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疏影里 - 逝水流年 - 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内容
  • 相关

樱花疏影里

文/鹿鹿安

这一大城市里,每一个人都带著自身以往的小故事日常生活着

啊咧陪我,早已前前后后足足三个小时。

期间一直全是他在说着话,好像单口相声。

“看到哪个穿白色长裙的女生了没有?她不久才跟他的男友道别,如今又到了另一个男友的车。”

我没精打采地瞥了一眼。

“不久以往的那个人,穿乞丐裤哪个,他才出去不久,偷窃罪。”

“童花头的小姑娘看见吗?她早产儿,出世的情况下仅有三斤半。”

我托着腮,深深叹出一口气来:“好啦啊咧,你别再烦我了。”说着,我拎起挎包,站起要走。

他急匆匆地叫住我:“老师傅不许你出去……”

我熟视无睹,将连帽卫衣的遮阳帽遮住了头,两手插在袋子里,眼神呆滞地摆脱了屋子。

房外一片春色,马路上上的樱花开得热闹非凡的。有情侣依偎着走在树底下,眉目里全是柔情蜜意。我历经时,没憋着打个极大的打喷嚏,惹得女生不断侧目而视。

“很抱歉,我柳絮过敏。”我边致歉边摸出来防护口罩戴上。

这时候,一阵风吹来,樱花盛开成海,漫天遍地,落在我的眼下。仰头的一刹那,我看见了他。一个裹着黑色风衣的男生。不明白错得话,他的脖子上还套住一圈羊毛围巾。

我紧皱眉,快速扫视的一会儿,他也正好看向了我。粉白色的樱花雨中,我忽然步伐停滞不前了一下,半天才不露声色地移走眼光。简直个怪异的男生,四月天,他却好像在越冬。我拉了拉防护口罩的边沿,不高眼眸,与他错身经过。

可更怪异的确是我,四目相对的一瞬间,我的脑中居然一片空白。

这一大城市里,每一个人都带著自身以往的小故事日常生活着。殊不知碰到他的情况下,我却全都看不到。我看不见他的以往,仅有一片空白。

啊咧一定会笑我。

不过是皮肤过敏季,在所难免有错手。

我快速回头巡视了一眼,茫茫人海中早已没了他的影子。这时候公共汽车来啦,我匆匆忙忙钻到了车。

直至夜里,啊咧才直到我。灯火阑珊,霓虹灯闪亮,夜空沒有一颗星星。我一下迈上浙江天台,悬坐着边缘上,撕掉一支甜筒叼在口中。啊咧在下面抬着头看我:“喂,有一个订单是交到你的。”

我伸出手接到档案,抽出来一看,随后跳了出来。

“简直个奇葩的名字啊。”

啊咧凑回来:“什么名字?”

“江——源?”

啊咧疑惑:“哪儿怪异?”

“我讲怪异就怪异,你哪儿那么多的难题?”我努了努嘴,抽出来甜筒,抛出去一个极致的双曲线后,它精确地掉入了垃圾箱。

假如能在樱花盛开的情况下,嫁个爱的人,那一定真幸福

江源宣布赶到个人工作室。是在我接到档案资料后的第三天。我正盘腿坐在木地板上画油画,手上沾了艳丽的油彩。这时候,门口传来声音,一个身影站在眼前,黑色风衣,深灰色围脖。我愣了半天。想到了樱花雨中的初遇。

“我是江源。”他看到我。嘴巴扬了起來,一个淡淡的梨涡出現。

我着手纯棉毛巾擦了擦手,站起合上了身旁的窗子,又来到他的背后掩上门服务,这才万般无奈问:“还冷吗?”

