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饭之交 - 逝水流年 - 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内容
  • 相关

饭饭之交

文/甜杏仁一勺

1

我与程先生是在一个约饭群内了解的。

针对日常生活在大都市的高龄单身吃客青年人来讲,除开单身男女难题,较难处理的也许便是用餐的事了。在家做饭耗时费力,菜少了不足吃,菜多了没有食欲。找个朋友去请客吃饭,周边的好闺蜜永远都在减肥瘦身。一个人出来吃否,又常常碰到中途去趟卫生间菜盘就被拿走这类尴尬的事。因此,我打算找一个饭搭子。

恰好见到一个称为能够处理一切住房问题的本地约饭群,我就去里边碰碰运气。

群的名字很复古时尚,叫“食之味”,但更复古时尚的是qq群管理们的头像图片和呢称,大面积的莲花与蓝天白云,最少有十个人叫“开阔天空”。我素来大大咧咧,认为它是忽然兴起的某类热潮,就没如何在乎。

刚入群就见到大伙儿在热情探讨做菜方法,要来是对特色美食拥有 明显爱好的一群人。我禁不住欣喜,寻找机构了。仅仅群内氛围有点儿怪异,大伙儿总喜爱携带哪个耐人寻味的微笑表情。

“你这家常小菜烧得不错啊。”

“没有没有,是你做的好,下一次一定回来尝一尝。”

我还在群内深潜了好几天,总算选准机会刚开始公布约饭信息内容。“各位朋友们,夜里海底捞火锅有木有要走一走的?”“冬季不要吃肉蟹煲,和闲鱼有什么不同,大伙说对不对?”

我认为我的心态非常诚挚,殊不知没有什么人理睬我。难道说由于冬天来了,大家都不愿意外出?直至有一天我还在群内了解一家拆迁了的餐馆的信息内容时,才接到一个全名是“岁月如茶”的群员的私信。

他:哪家店搬来到一个一些偏远的地区,我恰好要去那用餐,你能与我一起去。

我:你是头一个与我约饭的,真有眼光。

他:我认为你很有可能有哪些误会,这一群是大家烹饪技术发烧友研究会的,绝大多数全是中老年,约饭的意思是一起煮饭而不是一起吃饭。

我:啊?

他:并且我认为你能把头像图片和呢称略微改动一下。

由于以前总被别人搔扰,我也把呢称改为了“加我QQ看美羊羊洗澡”,头像图片是一个吃着韩式炸鸡的油腻大叔,自那以后果真再也不会被搔扰过。

我居然顶着那样的呢称和头像图片,在一个中老年人研究会里故作高深了一星期。我颤颤巍巍地返回群内发信息:“叔叔阿姨好,过意不去错加群了,打搅各位了。”

“没事儿,年青人很有青春活力哦。”

2

那一天,我赶到承诺好的街口,远远地见到一个穿大裤衩的大爷在那里等待,他拿着个极大地搪瓷缸子坐着小马扎上,颇一些“岁月如茶”的诗意。

我跑以往:“你好,您便是‘岁月如茶’吗?”

“什么茶?”老大爷有点儿耳背。

“QQ群!岁月如茶!”我又反复了一遍。

“哦,你加我QQ也不起作用,我不会卖茶叶。”

“我还在这里!”身后忽然传出一个柔和的男音,我一转头,竟然个嫩白的青年人,正抿嘴笑容,“你找的是我啊?”

“你是‘岁月如茶’?”

“嗯。你就是呃……‘加我QQ看美羊羊洗澡’吧。”

“嗯。”

那家小馆子果真很偏远,弯弯绕绕,离开了十多分钟才寻找。我边走边和他搭讪,我尽管大大咧咧,确是盆友中最能激发氛围的,不一会儿就获得了有关“岁月如茶”的很多信息内容。

他姓沈,在周边一家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中。程先生好了话不多说,带著一股与相貌不符合的稳重感,融合大家哪个约饭群的年龄结构,我禁不住提问:“过意不去,我想问一下您多大了呀?”

