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恋 - 逝水流年 - 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内容
  • 相关

我的初恋

文/梁晓声

我的初恋情人产生在北大荒集团。

那时候我是位恪尽职守的小学老师,二十三岁,当过组长、排长,得到过“五好战士职业”资格证书,报名参加过“学习培训毛泽东经典著作积极分子大会”,但没曾经爱过。

我探家返回连队,更是九月份,大寝室修土炕,我那二尺宽的炕面被扒了,还没有抹泥。我正犯嘀咕无从睡,卫生站的戴医师来要我。她是牡丹江医校大学毕业的,二十七岁,在我眼里是大姐。他说要回牡丹江完婚,卫生站只剩卫生员小董一人,她有点不安心。她跟我说愿不愿意在卫生站暂居一段生活,住到她回家。

我一些迟疑,他说:“第一,你是男的,比女的更能给小董练胆;第二,你是老师,我信赖你;第三,这件事情已跟连里汇报过,连里愿意。”因此我消除了重重的顾忌,表明想要。那时候我还没有跟小董说过话。

卫生站的一个屋子是药店(兼做戴医师和小董的卧房),一个屋子是门诊室,一个屋子是临时性照护室(仅有2个医院病床),还有一个屋子是注射室、消毒室、水蒸气蒸馏室。我去了临时性照护室,与小董的卧房隔着门诊室。

在头一个星期内,大家基本上沒有沟通交流过,乃至没打了几回眉目。由于她起得比我早,我要去上课的时候,她已坐着药店兼她的卧房里看药业书本了。她非常爱她的工作中,很有进取心,渴望着能报名参加团卫生员高考培训班,毕业之后由卫生员变为医师。中午,我绝大多数時间仍回大寝室备课教案——除开病人,知识青年都出工来到,大寝室里好安静。我一般是夜里十点之后回卫生站入睡。

好像有谁暗地里监控着大家的一举一动,大家不可贴近,亦害怕轻率贴近。那类腼腆的心理状态,便是大家那帮人独有的心理状态。实际上大家都想贴近另一方,想沟通交流,想掌握相互。

每日我起來时,炉上总会有一盆她为我热的洗脚水。连续几日,我便很不好意思。因此有一天因为我很早站起,想仍然为她热盆洗脚水。結果大家另外摆脱分别的屋子,她要我,我让她,大家都有点过意不去。

那一天回去吧,见早上没都还没叠的褥子被叠得井井有条,屋子也被清扫过去了,枕头套有些人帮我洗了,晾在晾衣绳上。窗户,也有人替我做了半拉沙布窗帘布,放了一瓶野草。桌子,多了一只暖水瓶、二只有盖的瓷杯茶具,全是带大红色喜字的那类——大家连队供销合作社仅有二种暖水瓶和瓷杯茶具可购,一种是带“经典话语”的,一种是带大红色喜字的。我便觉那照护室拥有温馨的家庭寓意,乃至因为三个夺目的大红色喜字,拥有新房子的氛围。

我还在地面上发觉了一根用于扎短辫的曲卷着的鲜红色线绳,那毫无疑问是小董的。

我拾起一根线绳,萌发出一股柔情似水。受一种无缘无故的心理状态操纵,我走到她的屋子,当众归还她一根线绳。

那是我第一次踏入她的屋子。我害羞无比地说:“就是你丢的吧?”

他说:“是。”

我又说:“感谢你帮我叠了褥子,还帮我洗了枕头套……”

她低着头说:“那有哪些可谢的……”

我发现了,她穿了一身浅绿色的军服——当初在知识青年中,那就是很时尚潮流的。我都发觉,她穿的是一双半新的有跟的灰黑色真皮皮鞋。我的心如鹿撞,感受到一种引诱。

她轻轻说:“你坐一会儿吧。”

我讲:“不……”我回身逃跑,返回自身的屋子,但心直跳,很长时间无法恢复。

夜里,卫生站关了门之后,我托词胃痛,向她讨药,借机留有纸条,写的是:“希望与你谈一谈,在门诊室。”我还不敢写“在我的卧室”。

一会儿,她悄悄的出現在我眼前。大家害怕开了灯谈,怕忽然有些人来找她就医,从外边一眼发觉大家深夜地还待在一个屋子里。黑暗中,她坐着餐桌这一端,我坐着餐桌那一端,东一句,西一句,含含糊糊地谈着。

从那一天起,我算对她拥有一些掌握:她从小丧失爸爸妈妈,是亲哥哥养育她长大了的。她脚底那一双真皮皮鞋,是下基层前她大嫂给她的,她平常不舍得穿……我给她背我平时写的一首首诗歌,给她背我记在随笔中的一些观念和感情精彩片段。那本随笔是以害怕被所有人发觉的,她就是我的第一个“阅读者”。从那一天起,大家都感觉你我之间创建了一种亲密无间的关联。

她到其他连队出夜诊,我暗自送她,暗自接她。假如在大白天,我收到她,大家就在山坡上坐一会儿,算作幽会,却不可以长时间,还得分头回连队。

我们相爱了,相拥过,接吻过,经历山盟海誓。大家都单纯性地觉得,分别的内心此后拥有靠谱的借助。我覺得在这个万千世界当中,可以爱一个人并被一个人挚爱,是多么的幸福快乐、多么的幸福啊!

爱情是遮盖不了的,之后就拥有风言风语。领导干部要我交谈,我掩人耳目——我不管怎样不可以认可我爱她,更不可以申明她说爱我。没多久她被调来到另一个连队。我因为有大家小学校长的庇佑,除开那一次委婉的交谈,仍未遭受如何的损害。我连替所最爱的人承担损害的工作能力也没有,这简直件让人尴尬的事!之后,我求一个盆友帮助,在一片山林里,又见了她一面。

那一天蒙蒙细雨地大雨滂沱,大家的衣服裤子都湿透,大家相拥在一起泪流满面不仅……之后我调来到团宣传策划股,再相见更难了。我曾经托关系给她捎过信,却沒有接到过她的复信,原以为她是要想忘记我。一年后,把我强烈推荐到了高校。

听说我离开队里的那一天,她赶到相见我一面,由于中途大拖拉机出了常见故障,不见着我。

1983年,我的作品《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得奖,在读者来信中,有一封竟然她写給我的!算起來,我们相爱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

我立即给她写了封较长的复信,装信封袋时,却发觉她的信封袋上压根没写详细地址。

我怪异了,不断看那第一封信,信中只写着她现如今在一座矿山开采学医,老公病逝,给她留有了两个孩子……最终发觉,信笺反面也有一行字,写的是:“要来你早已结了婚,因此 原谅我不让你留有通讯地址。一切早已以往,保存在记忆里吧!接纳我衷心的祝福!”

信已写就,不寄心不甘,细辨邮戳,有“桦川县”字眼,便将信寄到黑龙江省桦川县卫生部门,请卫生部门代查,殊不知泥牛入海。

初恋情人往往难以忘怀,盖因清纯耳!近读青年人点评家吴亮的《冥想与独白》,有一段话震撼人心了我:“大约大家已疼痛感完善的衰退和污浊……实际上童真早就不能复得,唯一能够手淫的是,大家还未破灭憧憬童真的本性。大家遗失的何止童真一项?大家大大的地玷污了童真,还感叹童真的缺失,怕的是遭到天谴——大家想得这般周全,足见大家将始终地杜绝童真了。失声痛哭吧,已不童真又期盼纯真的人!”

他写的更是我这种人。

本文标签: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逝水流年》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本文链接:我的初恋 - 逝水流年 - 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http://www.2wangzhuan.cn/?post=7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