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无所有 - 逝水流年 - 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内容
  • 相关

江南无所有

文/绿亦歌

一九九七年的春季,太宁河边的樱花开了。

搬家服务公司的大货车一辆然后一辆,在盛开迎春花的独栋别墅宅院外停了出来。我迫不及待地拉开汽车车门,蹿下来,立在新房的大门口左顾右盼。我衣着七层蕾丝边的淡粉色长袖连衣裙,由于太过激动。拎着纱摆放在正门口一圈一圈地转动。

十几秒后,我眼冒霞光,晕得一塌糊涂。我跌跌撞撞地慢下来,觉得眼下出現一道阴影,我与往者撞了个怀着,两人一起跌倒在地。

我捂住自身的脑壳晃了晃,保持清醒了一点,认清眼下一样跌倒在地的男孩儿,怡然自得跟鬼一样的肌肤,衣着白色衬衣。他站站起,摸了摸膝关节上的尘土。

“喂,”我坐着地面上,两腿一蹬,“快拉我一把。”

他左右扫视了我一眼,眼光滞留在我水嫩的公主裙子上,想说又不敢说,最终不情愿地伸手。我用劲拽了他一把,总算才从地面上站立起来,随后我遮挡他:“喂,你是谁呀?干什么的?在我大门口偷偷摸摸的干啥?”

男孩儿难以置信地看过我一眼,反复道:“家里?”

“对呀。”我引以为豪地抬了抬下颌,“从今天开始这里便是我们家了,很大吧?好看吧?羡慕嫉妒吧?妒忌吧?”

它用看智力障碍的目光看着我,随后眼神呆滞地说:“放开手。“

我狠狠地扯起他的胳膊,连哭带喊:“来人啊,来人啊,有窃贼!”

他慢下来,瞠目结舌地看我。

三分钟后,我的爸爸妈妈才总算姗姗而来。我妈妈抚着前额向前打开了我:“莫莫,放开手,聪明。”

“他偷我家物品!”我讲,“就是他!”

我爸爸拎起我的领口将我扔到一旁,看不上地说:“自取其辱。”

我妈妈指了指对门的大门口,对我说:“那才算是我家,快给他人致歉。”

七岁的我,自高自大地给了他一个高贵的嘲讽:“小白脸儿。”

江鸱说说嘴皮,嗤笑:“花孔雀。”

我与江鸱在同一天搬进了新房子,两幢独栋别墅门对。我俩的卧室阳台冲着生活阳台,大家透着窗子见到相互的脸,不谋而合地干了一個恶心呕吐的小表情,随后一起“哗啦哗啦”一声拉上窗帘布,再“砰”的一声关了门。“吧嗒”关了灯。

这日正逢春分,春回大地,莺飞草长。

“气死我了。”

我拉着褥子角,发火地在心里谩骂江鸱,惦记着惦记着居然睡觉了。

太宁湖在宁市的市区位于数千年,河边的两幢独栋别墅部位极佳,看得清落日和湖光山色粼粼。

听闻这儿故时住过一代大将、一朝文臣,之后朝代更替,史籍也查不出她们的身后之事。这两幢旧屋多次浮沉,军伐错乱时住过民国时期夫人,也住过权臣少帥。再之后她们的子孙后代远赴国外在远在他乡投身出来,这两幢房屋便逐渐被别人忘却,门口长了杂草,热血传奇伴随着年月一起退色,孤零零地对视了这么多年。

我与江鸱便是在这儿相逢。一天天长大了,渡过了大家最美的时候。

母亲教我朗读古诗,我晃脑,有意大声地对着对门喊:“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对门的江鸱耸耸肩:“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我呸!

那时候幼年,愚昧得理所应当。江南地区有多么好,春季有多漂亮,大家压根不清楚。

平心而论,我与江鸱中间。除开我很黑他很白之外,实际上有很多相同点。

他从六岁刚开始弹琴,我早他一岁,五岁刚开始拉小提琴,我妈妈是中国著名的作曲家,师从于他的姥姥。他比我早出世三天,逼着我的名字叫他师哥,我却坚持不懈说我是学姐。大家每一次碰面都是因而暴打,我施展“九阴白骨爪”把他抓得头破血流,随后一转眼就哭着跑到他的爸爸眼前,怀着他那整烫得挺直的西裤失声痛哭:“江鸱哥哥打我!”

