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尺有海市 - 逝水流年 - 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内容
  • 相关

咫尺有海市

文/池薇曼

我是荒漠旅者,你则是咫尺之遥的空中楼阁,近在咫尺却又望尘莫及。

——不管几回,我依然无法放弃触碰你。

Scene 01

回家路上,秦佑雅被别人追踪了。

夜幕沾染地面,声音如影随行,她想到到新闻报导的绑票案子,全身发麻。偏要这一段路非常少人走,她想求助都艰难。

两者之间求助,比不上逃生,来到拐角处,她没什么征兆地抬起马路边的垃圾箱砸向那个人。

“就是我,秦同学们。”

青少年侧卧绕开,他背后,日落迟缓跌向黎明时分的怀里,云层或紫或橙,浅金色余辉落在他全身,令人眼花。

秦佑雅认出来到底是谁,马上给自己的小题大作觉得内疚:“抱歉,我把你当做跟踪狂了!”

“过意不去,吓到你了。”言恒傻笑着,扫视撒落一地的废弃物,“大家先把这种整理好,下一次可不必随意拿公物砸人。”

秦佑雅老实巴交地低头捡破烂。跟院校里大名鼎鼎的美男言恒的第一次近距触碰是蹲在地面上捡破烂,她还简直烂漫导体和绝缘体质。

话说,他追踪她是有什么事吗?

送秦佑雅回到家,言恒从学生校服袋子里取出一样物品,表明他的来意。

“听闻家里开时钟修理店,我觉得你要帮助维修这方面机械手表。”

秦佑雅的祖父是钟表匠,她自小对修时钟有兴趣爱好。中学时,她替老师修完腕表,那以后,时常有些人找她帮助处理腕表常见故障,她乐在其中。

她被言恒手上机械手表繁杂的设计室吸引住:“祖父住院治疗了,要不我帮你修补看?”

“麻烦你了。”见她兴高采烈地科学研究着表,他又问,“出游时产生的事,你是否还记得?”

秦佑雅自然不容易忘掉。两月前,院校机构到鹿场出游,她们一班的车走在最正前方。大巴历经山中道路,言恒跟驾驶员说,他收到正前方路面坍塌的信息,让驾驶员泊车。驾驶员将信将疑地下车时查验,发觉地面有道极大缝隙,出游因而中断。既非发觉立即,很可能导致重大安全事故。

秦佑雅如梦初醒:“那么说,你算作我的恩人,我不会收你的维修费。”

言恒怔住,随后哀叹:“你果真不记得了。”

青少年匆匆忙忙道别,秦佑雅目送他渐行渐远,迷惑不解。

除去出游的大巴安全事故,她还行几回亲眼看到言恒抢救。有一次,她校园内车棚见到言恒让推单车的同学们快离去,不一会儿,停车棚松掉,幸而有言恒提示,才沒有出現伤者;也有一次,她去群众体育场馆打乒乓球,言恒救下一个在泳游池角落里落水的小孩子,听说如果晚一点发觉,不良影响无法预料……他好像能能掐会算,令人惊讶。

尽管秦佑雅常常看到他,可是,今日应该是她跟言恒第一次讲话,她忘掉哪些了没有?

Scene 02

周六早晨,有一位大姐带著个又哭又闹的男孩儿赶到钟表店。男孩儿玩乐时把腕表的表针碰掉了,秦佑雅把表针装好,他才破涕为笑。

赶走妈妈和儿子,余光里有道身影走入来,她响声洪亮地招乎道:“欢迎您,我想问一下你要什么?”