他又开口笑了。

如同档案资料里常说,这一叫江源的男生失去记忆了,此次前去是想找到他的记忆力。

我煮了一壶花果茶,倒了一杯。推倒他的眼前。他从怀里取出一本文本文档,再三地交到我。

“是随笔,她的随笔。”

“她?”我挑动眉,打开了那本随笔。

江源的眼光追随下落在哪本随笔上,半天。他才轻轻张口:“这部随笔藏在我的抽屉柜里。我不会还记得到底是谁的。但看上去应该是一个女孩的。而且……”他踟蹰了一下,“她应该是我的老婆。”

话刚说完,我的视野里出現了一行字——“我终于嫁给你了”。

“你看看行吗?”他问。

我抬头看向对门的男生,一个半小时过去,他的前额上早已有薄薄的一层细汗。显而易见。他很热,可他并不愿意脱掉那件很厚黑色风衣。杯里的花果茶散来到熱气,我盖上记事本。站起来到窗前。刚拉开窗户,一阵风驱使着樱花盛开拂面而来,我深深嗅了一口,感慨:“假如能在樱花盛开的情况下嫁个爱的人,那一定真幸福。”

江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的身旁,背手三十而立。一同望向窗前。忽然听见我的那声感慨,他面色一变,惊讶地看向我。

“她在随笔里写的。”我淡淡笑道,跟他表述。

他的神情暗淡下来:“是。只遗憾我不会还记得了。”

那天晚上。我前前后后足足翻了一个钟头才将随笔看了,盖上时禁不住不断哀叹。假如这一女生了解江源早已忘了她,一定会很难过很难过,由于她是那么爱他。我发烧感冒又加剧了,揉着痛疼的太阳穴位置摆脱屋子续水。迎面撞上啊咧,他吓得跳了起來:“你痛哭?”

我上重下轻,差点儿没站稳脚步,伸出手抹抹双眼,竟确实湿乎乎的。

“假如还有机会,我一定要谈一次谈恋爱。”

听见我始料未及的回应,啊咧脸部的小表情好像吞掉了一头驴。

睡前,江源发来来一条信息内容。约我还在他与女生初遇的地区见面,说成旧地重游。或许能找到一点印像。我定了闹铃,安心入眠,梦中却梦到自己违约了,相聚的哪个街口怎么找都找不着。而江源,从始至终都立在原地不动等着我。

我吓得醒过来回来,闹铃还没有响。

我自身都被自身的爱岗敬业心态吓住,老师傅应当很安慰才算是。

仅仅遗憾,应对江源,我自始至终沒有见到一切有关他过去的界面,难道说我确实早已江郎才尽、黔驴技穷了?

呵呵呵,一定是由于我最近感冒因此 才食不知味,味觉下落不明,当然也就磁感应不上他的以往。

下一次碰面,我一定能够盗走你的爱

二零一五年12月22日,阴天

简直见了鬼了,莲老妈妈算得也太准了!

全是闲下来心慌胸闷,才会心血来潮钻入了她的占卦室。还没有坐着,她就笑眯眯地看我,说我今天会遇见我的姻缘。她跟我说,夜里十一点,我能在长青路口碰到一个灰衣男生,那人是我的姻缘。

想不到,我确实遇到你。

那时候,我已经在道牙子上蹲了三个小时了。害怕莲老妈妈计算错误,错过我的姻缘。以便消磨时光,我在连锁便利店拎了一袋葡萄酒。你出現的情况下,我正开启第六罐。“啪”的一声,汽泡溅了我一身。

我蹿了起來,口中确实讲过一句不太气质女人得话。

但你恰好从我背后历经,我立即弹到你的的身上。以便控住步伐,我牢牢地攥住了手头近期的物品,你的手。转动,弹跳,我闭上眼睛,再睁开落,一双黑眸牢牢地地望向我。

多漂亮的男人啊,干脆利落的短头发,整洁的下颌,眼眶很深,鼻梁骨很挺,嘴唇——看上去非常好亲。我正在遐想,那嘴唇略微掀动:“能放开我的手了没有?”

