太可能。”这儿尽管偏远,但是早已被群众开发设计,不太可能也有狼。

郝嘉遇好像搞清楚我为什么担心,咯咯咯笑着说:“小珊珊,你清楚吗,狼吃人啊,除开脑壳啃没动,大部分能令人尸骨无存。”

我全身发抖,坐着地面上不吭声,郝嘉遇仍在侃侃而谈地说着,一会儿后凑回来才发觉我吓得掉泪水。这下到他愣住了,支在原地不动说不出来话,赶忙招手:“不是不是的,你不要哭啊,如果真有狼来了,我一定牺牲自己,给你有时间逃走。”

“真的吗的?”

“确实。”

那一天的之后,我由于哭得太过分没有了气力,最终居然晕晕乎乎睡觉了,倒在郝嘉遇肩部上。他一直埋怨着肩膀酸,说我头疼过重,可饶是他来来去去地埋怨,却自始至终沒有拉开我。

那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与郝嘉遇被群狼包围着了,他将我一把引向外场,自身深陷狼口。可梦中的他全身上下弥漫着光辉,如同确实变成了张无忌。

我在梦中吓醒,出了一身的虚汗,手掌心也被汗液濡湿了。仅仅把握住身边的人问郝嘉遇去哪了,她们跟我说,郝嘉遇右小腿骨折了,早已来到医院门诊。

郝嘉遇离开了之后,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基地索然乏味。凉风习习的河畔了无生趣,繁华满盈的基地喧嚷讨厌,就连头上碧蓝完美无瑕的天也透着温腻的低沉。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同郝嘉遇中间会产生那么多的事,也不知道我们在各自很多年以后依然可以相逢。

5

此次郝嘉遇的 拜访和他一件事菜品不甚满意的点评,显而易见预兆着我拿不上二星级主厨的荣誉,虽然哪个名号确实是个可有可无,但是多多少少要我一些心寒。

饭店开在CBD,一外出就是大灯人来人往,挤挤挨挨宛如急流。可站在门口,两腿一软差点站不稳,郝嘉遇正侧着身体立在马路边。穿流不息的往来车子做情况,他纤长高挺的身型如电影画面下拓下的剪影图片。

他见了我,沒有姿势,仅仅招招手,提示我以往。

“今天我的生日,你能不能陪伴我?”郝嘉遇的响声透着点提心吊胆。

我当然不容易说不,但我还没有讲话,郝嘉遇早已拉着我手向前走了,一边走还一边说着:“.我无论你同不同意呢。”我走在郝嘉遇的后边,心里实际上有一点儿高兴,总感觉好多年前哪个性子不大好的郝嘉遇又回家了。

他带我一起去一家自助式餐饮店,要我做饭,我鼓着腮帮子不太愿意道:“不久你颠三倒四地说我烹饪技术不精,如今如何又要吃我做的物品啊?”

郝嘉遇红了脸,刚开始耍赖皮:“我今天生日,你到底做不做?”

他都讲出那样的话了,我怎么敢没去做。我做了甜瓜煨鸡白酒煮虾,此外炒了好多个凉拌菜,端上餐桌,郝嘉遇看见这些菜却郁郁不乐,过去了好大半天他看向我道:“顾以珊,说起来,你第一次偷师学艺,還是我陪你去的呢。”

那早已是好多年前的事儿了,我很喜欢煮饭,一心想要做一名不简单的主厨。郝嘉遇的爸爸是个商人,户下拥有 很多大名鼎鼎的百年老字号酒店,酒店里有技艺高超的大师傅。郝嘉遇第一次带著我要去酒店时,大师傅已经养鸭子,做涮羊肉的技巧是家鸭务必是肥鸭。一铁笼浓浓的家鸭,灌食以后养在那里,等几个月待它长肥长大了。

这一件事儿十分有洞天,一般的人这道流程都做不太好,养出去的家鸭并不是偏瘦便是太肥,制成菜式都不爽口,大师傅的灵巧,因此 酒店举世闻名。

那一顿饭吃完很长期,之后我与郝嘉遇徒步回家了,在我们家楼底下的情况下,郝嘉遇好像有话对我说,我等你了又等,他却依然缄默着。最终他摇摇头:“你快上楼梯吧。”