江鸱不清楚被他爸爸痛揍过几回,还常被惩罚清扫独栋别墅外的街道社区。秋季的情况下樱花叶落了一地,他总算将他们扫成一堆,我“一二、一二”地踏着正步从上边踩以往。又将叶片踢得四处飞舞。

有时候我俩也是有调解的情况下,每日晚上八点。是我与江鸱的学琴時间。我囫囵吞枣地吃了晚餐,将木筷和碗朝脑后一扔,“叮叮咚咚”地跑上楼梯,“呜”一声拉响小提琴。而下一秒,对门便会传来绵长的电子琴声。就好像心知肚明的暗语,我低着头看见谱子,咧开嘴笑。

拥有江鸱的守候,每一个夜里都越来越光辉灿烂,我还在钟声中遨游,感觉能够伴着他们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我的妈妈十分地喜爱江鸱,每日必须斥责我:“在别人江鸱眼前留意点品牌形象,进食要少食多餐,不必没大没小地叫个不停,秀发要编写成小辫子才漂亮。“

“才不必呢,我干啥要以便江鸱哪个小白脸儿改变现状。”我毫不在意地说。

我妈妈万般无奈地摆头:“臭丫头,之后你能后悔莫及的。”

1998年的最后一天,一全部新世纪的欢歌笑语与泪水,在我与江鸱的魔音二重奏下宣布完毕。远方的烟火一阵阵一跃而起,在水面的交映下愈发漂亮,绚丽绚丽,吓醒了藏在地底的一切众生。

春季就需要到来了。我与江鸱到了同一所中学。依照个子排列,我坐第一排,他坐最终一排。我倾国倾城,刚进院校就被男孩子们众星拱月地誉为小公主,也有高学段的师兄来课室大门口堵我。她们恰好遮挡了江鸱的路,他拉了拉背包背带:“不便让一让。”

师兄瞟了他一眼:“臭小子,你帮我把莫莫叫出来。”

江鸱掉转头,刮起眼睑看向我,随后眼神呆滞地说:“還是就这样吧,她看来更要想解考卷上的那道算术题。”

“少废话!你是谁呀?与你有什么关系?”

江鸱似笑非笑地说:“还真有点儿关联,这位半小时忘记了一道不等式的丑丫头就是我妈帮我钦定的儿媳。”

“扑腾”一声,我摔了个四脚朝天。

而江鸱不清楚离开了哪些狗运,竟然有很多女孩吃他那小白脸儿的一套,无论他走到哪里,都能造成一大片狂叫,就连教导主任都对他非常包容。我走到女厕所,听见两个女生低声细语:“不久江鸱在偷看你哎!还想说又不敢说了大半天!脸都红了!他毫无疑问对你有感觉!你那麼好看!”

此外一个女生用嗲嗲的台湾腔回道:“沒有啦,但是好奇怪哦,我每日都是在教室大门口碰到他。说起来还蛮巧的。”

“肯定是专业来看的啦!不必不承认了!”

我往浴室镜子里瞄了一眼“说起来还蛮巧的”。嗤笑着说:“我想他刚刚的确是在看着你,也的确有话要跟你说……”

我对着已经抹唇膏的他们璀璨一笑:“你——裙——摆——扎———进——内——裤——里——了。”

我与江鸱把人生道路过得昂首挺胸,任何人都了解哪个一天到晚身背小提琴的女生和哪个电子琴弹得非常好的男孩子。院校每一年的庆祝晚会一定是我俩重点,一起演奏《献给爱丽丝》,精妙绝伦,每个人都喜爱。

我妈妈的朋友安娜专家教授曾听过我的弹奏,不断夸赞,这件事情还到了巴黎的报刊。十四岁的奇才大提琴手,就连北京市的合唱团也向我抛出橄榄枝。新闻媒体新闻记者差点儿抠破课室的门。我的朋友们都变成我的头号粉丝,想尽办法找我想签字,各个都以了解我来为荣。我就用傲慢的语调对江鸱讲:“这些人压根不清楚小提琴是啥,音乐是什么。”

那时我实际上并不了解。小提琴一件事而言到底代表着哪些。

我十五岁生辰的情况下。我最喜欢的纽约交响乐队去香港表演。那就是她们这些年初次赶到我国。江鸱买来二张VIP票赠给我做为生日礼品。

“江鸱,”我讲,“我们私奔吧。”

江鸱那时候已经翻谱子。手里一用劲,笔头割破了纸。他瞠目结舌地掉转头看着我:“莫莫。你发什么疯!”