我急匆匆放手,往后面撤离一步,这才见到你的穿着打扮。一身挺阔的黑色风衣,浑身上下仅有一条深灰色的羊绒围巾当装点,沉稳又不显老。开朗又不轻浮。我不由自主喜上眉梢,这应当便是莲老妈妈嘴中说的我的姻缘吧。

我抬腕看時间,恰好十一点以往。

“抱歉,我帮你洗长大衣吧。”半罐葡萄酒都泼在了你的的身上,简直天助我也。

你好像有洁癖症,好看的眉毛即将拧出水量来,不断倒退,仿佛一件事颇有成见。也没有要到你的一切联系电话,你一件事避而远之,好像我是个神经病。我低下头扫视自身。螺栓皮夹克,烂洞仔裤,手上还捏着一罐洒了一半的葡萄酒,好似个小太妹。槽糕,来看你讨厌这一挂。

我将葡萄酒扔进包装袋里,提着包装袋连追了你好几步:“喂。你叫什么?”

你停了出来,掉转头惊讶地看我。半天,你紧皱眉,看我讲到:“很晚了,一个女孩在外面不安全。快点儿回来吧。”

你匆匆忙忙离去,我兴高采烈蹦了起來。向着你的背影举臂高喊:“好啊!我立刻就回家!”

屈膝往前一步,我卻觉得脚底踩来到脏东西,低下头一看,不由自主笑出声来。连上天必须给我,你的手机正好遗失在地面上。我割开显示屏,沒有设密码,迅速就进入了主界面。翻了翻短消息纪录后。我令人满意地开口笑了。

江源,原先你的名字.叫江源。

莲老妈妈算来算去,为什么没有算入你压根讨厌我?

“如何?有木有想到一点点?”

我揪着江源的衣袖,维持着撞在他的身上的姿态。他略难堪地盯住我,说:“你离我太近了。”

“你确实有洁癖症啊?”我松掉手。看他的小表情便了解旧事重蹈覆辙并没什么用。

“或是,必须我喝一点酒?”但是老师傅不能我沾酒,这一点我帮不了哪些忙。

江源整了整衣袖,抬头看向街口的彩灯:“回去吧,去吃点物品。”

大家坐着烧烤店边,他点了二瓶葡萄酒,自斟自饮。我低下头专心致志吃串,恨不能把签子都吃进咽喉里。马路边,一个玩着双翘板的女生风一样地以往,我看见她的螺栓牛仔衫,忽然笑了:“你讨厌小太妹。又为什么会娶她?”

他晃了晃手上的葡萄酒。也是一脸无可奈何:“他说她走了近道。”

他嘴中的“近道”。是他年逾古稀的姥姥。

時间转返回2017年的1月4日。那一天的气温,雨。

她在随笔里写:终于找到你姥姥家的详细地址,我也说,三分靠终究,七分靠闯荡,俗话一点儿也没有错。天气预报说的也一点儿没有错,说雨天就雨天,来的 太立即了。你姥姥正从农贸市场出去,躲在公交候车亭边上躲雨。我装作不经意历经。取出了背包里准备好的折叠伞。

2017年1月5日,阴天。

天转晴了,姥姥要我取走折叠伞,真好运,你恰好回家看望她。我故作矜持,两手摆正地放到膝头。正确了,我穿了一件乳白色的羽绒衣,看上去应当听话。遗憾你从始至终也没有正眼见我。仅仅客套话地跟我感谢。我捏着姥姥拿给我的曲奇饼干,提心吊胆地啃咬着。

“我的名字叫叶荻。”我轻轻说。

你抬眸,半天才点了点点头:“嗯。”

我笑了:“想不到那么巧。”

“嗯。”

再沒有第二个字了。曲奇饼干屑坠落在衣服上,我消沉地摸了摸,有意遗失下一本文集。

2017年2月3日,晴。

太阳光非常好,应该是个吉日,但是姥姥重病,这没有我的意料之中。

你迪于姥姥的工作压力愿意和我碰面,我焦虑不安得不清楚该门把放到哪些地方。你熬了夜,眼睛红通通,可全部人還是干脆利落,仅仅看向我的小表情却一些发麻:“我同意了姥姥,我能娶你。”

“我……”

“宣布简单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江源,2020年二十九岁,在一家建筑工程公司从业设计方案工作中。我户下有房有车,收益也算能够,存折能够上缴。”

“江源,”我切断他,双眼一些酸酸的,“我不想听这种。”

你盯了我许久。一字一顿地张口:“很抱歉,我说不出来我喜欢你。”

“抱歉,我能和姥姥谈……”

“婚宴我能分配,以便能让姥姥赶上,很有可能一切都是简办。”

你站起急匆匆离去,我的泪坠落眼前的星巴克马克杯。莲老妈妈算来算去。为什么没有算入你压根讨厌我?