“我是来接你的。”

秦佑雅仰头,言恒确实来啦。

前几日,秦佑雅给英语生词拼音时,发觉言恒不知道什么时候坐着她边上。

她认为青少年要问修手表的事:“你的表传动齿轮移位,我修完后带回来让你。”

“焉了。”他两手相叠趴到桌子,凝望着她,“周六你有时间吗?早上九点,我到你大门口接你,大家一起去儿童游乐场。”

言恒家的儿童游乐场增加谜宫设备,现阶段并未对外开放,爸爸使他邀几个同学们来免费试玩。

对上他可怜的双眼,她确实狠不下心回绝:“有时间。”

她们赶到儿童游乐场,工作员激情地详细介绍谜宫组成。谜宫有三个通道,內部互通,一行六个人分为三小组,各自从不一样的通道进到。最开始摆脱谜宫的小组,将还有机会获得丰富礼品。

秦佑雅的搭挡是言恒,他贴心地朝她伸手:“里边一些暗,牵着我手。”

“无需,我的眼睛视力特别好。”

讲完,她大步走朝通道走去。怎么知道脚底有阶梯,她一脚踩空,幸亏有一股力度牢牢地拉着她。

青少年无可奈何的响声传出:“你没喜欢我碰你的话,就赶紧我的衣服裤子衣摆吧。”

她并沒有看不上言恒的意思,仅是牵着她的衣摆,她就觉得心率振聋发聩,如果遇到他的手,估算她要焦虑不安得昏过去。

望着青少年高挺的身影,她想到以前的疑惑:“言恒,之前你说我果真不记得,到底代表什么意思呢?”

言恒忽然止步,秦佑雅措不及防,脸差点撞倒他身上。她赶忙后退,背脊却贴上冰凉墙面,退无可退。

言恒正手撑在墙壁,脸陡然朝她靠近:“出游时就是你救了大伙儿,你记得吗?”

说着,他将她脖子上的手表表带拉出去,外露沉重的金黄怀表。

依据言恒追忆,大巴驶上山中道路后,地面忽然裂开,车体陷入极大缝隙里,跟在后面的车刹车踏板不如,引起了高速追尾。车里许多 同学们都受了受伤,言恒碰巧沒有负伤,他站起查看大伙儿的伤情,秦佑雅拉住他的手。

“你要拯救大伙儿,我能让時间返回一个小时前,你一定要想办法拯救大伙儿。”她前额上面有血渍,目光出现异常诚挚,“也没有在玩笑,你要相信自己。”

言恒坚信了她得话。美少女转动怀表,使他把握住怀表的另一端,時间果然后退到一个小时前,他才得到阻拦驾驶员,防止惨案的产生。

Scene 03

谜宫的灯光效果过暗,衬得青少年的神情庄重。

秦佑雅清晰言恒沒有撒谎,这的确像她会做的事,她不愿让所有人遭受损害,因此,务必依靠怀表的能量。

即然把他卷进去,她就会有责任跟他表明一切。

“这一怀表的确能让時间后退一个小时。但做为成本,我将丧失后退的那一个小时的记忆力。”

“沒有将来记忆力的我,即便回到从前,也没法做一切更改将来的行为,因而,我都必须一个协助者。”

要是让他人遇到怀表,就可以“带上”那人返回一个小时前,而且哪个人的记忆不容易被清除,因此能摆脱他更改将来。

她的表述,和言恒猜想的基础没差别。

但他还有一件事搞不懂:“为什么是我呢?你本来能找他人。”

超出五分钟的“强吻”对秦佑雅来讲一些负载太重,她低下头,从言恒臂膀下钻出来。

“我也不知道,也没有那时候的记忆力。”

言恒垂着手:“原以为,我对你来讲是很非常的存有,你才会要我帮助。你告诉我,‘我敢确信一定能够保证’,这话给了我非常大的胆量。”因此 ,他才敢作出那麼荒诞的行为。

他一席话让秦佑雅面颊更烫了,她回身,大腰部向前走。

“快步走吧,我们要比别的组先一步摆脱谜宫。”

言恒飞步跟上来:“假如我们赢了,下一次我能约你出来玩吗?我觉得掌握大量你的事。”

美少女回过头,萦怀笑靥的双眸,宛如藏匿于深蓝星空的星子。

“等获胜再说吧。”

灯光效果将她们相叠的身影投到墙壁,秦佑雅听着背后青少年的声音,感觉出现异常舒心。

她心里的感情宛如休眠状态的種子,由于青少年的语句破茧而出,迎着太阳悠闲地伸展柳腰。

等摆脱谜宫,她就对他说为何挑选他吧。

谜宫盘根错节,踏过不久,她们听到一阵紧促的求助声。

言恒侧耳,迅速锁住声源处处:“在这里!”