“走嘛,跟她们一起得话也是那一套,购物购物买东西。好无聊哦。听闻中国香港的车仔面很好吃,我的妈妈毫无疑问不许我吃。”

“他妈知道毫无疑问会掐死你。”

“因此 你带我一起去啊,”我理所应当地说,“那样便是他妈掐死你而不是我妈妈勒死我了。”

江鸱一脸无可奈何。我们在傍晚时落地式,飞机翼歪斜,落日给云彩镶上一层溫柔的鲜红色,随后逐渐散掉。

江鸱带我一起去维多利亚港边最大的屋顶吃晚餐,这儿要提早两月预定坐位。牛扒放到炉子上渐渐地烤,我与江鸱零距离坐下来。头上是全透明的夹层玻璃,尽管看不到星辰,但灯光效果歪斜出来,也算作绚丽多彩。

我抬起头凝望江鸱,他背后便是灿烂的维多利亚港,集聚了一片人。他看上去是那般俊秀,一双黑暗的眼,如同不属于这儿,不属于所有人。

大家边上那桌的女孩忽地传出意外惊喜的狂叫。我掉转头去。见到衣着燕尾服的服务生推上去五层的生日蛋糕,也有极大的玫瑰花束。而女孩对门的男孩子单膝下跪,举着钻戒虔心说:“Marry me”

女孩眼中含泪水,扑向深爱的人。我取回羡慕嫉妒的眼光,小声说:“如果之后有些人那样向我浪漫求婚。我一定不容易同意。”

江鸱皮笑肉不笑地斜睨我,好像看透了我的心口不一:“那要如何你才肯同意?”

我想了想,冲他呕吐伸舌头:“假如目标就是你得话,我是怎么也不会同意的。哈哈哈哈哈!”

“但是……”我有意变长了颤音,“假如你肯弹琴帮我听得话,我倒是能够考虑一下。要非常大的舞臺,备受关注、闪闪发亮的那类。”

江鸱用叉子戳起一块牛扒,准确地塞入我的口中,嗤笑道:“别作梦了。”

我白了他一眼,眼光再次滞留在身边那对恋人的身上,又期待又缺憾地说:“遗憾少了一点哪些。”

实际少了哪些,也没有说。

却看到江鸱擦了擦嘴,站站起,来到饭店中间的电子琴前,冲着那对 年青的情侣说:“假如不嫌弃得话,请允许我献丑一曲。”

他坐着电子琴前,我迷着双眼,见到他的眼睫毛在脸部投下黑影。他笑容着伸手,按住第一个音乐符号,是《梦中的婚礼》。我闭上眼,手指头跟随歌曲悦动。实际少了哪些。也没有说。可是他知道。

一曲完毕,整场掌声如雷,每一个人都笑容地看见江鸱。

被浪漫求婚的女孩怀着鲜花花束向前,紧抱他,说:“感谢,帅小伙,你之后一定会有一个美丽的新娘。”

选普通高中的情况下,我一意孤行要去四中念书。

由于那就是一所寄宿制学校,周六才可以放假回家。十几岁的情况下不明白什么是随意,感觉离开爸爸妈妈的庇佑便是随意了。江鸱本来早已取得了当地一所私立学校的入学通知书。他耸耸肩,把入学通知书扔进垃圾箱:“我们一起略。”

见江鸱那样沿着我,我的爸爸妈妈也不太好再抵制,一脸无可奈何地说:“那么就摆脱你照料她了。”

我门把放到身后。悄悄冲江鸱比了一个“V”。之后很数次我都会想,如果当初并不是由于我骄纵一定要去四中,江鸱是否就不容易遇上程菁菁,那人生之路,也不会落个那般荒诞的结果。

说绝不后悔是假的,但是人生道路的江河中,他都会碰到李青青、徐青青……他都会遇上其他什么样的人。只遗憾并不是我。

程菁菁就在四中上的中学,是升到生。普通高中入校的第一天。就有些人指向我与江鸱说:“程菁菁,你不是喜爱弹琴吗?见到别人江鸱没?那般的优秀人才配弹琴。”

“也有别人莫莫,女王应该是哪个样,都不拿浴室镜子照照自身。”