江源,嫁给你,确实就是我做不对吗?

基督教堂里,一场婚宴已经开展。我与江源坐着最终一排,收看这一对生疏夫妇的典礼。会堂里掌声雷动,新郎官已经亲吻新娘。婚礼花童倾洒玫瑰花,合唱团吟诵出烂漫的旋律。

江源轻轻张口:“你想象过婚宴吗?”

我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儿,回应:“假如一辈子确实能完婚得话,希望海边。”

他回过头,目光里是包容的溫柔:“祝你们梦想成真。”

我潜意识地探索着右手无名指的部位,好像确实能够戴上代表永恒不变的结婚钻戒。

摆脱会堂,我询问:“今天大家结婚一周年节日,你觉得她会来这儿吗?”

“也许吧。”他的眉目之间满是寂寞。

倘若她确实出現,他能一眼认出来吗?

他亲身将我送到个人工作室,礼节全面,言行举止紳士。下车,他还撑着一只手挡在我的头上。我开口笑了:“怪不得她爱着你。”

他抿起唇,好像一些苦味。

“但是。你真的是……”

他一惊,半天才松了一口气:“是她误解了。”

2017年4月12日晴

我终于嫁给你了。

在樱花盛开的情况下,全部春季都会为大家祝贺。此刻,我曾应与你相拥而眠,可守候我的确是漫漫长夜。你留到了医院陪护姥姥,忘记了洞房花烛良宵夜。

我不敢迈入大红色床帐的新房,我是个懦夫,只敢躲在客卧里,好像是个不经意拜会的旧识。

2017年近日阴天

持续三天你都夜不归宿,我提早在客卧入眠。你一直在下半夜回家。绕开我搬入主卧室。大家本来是年轻夫妻,却全自动断绝来往,分房而居,独自一人成眠。

2017年5月30日阴天

一个月了,也没有见你一面与一切异性朋友经历亲近,要来我该沒有作出夺人所爱的事来。那为何你不愿给我一个机遇?我乃至试着喝醉你,换掉性感迷人的睡袍,你却置之不理,总不容易你是个……

江源,嫁给你。确实就是我做不对吗?

为啥那麼像个小丑男?

2017年6月12日晴

昨日是我生日。

我来为自身提前准备了一个人的朋友聚餐,坐位对门摆着一个泰迪熊。它看我孤独地吃了。睡前,我还在浴盆里装满了水,撒到了玫瑰花,香芬也是玫瑰花味的,一切都烂漫得很极致。我戴着睡眠眼罩泡在水中,音响里传出溫柔的法语歌,好像摧眠,我竟睡熟以往。

你回来的情况下,我都泡在浴盆中,水早已凉透,我像个将死的人,对这一切毫无知觉。

“叶荻?”我好像听到了你的声誉。

“叶荻,别睡了!”

我的头很痛,想勤奋睁开眼睛,却一点气力也没有。我感觉到自身被抱了起來,是你吗江源?你的怀里确实好溫暖,我贪欲地依偎在你的胸脯,抓着你的袖子不愿放手。你哀叹一声。将我的手指头一根一根地扒开。我抓了个空。竟憋屈得即将忍住不哭。

你伸出手在我的前额上摸了,再次叫自己的名字:“叶荻,你感冒发烧,起來喝些开水。”

我动不上,又或是是不想动,我害怕一醒来时你也就又变成哪个冷淡的江源了。我宁愿发高烧,宁可得病,宁可死,要是能祈祷到你的一点点布施。屋子里有时钟行走的响声,许久都没你的气场,迅速你也就折回,一遍满地用湿纯棉毛巾擦洗我的身子。我忽然想起来,此刻,我正一丝不挂地躺在你眼前。只不过是几秒钟的羞赧。迅速就一闪而过,你一件事并不感兴趣,即使我以诚相待相对性,也不过是一具身体而已。