我进了楼,忽然发狠飞步爬上楼梯,冲入房间门,跑到阳台上看。我想看一看郝嘉遇的身影,心里这类怪异的觉得要我喘不过气来,好像泼了一层辣椒水,或者一杯新鮮生辣的酸梅汁。

郝嘉遇忽然转过头,我吓了一跳,猛然蹲下去身。他沒有看到我,我再度站立起来,只见到他逐渐渐行渐远的影子。

第二天去饭店时,小悠一把紧抱我道:“厨师,昨日哪个帅哥来了!他急事约你,已经等你嘞。”

“顾以珊,我明日就需要离开了,回法国巴黎。”郝嘉遇对我说。

我愣了一愣,猛然抬起头,随后又意识到自身那样好像太傻乎乎,因此只说:“好,祝你们一路顺风。”

坐着对门的他却忽然站了起來,撑着餐桌前伸人体。

“你……你需要做什么?”

他盛开一个微笑,张开双臂:“我要走了,要一个相拥但是分吧。”

我木木地站立起来,相拥了他,隔着餐桌,姿态古怪。可郝嘉遇使了非常大的气力,将我攥的太紧。他的声音很轻,可我还是听见了,他说道:“顾以珊,再见吧。”

我也不知道为何,内心有一点不舒服。

6

郝嘉遇走后好几天,小悠才刁钻刻薄地跟我说:“厨师,有件事忘掉对你说了。”她笑眯眯讲到:“你男友的快递公司以前来到,我帮你查收了,忘掉对你说了。”

我有点儿厌烦地告知她:“跟你说是多少遍了,龚向文并不是男友,他谈恋爱了。”

小悠呕吐伸舌头,将快递物流拿给我。龚向文高校学分子生物学,现如今在法国巴黎进修读博,他自小跟他姥姥长大了,都会从海外寄回家一些物品给老年人。老年人终究年纪变大,龚向文便摆脱我帮助查收,再将这种物品送去养老院交到他姥姥。

我拆卸包囊,小悠在旁询问道:“厨师,姓龚的与你也有那一天的帅哥是同学们吗?”

“对啊,你怎么知道的?”

“帅哥说的,快递公司回来的情况下他看到龚向文的姓名发愣,我询问他怎么了,他就把事儿跟我说了。”也没有瞎想,仅仅追忆起來,郝嘉遇为何离去时一直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小表情,他之前在我眼前本来话多的人得了不得。

暑期夏令营完毕后,我还在院校里再度碰到了郝嘉遇,他从别的院校升上大家院校的高中间,高于我一级,责令我的名字叫他师兄。我将头一扬,他扑哧笑说话,敲我的头。我明白自身打但是他,只能施展烂招,趴到他的身上咬他。

不久下齿,我却见到立在附近的龚向文,我立刻从郝嘉遇的身上跳下去。他也慢下来沿着我的眼光看以往,我红了脸向龚向文问好。一会儿直到龚向文走后,郝嘉遇忽然凑上来问:“你喜爱那小子?”

把我他猜管理中心事,又窘又急,只一味地否定。

那以后没多久,大家院校的声乐老师以便机构一场音乐剧电影报名参加市区的赛事,就在全部初中部高中间选拨,巧的是,我、郝嘉遇、龚向文都当选在其中。

我对歌唱没有什么兴趣爱好,但老师说我高音一部分非常好,而这首歌荷兰民谣歌曲高音一部分分外关键,因此 选了我做演唱者。男演唱者在郝嘉遇、龚向文和另一个初三的男孩子中选拨,教师让她们分别唱一句。等她们唱完后,教师踟蹰一会儿,我看到老师的手偏向龚向文,心基本上跳到喉咙。

可郝嘉遇忽然抬起了手,跑到教师身旁偷偷讲过一两句,教师笑着看过我两眼,随后对郝嘉遇点了点头说:“哪行,男演唱者就你呢。”

我急得哆嗦,可考虑颜面,却不太好发病。

大家训练时,教师忙着指引中音部时,我外伸手指头,狠狠地掐了郝嘉遇的腰。

“你太厚颜无耻了,教师原本应选龚向文的。”

郝嘉遇疼地嗷了一声,随后抓住我手:“机遇是掌握在自身手上的,什么必须争得啊。”

“但是教师不久为啥那类目光看我?”