我沿着大伙儿讽刺的眼光看以往,哪个叫程菁菁的女生拥有 普普通通平淡无奇的一张脸,一个人孤零零地坐着课室最终一排的坐位上。可她全都没讲过,仅仅别过度去看见窗前。我也不知道大伙儿怎么会反感程菁菁,仿佛青春发育期便是那般,都会有一些人无缘无故地不被喜爱。

好久好久之后.我了解,那些人往往反感程菁菁。并并不是由于她做不对哪些。

只是由于钦佩。钦佩她十年如一日地勤奋,羡慕嫉妒她能寻找自身喜爱的事儿,而且不管不顾任何人的冷言冷语,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它。

当他人还懵懂无知地立在人生道路的十字路口时,她早已手执巨斧,一往无前。

妒忌能吞食一个人,谁人能防止?

“我认为她还蛮可伶的,”我一边吃着冰淇淋一边说,“都那麼拼了命学了,考试成绩還是不太好,看起来也不好看,又性格孤僻,老是被人欺负。没钱买钢琴,每一次只有来音乐教室训练,听闻她每日五点就需要醒来。”

江鸱慢下来,看过我一眼,说:“莫莫,别随意说他人可伶。”

“老天爷同情一切众生,人人生而平等。没什么可伶不可伶的。”江鸱认真地说,“我认为她那般挺不错的,每一个人都是有发亮的地区,仅仅许多不以别人孰知而已。”

“知道,”我撇了撅嘴,“你干啥那么严肃认真?”

“我都挺喜爱她的,”他说道,“她电子琴弹得非常好,还有机会回来听一听,她就是我遇上过的最有天赋的人,有才气的人自身便是被老天爷垂青的。怎么可能可伶。”

我低着头。看见地面上我俩的身影,心态不佳地说:“哦。”

离开了两步。我还是狂妄自大,恶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喂,因为我有啊。我的小提琴也拉得非常好!你为什么就沒有夸赞过我!因为我很有天赋。很有才气啊!重色轻友!”

“发脾气了没有?”江鸱嘻嘻哈哈地冲我眨眨眼。“你也有脸说,《第五号大提琴奏鸣曲》学好了没有?”

“你咧?《降E大调夜曲》又会了没有?”

我与江鸱冲相互干了一个鬼脸,我讲:“你等着,我毫无疑问比你先学好。”

他有气无力地“哼”了一声。

忽然,不知道从哪里冲破一只巨型犬,“汪汪汪”地狂叫着向大家冲来。把我吓得灰飞烟灭,“啊啊啊啊啊啊”地狂叫着,躲进江鸱背后,牢牢地抓着他的肩部。一时间,成条大街上充满了一人一狗的喊叫声。

随后我眼巴巴看见那只大狗目不斜视地从我眼前飞奔而过。我还厉声惨叫成那般了,它居然连视线也没有赏给我一下。

江鸱高兴得直不站起。斜视看着我:“前途哟,就你那样还想拉《第五号大提琴鸣奏曲》?别给贝多芬丢人了可不可以。”

我踮起脚,用两手扯他的脸,将它向上下两侧用劲打开,威协江鸱:“你再聊,再聊我掐死你!”

我与江鸱一路有说有笑回家了,天色逐渐暗出来,大家的身影隐隐约约重合在一起。我使了一个当心机,悄悄伸手,放到他的胳膊后边,那样看上去就好像手挽手。来到大门口,大家同以往一样跟另一方说“明天再见”。它是我最喜欢的三个字,由于那时候的我与江鸱也有很多很多个明日。道路路灯闪烁,我想了想,说:“江鸱,你清楚吗?我还是感觉她很可伶。由于我比她好运。”

我比程菁菁好运,由于是我江鸱。

由于有江鸱,因此 人生之路一直全是光亮的。不管何时侧过度去,都能见到他就在我身边,和我结伴而行。江鸱淡淡笑道,伸手拍我的头:“好了,那么就约好啦。”

承诺好啦,要一起走下来。

难以避免的是,江鸱和程菁菁越走越近。

江鸱喜爱坐最终一排的部位,教师便让和我程菁菁坐同学。她们中间有很多相互的话题讨论。有一天授课,教师背过身去做作业,程菁菁忽地笑说话来。

那是我第一次听见程菁菁的欢笑声,任何人都掉转头去,就见到江鸱满脸通红地捂着程菁菁的嘴。教师暴跳如雷,声色俱厉道:“江鸱、程菁菁,大家帮我出来。”