“27。”

原来是个“退休干部”。就座以后我也等待服务生上莱单,却一拖再拖看不到有些人来,程先生看我笑,“以前没搬的情况下也没来过?”

“听闻过,还真不来过。”

“她们家没莱单,想吃啥直接说就可以了。”

“那么你点吧!”

他朝我眨眨眼,“那么我让老总帮助点了--仅有主厨才知道自己做的哪家常小菜最美味。”

老总让我们到了三菜一汤,红烧鸡腿、蒜泥油麦菜、酸辣土豆丝和一碗鸡蛋汤。菜很一般,可吃起來却美得不可方物。

鸡翅历经髙压烧煮,皮香肉烂,轻轻地一撕便可出骨。小青菜新鮮香甜,大约由于不久断生就出了锅,看起来分外脆爽。炒土豆丝香辣度恰好。鸡蛋汤用材很大,几块葱郁漂在上边,往下一捞,还可带出小小虾米音乐。

我差点儿把嘴巴必须吞进去。

“美味吧?”程先生笑眯眯地说,“实际上这座大城市里有很多美味的,有许多 藏在犄角旮旯里,在网上都找不着。但是还行,我明白许多 。”

我猛然来啦精神实质,“那么你带我一起去吃否?”话一出入口,我也感觉一些暖味的氛围在周边奔涌,赶忙补了一句,“两人一起吃得话,就可以多一点一些。”

他好像没注意到这种,低下头抚弄着自身碗里的菜,“好呀。”

不得不承认,食材是提高人们情感的一剂灵丹妙药。那一顿饭吃了后的头二天,我都会腼腆地问道:“程先生,今夜有时间吗?比不上一起下一个饭馆?”

他也一样腼腆地回应:“有时间的,叶小妹,××道上有间店很非常好。”

碰面时,我用心补了妆,他把秀发梳得一丝不苟,2个人像图片报名参加宴会的社会名流。

没过多久,会话就变成了:“小沈啊,走一走。”“小葉,走一走。”妆就无须补了,环境整洁就可以了,真实身份阶级也成功坠落,从社会名流变回上班族青年人两颗。

发展趋势到最终,只剩余很简单两字--“吃”“走”。此刻,顺手扯件外安全套上就能外出。不要说路边小吃了,就算是马路边的野果子,大家都是慢下来科学研究一下究竟能不能吃、怎么样吃。

心有灵犀简直个奇妙的物品,它是沟通交流造成的成效,但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它又减少了彼此必须沟通交流的時间。

3

做为一个规范的吃客,是我个独特的工作能力--能还记得由小到大教材里出現的各种各样食材:《孔乙己》中的茴香豆、《我的叔叔于勒》里的杜蛎、《高邮的鸭蛋》里出油的松花蛋、《金色的鱼钩》里老班长做的鱼头汤……

有一天一起吃火锅,我与程先生提到这种,想不到他也都还记得。谈起这种时,他的微笑璀璨无比,晃得我盐水毛豆不去壳就放入了口中。

我询问他怎么会在哪个中老年人烹饪技术群内。他说道由于一个人住,必须提高一下烹饪技术。恰好住宅小区活动板上贴到了一张通告,说有烹饪技术交流学习,他便进了群,之后才发觉全是中老年。

原本想退出群聊,可里边的氛围特别好,叔叔阿姨们都非常友善,也就留了出来。“实际上她们许多全是留守老人,挺孤独的。”程先生说。

以便融进群内的气氛,他还专业改了呢称。我高兴得前俯后仰:“那么你以前叫什么名字?”

他迟疑了一会儿,才说:“我以前叫‘嘴馋的小西几’。”哈,想不到那么眉目清秀的一个人,还挺萌的。

几个月后,约饭群机构了一场线下推广活动,程先生问我想不必和他一起去。我实际上颇一些难堪,一来在群内有过糗,二来实际上還是不太融入和老人们待在一起。

“叔叔阿姨都很好讲话,你如果过意不去,一切就都交到我。”听见程先生的这话,.我点了头。

聚会地点在一个住宅小区的文化活动中心,好多个叔叔阿姨正在厨房里如火如荼地做着饭,此外一些坐着椅子上嗑着葵瓜子,找我聊鸡毛蒜皮。我与程先生一进门处,她们就激情地迎了上去,起先拍一拍程先生的肩部,再扫视扫视我。

“小沈啊,这是你女友吗?”