踏过好多个转角,她们碰到跟沈弥弥一个组的刘继楠。

依据刘继楠叙述,吊顶天花板忽然垮了,将沈弥弥全部人压着,紧急情况。

言恒的手机没信号,更槽糕的是,谜宫一些难度系数,也许一时半会儿无法走向世界求救。

秦佑雅扯了把他的衣摆,捏住怀表,青少年意会地点点头。这应该是她第二次和言恒联合,相互却很有心有灵犀。

她们赶到角落里,言恒缺憾地说:“不久的承诺,你迅速又要忘了。”

她佯装乐观地回答:“天高路远,你有些是机遇掌握我。”

假如此时的情感能不忘掉,该有多么好。心里好像有扎针着,隐痛,她比自身想像中珍惜和言恒的记忆力。

要想获得哪些,就该有丧失哪些的醒悟。重中之重是救沈弥弥,别的全是主次的,她这般劝导自身。

Scene 04

秦佑雅今日受言恒的邀约来闯谜宫,顺带给他们出示去玩感受。

赶到谜宫前,言恒让她们稍等片刻,跟工作员讲过些哪些。

结束,他朝许多人外露带歉疚的笑:“谜宫的最后维修都还没进行,大家先玩别的新项目,大伙儿有哪些想玩的新项目?”

沈弥弥喝彩:“去坐海盗船吧!”

秦佑雅并不是健身运动派,玩过一个早上,她觉得全部人即将松掉。尽管挺累,她却感觉很开心。

一行人在连锁便利店吃过简易的午餐,言恒站立起来,举起她的外衣。

“我送你回家。”

摆脱连锁便利店,他却径自向前走。

秦佑雅赶忙提示他:“回家了并不是走这一方位。”

“我明白,我们去坐过山车吧。”青少年侧过脸,微笑唇,“刚刚你一直在看过山车,难能可贵来一趟,把想玩的新项目玩够了再回来都不迟。”

她跟言恒一共没讲过过几回话,他却这般暖心,让秦佑雅心一暖。

“感谢你。”

过山车的旅游观光车箱只有容下两人,她如果明确提出想坐过山车,其他两位女孩肯定会 为跟言恒一个车箱争取遍体鳞伤。尽管……她也想跟言恒一个车箱。

旅游观光车箱慢慢上升,离路面越走越远,见到窗前碧蓝如洗的天上,秦佑雅想到儿时听过的传说故事。

“听闻过山车抵达最高点,人离人间天堂近期。你觉得,母亲能否看到我呢?”不管多么的愚昧无知的传说故事,要是和重要的人相关,大家都会禁不住想要去坚信。

她趴在窗边,朝虚空的天上挥手。湿热的吸气扫之后颈,青少年也靠回来,和她一起向窗前挥手。

旅游观光车箱只在高处滞留一瞬,车箱降落时,言恒轻轻讲到:“她一定看见你了。你得勤奋变成她的自豪,让她看到更出色的你。”

真诚也会令人难受想哭。秦佑雅早就不感觉伤心,言恒得话,却让她基本上要落下来泪来。

送她回到家,言恒问她:“之后我都能来约你吗?我觉得掌握大量你的事,不管全都好。”

言恒是个很温柔的人,大约狠不下心看她掉队,才刻意照料她。

她自然不可以错过他的好心:“热情欢迎。但是我事前表明,我们家没有什么好玩儿,沒有街机游戏机,都没有电脑上——”

“和你在一起,就算是浑浑噩噩,因为我很开心。”

秦佑雅忙摸着耳朵垂给耳朵里面减温。他是只对她那么说,還是对谁都那么说的呢?不好,她不可以再想,如果再细想,她的头估算要像汽球一样爆开。

言恒注意到她的动作,赶忙致歉:“很抱歉,我讲的全是心里话,是不是你感觉我很轻佻呢?我能纠正的。”

——在我心里,你是很最熟悉的人;而在你心里,我却像个路人。

她急忙招手:“沒有这回事儿。”