江鸱站站起,程菁菁拿着书跟在他身后处,她们一起摆脱课室。

班里有一瞬間的静寂,随后任何人不谋而合地将眼光落在我的身上。我眼神呆滞地低着头,装作一片空白产生,认真地做作业。

哪个礼拜天,在回家路上,我对着江鸱发过非常大的火。

“我不在乎!”我讲,“你立誓,你从此不和程菁菁讲话,从此不和她一起弹钢琴。”

江鸱一些万般无奈:“莫莫,你不能那样。”

“为何?”我讲。

“莫莫,”他说道,“你早已十七岁了。应当听话一点、完善一点,全球并不是围住你一个人转的。莫莫,假如你如今不可以搞清楚这一点,往后面的人生道路会吃苦耐劳的。”

我难以置信地看见他。看见哪个以前将入学通知书扔进垃圾箱,放任地说“我们一起咯”的男孩儿。那一刻,我认为有哪些在心里粉碎,我怅然若失,却不知道该怎样吐出来。

我不知道到底怎样才算作完善听话,但假如长大了的成本是丧失江鸱。我宁愿一辈子被关进那栋房屋里,拉开窗子,就能见到对门的他。

事儿产生的那一天,是个艳阳高照的春天。由于气温太好,老师带著我们去会堂,说成要放电影让我们看。就在大家端着椅子,不久到达会堂的情况下,地面猛然发抖起來。地震灾害产生得太过忽然,全部会堂里乱成一团,任何人都不怕死地往出入口跑。我坐着最前座。被背后的椅子摔倒,全部人跌倒在地面上。四中是百年老字号校。房屋建筑都破旧,会堂的整块墙塌陷出来。我恰好站站起,周边的人传出极大的嘶嘶声。

吊顶天花板砸出来的那一瞬间,我侧过度,见到远方的江鸱牢牢地紧抱身旁的程菁菁,出入口的光落在她们的身上,看上去是那般模糊不清。

我是被消防队员从废区里挖到的,我立即护着了头顶部,沒有遭受哪些致命性的损害。也更是由于那样,我的手指头被落下来的石头砸中了。爸爸妈妈为我换了很多家医院门诊,获得的回应全是:即使康复治疗。也不太可能像过去一样灵巧了。我坐着医院病床上听有人说确诊結果,很久才反映回来,原先她们真实的意思是——我不能再拉小提琴了。

我拒绝了任何人的看望病人,江鸱每天都来,我只恶狠狠说:“滚。”

最好是笑的是程菁菁居然也看来我。我仅是想起她的姓名都禁不住反胃。住在医院门诊的晚上,我每晚都不愿入眠。对妈妈假称失眠症,实际上并并不是。仅仅由于我一闭上眼,便会想起地震灾害产生的那一天,躲在江鸱怀里的人居然是她。

为何?!我折磨似地一遍遍想起那一天,头上的吊顶天花板落下,而他居然眼巴巴地看见它砸向我。

江鸱,你怎么懂得?

住院回学校的那一天,我衣着十分值钱的长裙,还刻意涂了淡粉色的口红,镜中的我美的就好像天使之。但是当我们迈入课室的那一刻,大伙儿深陷缄默,任何人都向我投去怜悯的眼光,随后装作满不在乎地再次刚刚的话题讨论,也有人积极帮我问好:“莫莫,赶紧来。”

她们勤奋掩盖自身心里的好奇心,每一个人都提心吊胆地历经我身旁,想明确我到底受了多种的伤。她们一遍满地踏过、踏过、踏过。

授课前五分钟,江鸱出現在教室大门口,任何人的眼光在我俩,也有程菁菁的的身上彷徨。我受不了这些可伶的眼光。她们到底在可伶我什么?是可伶我的手指受伤,从此没法拉小提琴?還是可伶我的心上人,在最风险的那一刻,挑选了维护他人?江鸱深吸一口气,拉住我手。将我拉出课室。

走到一棵樱花树下,我恶狠狠说:“放开手。”

他看我,说:“莫莫,抱歉。”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江鸱说抱歉。从今以后,这变成我非常反感的三个字。抱歉有什么作用呢?江鸱,一句抱歉就能使我们回到最初吗?