郝嘉遇挑眼眉:“你猜猜?”他顿了顿再次道:“我告诉教师,你单恋我,因为我挺对你有感觉的,因此 请教师让我们一个机遇。”

我瞪圆了双眼,手里气力更大,郝嘉遇疼得咬牙切齿:“你再那样,你完了我给你跟龚向文越来越远!”

“全是你逼得我!”我气力更大。

郝嘉遇急得不轻,向教师高声建议道:“教师,我觉得荷兰剧场演出时,男人女人主人公是相拥在一起的,我认为那样实际效果更强。”

教师慢下来,看过我一眼,又看了看郝嘉遇,没有说话。郝嘉遇瞧见拉着我手说:“教师,我们是雪白雪白的,无需顾虑这些有的没的,再聊,它是为艺术献身。”

我看了一眼龚向文,他已经和身旁的女生讲话,低下头抿嘴笑,我认为心里不舒服,泪水都即将落下。

7

由于这件事情,我与郝嘉遇冷暴力很久,整整的一个学年,我看到他就避开走,远远地看到他的身影就惊慌失措。来到之后,我竟然练就了一种工作能力,便是要是有郝嘉遇到场,无论有几个,我可以一秒钟寻找他。

郝嘉遇一件事趁火打劫的行動越演越烈,最终竟然来到翻窗入屋的级別,他出現在我卧房的情况下,我控制不住地大喊。他冲过来捂着我的嘴唇,要我别叫。

我一把拉开他,冲到阳台上,那颗石榴树被他残害得岌岌可危。我急得扬手打他,自然被他轻轻松松钳住,他说道:“顾以珊,我们能别一碰面就打架斗殴吗?”

“不可以!”

郝嘉遇松掉我,低着头说:“我明白之前一件事我做的过分了,你即然那麼要想和龚向文做盆友,那比不上暑假我约和我我们一起去爬山?”

我还不等他讲话,房外的声音就愈来愈近,母亲敲了门说我进来了。郝嘉遇急匆匆讲过句再见了就身型一闪,不见了。

郝嘉遇人傻钱多,登山之行邀约了十几个人,管吃管住租车费用,十足败家仔作派。路途中,我与龚向文走在一起,请同学们帮大家合影照片。

“挨近一点。”同学们挥下手,我渐渐地移动步伐,向龚向文那里靠以往。可姿势保证一半,郝嘉遇忽然插了进去,将两手各自搭在我与龚向文肩部上,笑眯眯说:“带我一个。”

我咬紧牙,憋住干劲狠狠地踩了他一脚。

相片停留,我眼球即将瞪出眼圈,郝嘉遇强忍痛一副古怪小表情。我认为这张相片上不上橱柜台面,可一次表妹不经意中见到,大吼大叫我与郝嘉遇真是天生一对。表妹走后,我拿着相片看了又看,总感觉这张相片里仿佛仅有我与郝嘉遇,沒有龚向文了。

意识到这一念头,我吓了一跳。我喜欢的人是龚向文,他清静温文尔雅,用心勤奋,是大部分大家哪个年龄女生的单恋目标。

郝嘉遇也问过我为什么喜欢龚向文这个问题,获得我的答案后不屑一顾。朝霞满天的傍晚,他立在树底下说:“你那是什么喜爱,如同喜爱大牌包包一样的喜爱。”

“要你管!”我俩聚在一起一直争吵。

之后郝嘉遇和我不辞而别,我却没法怪他,由于如果我是他,我一定再也不能回家了。

登山中途,我与郝嘉遇一直斗嘴,之后我干脆拉着龚向文离去,两人慢慢的走在后面。摆脱了大团队,天又逐渐黑了,走一段狭小新路时,龚向文一不小心一脚踩空。

实际上小山坡不高,仅仅倾斜度一些陡,掉下去不容易有生命威胁。我气得不好,这时候,郝嘉遇却不知道如何出現了,龚向文脸色苍白,正抓着一颗老树根。郝嘉遇要尝试滑下来一点拉他,龚向文过度担心,一把把握住郝嘉遇的腿就不放手。郝嘉遇是探着身体下来的,重心点本来也不稳,被龚向文这一拉,也立即滑了下来,把握住了另一个树技。

龚向文哭得浮夸,喉咙都快嚎哑了,迷茫的夜幕里,郝嘉遇仅仅瞪眼睛看我。我没法,只能尝试一点点滑下来,一点点将龚向文拉起來。当我们拉着龚向文上去后,郝嘉遇的胳膊早已由于长期过猛而腿抽筋,摔了下来。