的确,他对她的心态一些亲密无间,可是,她并不反感。

由于那人是他,她一点也不抵触。

自此,言恒时常跑来秦家的钟表店,让秦佑雅教他修时钟。

爸爸出外工作中,祖父住院治疗后,钟表店基础是秦佑雅在清洗。青少年的来临,让仅有“滴嗒”响声的房间多了一些发火。

除去修时钟,他还会继续把素描本带回来绘画,或是教她做算术题,他如同一个只归属于她的好梦。

Scene 05

秦佑雅梳理好桌子的钟表配件,今日久违了地有些人来授权委托修手表。

一张宣传单落在眼前,言恒产生了美食展的广告宣传:“礼拜天我们去美食展吧。”

美食展有很多完全免费特色小吃,她咽了咽口水:“谁会一起报名参加?”

“沒有别人,就大家两个人。”

她看向言恒,这才发觉他右手撑在桌子,托着斜线幽美的下颚。相互的间距靠近,她能清晰看到他卷翘的眼睫毛,双眸透亮。

假如说她此时心动了,他是否会感觉她很浅薄呢?

“能够是能够,但我的性格没什么意思,如同酱油拌饭一样简易,与我一起没有什么好玩儿。”

言恒生气了:“是否谁那样说你?我替你揍他。”

并沒有谁那么说,是她自身妄下结论。秦佑雅赶忙转移话题:“大家早上九点在销售市场通道汇合。”

言恒想想想,赞成她的建议:“好,非同凡响。”

美食展在南销售市场举办,秦佑雅走下大巴,发觉有一个全身包得严实,戴着口罩也有棒球帽子的人朝她挥手。

她认为是啥可疑分子,正想置若罔闻,那个人反倒飞步朝她走过来。

“秦佑雅,就是我。”

她惊讶地问道:“言恒,你感冒发烧吗?”

“并不是,今日有很多同学们来参观考察美食展,难能可贵跟你出去一趟,我不愿意被她们打搅。”

秦佑雅禁不住坏笑:“你这副打扮比平常更引人注意怎么样。”

他清了清喉咙,朝她伸手:“人许多,当心渐行渐远。”不一她表态发言,他赶忙改口费,“要不你抓着我的衣服裤子衣摆?”

眼见巡查工作人员投来思考的眼光,她拉住他的外衣衣摆,举起绘有货摊布局图的宣传页,干劲十足地冲向人头攒动的销售市场通道——

“大家今日的总体目标是把全部货摊所有吃一遍,给油!”

本来是第一次拉着他下摆,她却感觉很是怀恋,鼻部一些酸酸的。

特色美食是好心态的最好金属催化剂,秦佑雅拉开肚子大吃特吃,言恒仅仅笑容着看她。

她将炸得金黄色松脆的猪肉丸子递到他嘴上,摘下他的防护口罩:“这一很好吃,你也尝一尝!”

“无需……”

言恒刚张开嘴巴,她早已将肉丸子塞入他口中,他烫得脸红通通,却又过意不去吐出来。

秦佑雅开怀大笑:“你该不容易是怕烫才不要吃吧?”见他一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她环顾四周,“那我们去吃凉菜。”

他清了清喉咙:“我不吃辣。”

“好,看一下有哪些货摊卖更辣又不烫的食材。”她拿过宣传单爱看货摊图,眼尾视线见到几个女孩历经,猛然眼睛发亮,“拥有!”

跟随秦佑雅立在序列终点,言恒一些无奈,他说既更辣又不烫的食材是……棉花糖,与他品牌形象彻底不符合的食材。

等商贩把棉花糖制成鲜花花束的样子,青少年接到来,拿给她,微笑璀璨。

“漂亮的小妹,送你一束玫瑰花。”

她害羞地接到花:“感谢。”

秦佑雅手执一大团棉花糖,跟言恒走在比肩接踵的街道社区上。迎头走过来几个同学们,青少年赶忙拉着他,躲进卖章鱼丸子的货摊后。

两个人的间距陡然拉进,她用棉花糖遮挡红通通的脸。

“言恒,我也想掌握大量你的事,你可以跟我说吗?你喜欢吃什么,喜爱什么样,下雨天喜爱撑伞還是穿雨披……不管多细微的事都能够。”

“我很喜欢咖喱,喜欢蓝色,下雨天喜爱撑伞,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知道的呢?”