“啊,她便是群内的‘加QQ看美羊羊洗澡’。”

“小女孩那么好看怎么叫那么个姓名?”

我:……

我也说我不该来的。还行,叔叔阿姨们的专注力不一会儿就迁移到其他地方了。

我长舒一口气,低下头难堪地坐着桌椅上看手机,肩部却被程先生轻轻地拍了一下。他不晓得从哪里找了个桔子,早已剥好啦皮,帮我递过一大半。“让你,非常甜。”

由于叔叔阿姨们的坚持不懈,餐厅厨房变成她们的“国防必争之地”。那一天,我没能品尝到程先生做饭做的菜,只能自告奋勇和他一起承揽了洗碗的每日任务。

“完后,我还在她们眼中始终是‘加QQ看美羊羊洗澡’了。”我埋怨,“你为什么不否定呢?”

他沒有终止手里的工作中,缓缓的说:“由于她们在问,是不是你我女朋友……我不愿意否定。”

“唉?”我愣了一会儿才意识到他的含意,禁不住抬头看他。他正用心刷着碗。直至手上的碗刷完,他才擦干手,掉转头看来我。他的上眼睑略微松驰,眼睫毛一闪一闪的,刚擦干净的手好像也无处置放。

“叶小妹,你能做我女朋友吗?”老半天他才犹豫不决地讲出了这话。

“抱歉……”

“没事儿。”他眼中的光快速黯淡出来。

“不是不是,即然你没有否定,那么就请叫我‘加QQ看美羊羊洗澡’,别叫叶小妹了。”也没有憋住,“扑哧”笑出了声。

和程先生处对象,真实要我觉得到甜美的,并并不是逛街购物、看电视剧这些基本新项目,只是两人一起煮饭、用餐的岁月。

南方天气又湿又冷,大家颤颤巍巍地拎着食物返回程先生租房子住的公寓楼里。绝大多数時间全是他做饭,我则怀着平板电脑在屋子里看综艺节目,等候着香气从餐厅厨房传过来,直至腹部和煲汤的锅一样,刚开始“咕噜噜”地叫。每到这个时候,优越感就兴高采烈地涌入了心室,挤得满满登登。

吃过饭我主动地去刷碗,但程先生都会回来帮助,他比我利索很多,刷完自身这份便来抢我的。我毫不客气地说:“你那么喜爱煮饭,还喜爱洗碗,那么我做什么?”“你承担吃。”他一本正经地说。

整理结束,两人便偎依在沙发上看电视剧。厨房里已没了油烟,大客厅的落地玻璃窗正对窗前的灯火万家。卧槽在他肩上,看见他脸部的光环,突然感觉,全部的烟火人间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有一次他在异地公出,发来来一张图片,是那座大城市知名的特色美食。“看起来狠狠搓哦。”我很激动。

他忧虑地说:“现在我见到美味的,第一反应都并不是吞掉它了。”

“啊?是不是你得了肠胃病?”

“见到这种,我最先想起的便是共享让你。”

那应当并不是肠胃病,是相思病,并且这病还会继续感染。

过年时,程先生与我去看电影,我边喝奶茶边对他抓耳挠腮:“就是我的什么呀?”

他想想想:“之交吧。”

好呀,处对象时叫别人小胖妹,如今已变为酒肉朋友了。刚刚想伸出手掐他,他就把握住了我手:“是吃饭的饭。”

“意思是常常一起吃饭咯,也算切合。”

他摆摆手,眼中满是溫柔的笑靥:“早餐、午餐、晚餐,每一顿饭,都不愿错过你。”(完)

本文标签: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逝水流年》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本文链接:饭饭之交 - 逝水流年 - 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http://www.2wangzhuan.cn/?post=9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