醒过来后,天早已会亮,我出现意外地察觉自己躺在了主卧室的床边。这一点喜悦像定时炸弹一样砸在我的的身上,我跳了起來。冲破屋子寻找你的身影。仅仅你早已离去,饭桌上存着一杯水和几颗药粒。一旁有张纸条,你写:昨日好像是你的生日,给你什么愿望?要是我有意义的事。

“砰”的一声,好像礼花绽放。

很荣幸,被她深深深曾经爱过

听闻我想出去浪,啊咧的眼睛都即将往下掉。

我对着镜子艰辛地贴紧嫁接睫毛,鼻孔朝天。小表情凶狠。啊咧抓着脑壳问:“学姐,你确实要和江源幽会啊?”

“对啊。他老婆的心愿便是和他来一次幽会。”

“你,是否会假戏真作啊?”

我手一抖,嫁接睫毛飞走了出来,沾在了我的眼眉上。我手足无措地揭掉,回过头重重地瞪了他一眼:“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很喜欢上一个普通人?”

他努了努嘴,闪烁其词。

车辆行车在高速路上,江源依照随笔里的纪录载着我前去临市的紫腾山。我低下头看见自身的长裙,外露难堪的笑来。

“大家還是坐锚链吧。”

“那如何帮你找追忆?”我仰头看了看峰顶,讲到,“走跨河大桥吧。”

我非常少步行,更何况是颇一些高宽比的跨河大桥,没走几圈,步伐便落伍了。江源一直减慢速率陪我,很有耐心,我愈发了解为什么他会被深爱着。歇息了十分钟,我揉了揉腿。赶来他身旁:“你觉得她会是个哪些的女生?”

江源渐渐地向前走着,认真地思索后,他回应:“固执,不上不得已,她不容易随便舍弃。如果不是我太令她心寒,她应当不容易离开的。”

“嗯。”我点了点点头。“她应当有一张很灿烂的脸。”

江源深深看我,半天才答复:“我很荣幸。”

很荣幸,被她深深深曾经爱过。

临到峰顶时,背后一阵风。一群骑车的年青人呼啸而来。我恰好停在路正中间歇息,差点儿被撞倒。亏钱江源眼疾手快,快速将我拽到一旁。惊魂甫定后,他的小表情也是感慨万千:“我见不可出现意外产生。”

假如我还记得没有错,他的失去记忆更是由于一场意外。他从别人的嘴中获知,自身曾遭受一场车祸事故。

我不露声色地抽出来自身的胳膊,将乱掉的秀发捋到耳背:“好热,吓出一身汗。”

出现意外一直让人猝不及防,往返的道上,我收到老师傅的电話,啊咧被一个坠落的盆栽花盆砸中脑壳,差点儿命丧黄泉。房漏偏遇连阴雨,江源的车辆在中途抛了锚,他见我着急不堪入目。回身去储备厢里取下一辆折叠自行车。

“来。坐上来,我先送你回来。”他摸了摸单车后排座。

我着急赶时间,顾不上举止,拎起长裙跨上座椅:“无需,自己骑回去吧。”

他还赶不及再劝,我已经全力蹬着车,风一般地冲出来,翠绿色的衣摆凸起来,我认为自身轻柔得好像一个汽球。只愿老天爷垂青,啊咧一定不容易急事。

当我们上气不接下气地出現在医院病房时,啊咧正坐着医院病床上玩着手机上。他头顶裹着沙布,沙布中透着有血,模样又可伶又可恨。

“老师傅虚报战情!”我一臀部坐到床前,将流汗的秀发扎了起來。

啊咧快速瞄了我一眼:“打扰你幽会了?”

我翻了个嘲讽:“又不是真約会。算了吧,只遗憾沒有帮上忙。”

“你比不上有一说一,别使他空欢喜一场。”

我不爽地紧皱眉梢:“说些什么?说我武学散去,战斗力全失?”