自然有。她深吸气,勤奋确保响声不发抖:“你——”

振聋发聩的爆破声传出,随后,是错乱的嘶嘶声和哭泣声。

群体终点火花一片,宛如科幻电影里的动画特效界面,有些人高喊着“电缆线爆炸了,快逃!”大家互相互殴,磕磕绊绊地往这里逃来。

Scene 06

霎时间,场景错乱不堪入目。

言恒拉着秦佑雅回去走,人激荡来,棉花糖掉在地面上,被无数双靴子踩过。她顾不得痛惜,注意到马路边有一个小孩子在哭,赶忙关心地拉住他。

“小孩子,你干嘛呢?”

脱险中的过路人狠狠地撞了秦佑雅一把。她摔倒在泥泞不堪的路面,边上货摊的太阳伞撒落,她觉得眼前一黑。

预料中的痛苦并沒有传出,言恒替她遮挡砸落的太阳伞。秦佑雅背脊发寒,她见到一根断裂的伞骨扎入他的背部,他却牢牢地护着她和小孩子,一声不吭。

“你受伤了,得赶快解决创口。”

他朝秦佑雅挤压个微笑,尝试抚慰她的心态:“我没事,皮肉伤罢了。”

她们帮小孩子在错乱的群体中寻找父母,青少年面色更加惨白,秦佑雅赶忙扶着他。

她的手心触及大面积湿热黏腻的液體,取回手一看,手心赤红一片。

言恒穿的是黑色风衣,血渍并不显著,她注意到有血迹顺着他的外衣衣摆滴下,不由自主直冒冷汗。他伤得非常重。

她深吸气,逼迫自身平静下来,脑海中里只有一个想法:她不可以让言恒急事。

秦佑雅捏住怀表:“言恒,我有件事要对你说。”

“我明白你想说什么,你要用怀表的能量,将時间后退到一个小时前,对不对?”

秦佑雅心一紧,她应当没跟所有人提及过怀表的能量:“你怎么知道?”

“如果我说你忘了我六次,你坚信吗?”见她一脸茫然,他然后讲到,“你第一次跟我说怀表的事,是小学三年级时。

“那一天,我报名参加完大伯的丧礼,顺着河滩地走,一不小心把大伯交给我的机械手表掉进河中。

“我蹲在岸上啜泣时,你正好经过。你告诉我,你能把時间后退到一个小时前,让我想赶紧表,不必把它弄丢。就是这样,本应落入水中的表再一次返回我手上。”

高一新学期开学,在新班集体遇上她,他真是欢呼雀跃。去郊游时,他和她谈起当初的事,她却彻底不记得他。大巴陷入坍塌的地面后,她将時间后退,大伙儿才可以获救。

之后,他在车棚叫住她,跟他说了大巴安全事故产生时的事。不一会儿,停车棚没什么征兆地塌陷,造成好几名学员负伤,那一次也是她应用了怀表的能量,才让大伙儿免遭损害。

再之后,他在体育场馆遇上她,他告知她,他能预料停车棚产生的出现意外,实际上是由于她用了怀表的能量。她们碰到少年儿童溺水身亡,秦佑雅让時间后退到一个小时前,他才得到救下落水的小孩子。

……

她们联合过六次,还记得这种事的人,仅有他。

言恒的响声愈来愈孱弱,秦佑雅我终于明白,为何她好几回遇上言恒时,他都正好阻拦了出现意外产生。并不是他料事如神,只是他经历过产生安全事故的将来。

迄今才行,言恒说过得话,做了的行为,在她脑海中里迅速地回闪。

一瞬间,她搞清楚回来:他说道想掌握大量她的事,还说和她在一起很开心,是由于她对他来讲,是很非常的存有。如同在她内心,他也很非常。

湿热的水珠零散地滴下,她啜泣着问起:“为什么不尽早跟我说?为何要直到如今才让我明白,原来你那么关键。”那般,我不会就又会忘了你了没有?