那一天他躺在抢救工作人员的担架车上,我走以往要想问起如何,他却地将 头掉转去。之后他住院治疗了,修复了,却一直回绝见我。自此,就是长别。

我一直还记得他躺在担架车上的样子,一动不动,脸部手里全是血。目光里都是冷淡,都是憎恨,我不敢去想。

8

盆友同我讲,有的爱波涛汹涌,耗尽全身上下力气,有的爱畏首畏尾,害怕迈开一步。也有一种最悲哀,时光一度再一次,却自始至终不清楚自身是不是爱她。

终于明白这句话究竟是什么含意,却发觉这些年,我好像从来没有忘掉过郝嘉遇。对他有初遇的厌烦,有之后的内疚,繁杂的情感残杂在一起,像理不清的毛线团。

郝嘉遇回法国巴黎以后一个月的晚上,我忽然吓醒,梦中郝嘉遇受了非常重的伤,倒在血泊里。我翻盘从床边坐起來,着手手机上拨通郝嘉遇的电話。

由于过度紧张,手颤个不断,手机上多次从手上滑下来,拨出去时,.我诧异自身竟然能记牢郝嘉遇的联系电话。可那里仅仅一个机械设备的女音,跟我说无法接通。

隔日,龚向文却一身疲倦立在我眼前。他跟我说,法国巴黎产生恐怖份子暴乱,郝嘉遇在安全事故中受过伤。

“郝嘉遇他,以便救救我,受了非常重的伤。他要我回家约你,以珊,我一直……一直都不清楚,你的情意……我……”原先郝嘉遇回来法国巴黎后就见面了龚向文,期待龚向文可以认真完成我的情意,可交谈还未完毕,当场就发生了暴动。

我擦下去泪水,拉开龚向文,往楼底下跑去。由于太急,步伐绊倒了自身,脑壳跌倒地面上,耳旁一阵轰隆。睁开眼才发觉前额流了许多的血,双眼被血夜沾住,睁也眼睛睁不开。

龚向文回来扶我,我狠命拉开他。我想去找郝嘉遇,我想寻找他,对他说,我很爱你。

我是世界最不通窍的人,早前里他欺负人,轻浮的样子惹我烦,因此我也一直讨厌哪个击败了我,轻佻的十六岁男孩儿。或许郝嘉遇说的没错,我那时压根不明白什么是喜欢。

9

郝嘉遇遭受重挫,失血过多比较严重,我赶到时,他爸爸妈妈已经医院走廊。见我来了,他妈妈冲过来扯住我的领口。

“你就是顾以珊吧?啊?就是你吧!只因为你,嘉遇之前由于你难过,此次归国去约你……”她妈妈啜泣地话都说不出口了,人体瘫倒下来,一脸眼泪。他爸爸将我往ICU医院病房推:“看一下他吧,他一直我想见你……”

伤口很大,伤到人体器官,郝嘉遇如同一个人型布氏漏斗,血夜输上,又源源不绝地漏出。我哭得无法控制自己,抓住他的手对他说:“你需要坚持到底,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郝嘉遇傻笑着,他一笑起來仿佛還是青春年少的样子,眼中含着几个方面笑屑。他说道:“顾以珊,我要死了。可你的目光真差啊,龚向文比我可差劲,真……我也不知道你喜爱他哪些。”

我紧握他的手:“不,我不太喜欢她,我最爱的人就是你。”

郝嘉遇愣了愣,进而笑了出去:“真棒,了解你最爱的人就是我,真棒。你朋友……他说龚向文就是你男友,早知我不救那家伙了。”

泪水如绝提水灾,如何也停不住。我明白郝嘉遇不相信自己得话,他认为我还在宽慰他,他评定了龚向文是男友。

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方式让郝嘉遇相信自己,也没有一点儿方法。

他讲完这话,医师就闯进来,郝嘉遇的爸爸也进去,她们将我推了出来。我沿着过道的墙渐渐地滑坐下来,泪水流了一脸。

郝嘉遇,抱歉。

郝嘉遇,我喜欢你。

本文标签: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逝水流年》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本文链接:对不起,我一直喜欢你 - 逝水流年 - 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http://www.2wangzhuan.cn/?post=4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