“学姐,你用心了……”

“对啊,我还在跟自身较真儿而已。”我站起,快速弹了一下他的额头,见他咬牙切齿的样子,一颗提心吊胆的心总算落了回来。

他的记忆力就即将再生,我只是陪他拍戏的过路人

我再一次将那本随笔从头开始翻出尾,乃至一些妒忌那个女人。一份真心实意的情感得来不易,可是我,并不明白什么叫爱情。老师傅劝诫过我,杜绝感情,是是非非过多。

我找到江源的号,打以往,他还未入眠。

“外边已经雨天,要出去见个面吗?”

蒙蒙细雨的降水打在窗户上,愈渐房间内的清静,我听见自身的喘气声,一些紧促,好像忐忑不安的痴情美少女。

昏暗的道路路灯将降水映衬成一团雾水,江源的身影看上去一些孤寂。我深深吸气,慢跑以往,蓦地从身后牢牢地紧抱了他。他人体一僵,很久都未曾弹出一下。我的脸埋在他的长大衣里,帶着浓浓 鼻声问:“江源,你可以抱抱我吗?就抱一下,行吗?”

岁月好像静止不动了,就连倾盆的降水也变成了无音的投影幕。江源慢慢地回过头来来,一双黑眸似要见到我的心里去。我心“嘎登”一下。正想表述点什么,他忽然伸出手把握住了我连帽衣的帽边,低着头吻住了我的唇。

一瞬间地动山摇。

表针再次行走,降水滂沱大雨而下,我全身的血夜跟随烧开起來。他在发抖,因为我在发抖,这类生疏的觉得令我认为自身好像经历了一轮存亡。过去了很久,又也许仅仅一刹那,他松掉了我,眼眸发红:“抱歉,我好像想到了哪些。”

我猛然冷静下来:“是真的吗?那太棒了。我曾认为此次還是做瞎忙。”

他的秀发湿乎乎的,双眼也湿乎乎的:“我还记得那一次是她出走,她走了三十六个小时后,.我去找她。她压根就没远去,她一直都在家里周边。她心头期待能一不小心寻找,却沒有预料到我隔了三十六个钟头才发觉她下落不明了。她再固执的情感,也一不小心消遣整洁,便是在那一天,她明确提出和我离异。”

他的语调里带著深深地的悔恨,因为我感觉胸脯很涩。过了一会儿,我轻轻问:“那一天。你抱她了没有?”

“假如岁月可以倒回。我一定会像今日亲吻那样重重地吻她。”

我霍然抬起头,降水打在我的脸部,双眼都快眼睛睁不开。我询问:“你实际上真爱她的,对不对?”

江源已不张口,回答一览无余。

我灌了三海碗姜糖水,才将一场发烧感冒压了下来。啊咧头顶缠着沙布坐着我的床前哀叹着,好像是个作家:“发烧感冒压得住。情感呢?”

我精确地将一个枕芯砸向了他的头。

他的记忆力就即将再生,可是我仅仅陪他拍戏的过路人。

如果有来世,期待我不再爱着你

2017年12月22日雪

2020年的雪舍得下好早啊,明日我要与你去办理离婚了,明天之后,大家再无关联。

江源,你清楚吗?我遇见你,早已整整的一年了。莲老妈妈算得一点儿都禁止,你不是我的姻缘。你是我的劫难。有些人跟我说为何爱着你。自己也说不清。可能是一开始就太用心了。自身钻了钻牛角尖,一时拔不出来。你越不爱我,我用情太深越重。根据这几个月的交往,因为你是一个非常值得我要去爱的人,所以我未曾后悔莫及,也谢谢你以前给与了我溫柔的一会儿,尽管那或许只因为你善解人意。我很爱惜,一辈子都是好好珍惜。如果有来世,期待我不再爱着你。

我不想缠着你,我不想嫁给你,我不想在长青路口等着你,我不想在莲老妈妈那边占卦到你。

如果有来世。

绿灯灭,信号灯亮,江源慢慢驶离街口。我盖上随笔,深深叹了一口气。

“你为什么没去公安局问一问,随笔里有她的姓名。”