言恒强颜欢笑:“佑雅,我告诉过您好几回,但是不起作用的。

“每每我要告诉你这些被你遗忘的记忆以后,都会产生安全事故,造成你迫不得已应用怀表的能量再一次回到从前。冥冥之中,好像有哪些能量在阻拦我要告诉你实情。”

怎么会那样……她勤奋回忆,她有忘了什么吗?

她想起来了。蒙尘的旧年记忆中,妈妈低头,将怀表给她戴之后,怜爱地轻拂幼年的她的面颊:“阿朵,你需要记牢,一旦应用了怀表的能量,做为成本,你将丧失一个小时的记忆力。这一个小时的记忆力是 务必的成本,肯定没法取回来,不管用哪种方式。”

也有一点,即便使用怀表的能量,也没法解救早已逝世的人。你假如要救一个人,务必在丧失他以前动手能力,决不可犹豫。

Scene 07

消防车救火的警报传遍长空,货摊紧靠成一片,火情迅速扩散,伤员数不胜数。

秦佑雅捏住怀表,她假如再迟疑,言恒很可能会出现生命威胁,到时即使有怀表也救不上他。

它是她肯定不得产生的事儿。

好像看透她的念头,言恒把握住她的手,合上怀表。

“如果如今用怀表的能量返回一个小时前,你又会忘掉我。你永远不知道,这因为你是多么的残酷的事。”

她们中间存有着没有人能超越的牵绊,但还记得的人,仅有他。

她可以随便明确提出应用怀表的能量回到从前,是由于她忘了他,忘了她们中间经历哪些承诺。不记得的人,不容易了解这种记忆力多关键。

“抱歉。”

她把抢救的义务所有丢给他们,压根不清楚,他有多躁动不安。

她也许能救全球,却只使他一个负伤,这对他不合理。

即使如此,她還是得回到从前。言恒受伤了,她务必维护他……她不愿再丧失一切重要的人。

“妈妈让我用怀表来维护重要的人。言恒,一件事而言,你就是哪个很重要的人。请你原谅我,除了,我没法借助所有人。”

青少年紧皱的眉梢伸展开,他的眼瞳里光亮在点燃,好像下完雨后云缝间蹦出来的太阳光。

“你那么说,我不会就无法拒绝吗?”他轻轻哀叹,“我们一起回到从前,阻拦发生爆炸,解救大伙儿吧。”

秦佑雅捏住怀表,即便她会忘掉,但他依然还记得,她要把如今心里的念头传递给他们。

“言恒,你因为你很重要,这一点始终始终不变。”

时间倒流前,掉入她眼里最终的界面,是言恒宽敞的肩部。

——我看不见你的小表情,是由于你牢牢地怀着我,这一相拥,下一秒的我却彻底不记得。

秦佑雅转过神来,察觉自己跟言恒在卖棉花糖的货摊前排长队。昨天晚上太过希望跟言恒来美食展,她彻底没睡好,精神实质一些恍惚之间。

忽然,言恒离去序列,大腰部向前走去。

她疑惑地跟上去:“怎么啦?”

“这一带的电缆线有安全风险,很可能引起发生爆炸,你可以给我一起找找哪有出现异常吗?”

换作是他人,大约会感觉是空穴来风,但秦佑雅亲眼看见过言恒阻拦了很多出现意外产生,她坚信他得话。

她顽皮地行了个礼:“遵命。”

四处熙熙攘攘,并没什么出现异常。

秦佑雅低下头脸嗅了嗅,发觉有塑胶点燃的异味。她迅速发觉一处烧烤店在烤食物时,明火烤到滑落路面的电缆线。她们提示了商家,又再次巡查。

青少年看过眼時间,本应产生的发生爆炸沒有产生。

她们成功了。

言恒精疲力竭,从此顾不上品牌形象,瘫倒在马路边。秦佑雅走回来,在他边上坐着,拿给他一颗糖。

“来,吃颗糖填补下精力。”

言恒接到糖,一些搞笑:“你真厉害,闻一闻就了解电缆线烧糊了。”

她得意扬扬:“自然,我的鼻部比狗鼻子还灵。”

尽管她又忘记了很重要的事,但他因而对她多了点掌握,这是否算好事儿呢?