江源修长的手指头攥着汽车方向盘,愕然,从倒车镜里看向我:“假如想不起来,即使四目相对,因为我不容易认出来她的容貌。”

我抬起头,望着他的双眼,四目相对的一刹那,我心竟略微一些晃动。

“江源,”我听见洱海的自身的响声,“假如你的记忆力修复了,就千万别来要我了。大家的工作中,几乎全是功成名遂。因此 我觉得提早跟你说,认识你非常高兴。你与她都要我恍然大悟,老师傅说的话也不是不容置疑,能去爱一个人還是很好运的。”

语音才落,我忽然感受到一个强烈的碰撞,然后全部人被抛了起來,又重重地跌落出来。赤红的视野里,我看到江源的脸,离我也在咫尺之间,他朝我伸手,尝试抚摩我的秀发。但是他勤奋了好长时间,最后還是坠落下来。

浮尘四起。

他的以往一幕幕在我眼下再现,我看到哪个叫叶荻的女生长出一张灿烂的脸,骄慢地问起:“喂。你叫什么?”

我的泪顷刻而下,心里有一个响声在拼了命地嘶喊:江源,江源!

求你千万别急事,了不起我不再缠着你,我不想规定嫁给你,我不想在长青路口等着你,因为我不容易去莲老妈妈那边占卦你。我不想再爱着你,求你千万别急事。

江源,你可以抱抱我吗?就抱一下,行吗

啊咧陪我,早已前前后后足足三个小时。

期间一直全是他在讲话。好像单口相声。

“学姐,你喝口水吧。

“学姐,你需要怪就怪自己,就是我瞒着你到现在的。老师傅很后悔莫及当时替你占卦,因此 才命我情深义重。

“学姐,我只是不愿再见到你伤心,我不愿意再见到你为情所伤了。

“学姐,就别不说话啊。你如今这一模样,江源也会担忧的。”

听见哪个姓名,我的手指头动了动。嫩白的医院病床上,他静静的平躺着,吸气匀称,神色欣然。医生说他不晓得何时会醒来,或许始终都不容易醒来了。

我站起来到窗前,开启窗,最终一茬的樱花盛开就即将落了。那样烂漫的花,豆蔻年华却这般短暂,让人扼腕叹息。我忽然想起那天他来个人工作室要我,我随意说的记事本里的这句话——“假如能在樱花盛开的情况下嫁个爱的人,那一定真幸福”,其实美梦成真过。

我的师傅莲老妈妈曾苦口劝诫,不必随便喜欢一个人,由于大家与生俱来就会有异于常人的工作能力,会被当做妖怪。就是我死皮赖脸,要求她帮我占卦的。江源,我很幸运,你觉得一不小心曾经爱过就是你的有幸,实际上遇到你,才算是我的荣幸。

“学姐……”啊咧又犹豫不决地张口了,他简直个话唠。

我转过头,神情恬淡地看见他。他犹豫着将手上的一个信封袋拿给我:“不久护理人员用来的,说成在江源的长大衣袋子里发觉的。”

我想起他不曾脱掉的黑色风衣,不由自主激起嘴巴笑了一下,跟随心便抽疼起來。

气体里释放着樱花盛开浅浅的气场,我垂着手,静静地坐回医院病床边上。啊咧偷偷撤出屋子,帮我掩到了门。我望着床边的江源,盯住他的脸。多漂亮的男人啊。干脆利落的短头发,整洁的下颌,眼眶很深,鼻梁骨很挺,嘴唇看上去非常好亲,沉稳又不显老,开朗又不轻浮,就是我的姻缘啊。

过去了很久很久。我听见自身缓缓的开过口,泪水忽地落了出来:“江源,你可以抱抱我吗?就抱一下,行吗?”

本文标签: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逝水流年》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本文链接:樱花疏影里 - 逝水流年 - 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http://www.2wangzhuan.cn/?post=5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