“言恒,你也来了吗?”

有经过的同学们发觉言恒,笑容满面地围过来。

秦佑雅发觉言恒在看她,赶忙识相地说:“你来跟她们玩吧,我一个人逛就可以了。”言恒和她一起仿佛并不高兴,都怪她太乏味。

言恒沒有同意,他垂挂头,她又丝毫没有留情地拉开他了。

他如同走动于荒漠的旅者,遇上如空中楼阁的她,他勤奋地一次次挨近她,她却一直在近在咫尺的一瞬间,再度望尘莫及。

她们中间间隔一个小时的咫尺天涯,好像今生没法到达。

他真的累了:“我还有事,先回去。”

秦佑雅立在原地不动,目送青少年的影子像一尾鱼群隐入海底,鼻部陡然酸酸的。

言恒一定是生气了,她如果能信心地讲出心里话,让他人不必来打搅她们,该有多么好。

Scene 08

美食展之旅后,言恒已不来找她。

秦佑雅独自一人坐着清冷的钟表店,听着时钟“嘀嗒嘀嗒”地踏过,眼下闪过出青少年笑容时如圆月弯起的眉目,只感觉呼吸困难。

她庸庸碌碌地清洁卫生,发觉桌底有一个用透明胶带贴紧的信封袋。

信封袋里是她的肖像,是言恒画的。以前见他把素描本带回来,她问起画什么,他神密地说之后再告知她。

她见到面纸正下方用签字笔写的,笔迹淡得快消退的一句话:你是近在眼前的空中楼阁。

近期彻底见不上言恒,她细细地回忆她们的往日,发觉她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客观事实。

秦佑雅顾不得低落,她拨打言恒的电話:“你在哪?”

“我在马路边做志愿者,有事吗?”

“沒有,忽然特想见你一面而已。”她总在等他走过来,但此次,她想勤奋去挨近他。

他踟蹰一会儿,轻轻说:“那么你回来吧。”

秦佑雅赶来车流量聚集的十字路口。言恒衣着青年志愿者服,两手挥动着小旗帜,面带微笑地正确引导非机动车横穿马路。

总算直到他歇息,青少年朝她走过来。他的流海被风的手指头拨得杂乱,双眸波光潋滟,宛如两汪恬静的山泉水。

他在她眼前停住,突然问:“你觉得,假如做一件事不断栽跟头,每每即将取得成功时,都会碰到阻碍功亏一篑,是否舍弃更强?”

秦佑雅没预料到看起来无坚不摧的言恒也会不成功,依据他得话,還是不止一次不成功。

她认真地剖析道:“你一次次试着,明知道会栽跟头却還是不愿舍弃,难道说并不是由于你喜欢吗?喜爱就需要坚持不懈,或许下一次就成功了。”

“喀嚓。”

轻度的碎裂声在头上传来,言恒发觉,弥漫着他很久的伤痛,一瞬间好像深灰色玻璃灯罩破裂,外露被遮掩很久的蔚蓝天空。

光辉满满的全球里,站着她。

——对啊,正因为喜欢你,.我不愿舍弃。

他朝她吹拂笑容:“嗯,我喜欢。我不想舍弃的,感谢你。”

“我也喜欢你。”

秦佑雅随口说出,才发觉她竟然错把言恒得话听成是“我好喜欢你”。脑海中里好像有一壶水煮沸了,她正焦虑不安得结结巴巴,言恒早已首先向前走去。

“我早已知道。”

她一些难以想象,赶忙紧跟他的脚步:“你何时了解的?”她的思绪有那麼显著吗?

“信息保密。”

此时你近在身畔,.我恍若隔世觉悟:即使你忘了一部分和我相关的记忆力,那又怎样?大家也有很多关键的追忆,谁也夺不动。

你是极其温柔的人,狠不下心见到他人遭受悲剧。将来,你仍然会为降低这世界的忧伤而奔忙,我将变成你始终的伙伴。

我深深地喜爱的,更是那样的你。

本文标签: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逝水流年》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本文链接:咫尺有海市 - 逝水流年 - 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http://www.2wangzhuan.cn/?post=8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