“江鸱,”我脸色冰凉地看见他,讥讽地说,“我认识你十年,十年啊,三千六百好几个曰曰夜夜,居然不如一个程菁菁。”

他愣怔地看我,眼眸一瞬间蒙上一层雾水。我往倒退了一步。

我带著对付的故意,一字一句捅入他的心間。我明白那样会损害到他,而我的痛楚、我的失落,又有由谁来帮我承担?

“江鸱,”我看见他的双眼,那一双黑暗的、好看的眼睛,我讲,“我讨厌你。”

随后我回过头来,头都不回地离去。

江鸱,那就这样,毁 掉你我之间全部的美好记忆,许过的服务承诺、承诺好的将来,要我亲自将他们所有推翻。即然从此回不到过去。

残阳如血。恍若隔世间要我想到以前经历的一个春季。我俩坐飞机去中国香港,飞机着陆的情况下,云彩上落日重重叠叠,遥远的地方能够看到星辰。我侧过度去,就见到身旁酣然入睡的青少年。我一动不动地看见他,在心里对自己说,就是这个人,之后的十年、二十年、一辈子,我都要和他在一起。

那一年的元旦文艺晚会,登台重点的是江鸱和程菁菁的电子琴一起演奏。

我独自坐着观众席,看见全部灯光效果都落在她们的身上。他仍然俊秀,就是我今生见过最好看的人。而本来普普通通平淡无奇的程菁菁,由于坐着他身旁,也越来越漂亮了很多,含蓄溫柔。

钟声动听,江鸱以前夸赞过她有着技能。

我选择离开,由于没有办法再好待一分一秒。曾经的我引以为豪的音乐符号,这时正一下一下地激光切割着我的灵魂。

江鸱对我说过,有才气的人自身便是被老天爷垂青的。

那么我呢?江鸱,我也不知道自身到底做不对哪些。要遭受那样的处罚。

程菁菁对我做了世界最残酷的一件事,我爱的人、技能、理想,被她一样一样取走。而不管我怎样声嘶力竭,都没法再守好半点,只有眼巴巴看见他们去到她身旁。

江鸱以前说我不完善听话,我终有一天要搞清楚,地球上并不是紧紧围绕着我一人而转。

那江鸱。你又并不知道。炼狱的味道是哪些的?

十八岁那年春天。以便医治我手伤,爸爸妈妈决策全家老小迁去美国。

离去前的哪个夜里。江鸱立在楼底下,一遍满地叩门。我一样一样地整理行李箱,恍如未闻。

我颤抖着伸手去抚摩放到角落的那把小提琴,手指头遇到吉他琴弦,心里一片荒凉。琴身早已失去它原来的光泽度,谁你是否还记得它曾传出过如何悦耳的响声?

我转过头,眼神呆滞地对妈妈说:“把它丟了吧。”

妈妈传出一声叹息,却最后哪些也没讲过。

日光微亮的情况下,我衣着乳白色的公主裙子。开门,就见到在门口站了一宿的江鸱。

他双眼红通通。轻轻张口要我:“莫莫。”

我停住,侧过度去看看他。

我明白他曾如何召唤自己的名字,莫莫,莫莫,他眼中带著笑靥,取下飘落在我头上的花朵。

我嘴巴轴体,想说一声再见,可内心了解,此去经年。早已不容易再见了。

因此 这就是最后一次碰面了,他最后一次叫自己的名字,莫莫,莫莫。极其悲伤。令我痛心如绞。

因此我勤奋挤压一个笑容,告诉他:“江鸱,春天到了。”

十年前的春季,也是在这里扇门口,我挎着衣摆快乐地民族舞蹈,一头撞上衣着白色衬衣的小小少年。

而现如今,江鸱难过地伸出手,捂着自身的双眼。

我静静地凝望眼下俊秀的他,愣怔费尽心思,他大约是痛哭。

无限江山,别时非常容易见时难。

究竟是谁毁了这一切?江鸱,你告诉我,就是你還是我?

纽约绵延多雨,春季的情况下也是有樱花盛开,花朵被风轻轻吹落在泰晤士河,随后流入他方。

十几岁的情况下,我是多么的期待这座大城市,这里有皇室音乐学校,有全球五大交响乐队之一的纽约交响乐队。每个人都会讨论歌曲季节变化,这儿集聚了全球有才气和技能的人。

我却放弃了小提琴。

我手伤渐渐地修复,看上去早已和平常人无有,仅仅不可以再试着音乐演奏那样高韧性的事。我考上国王学院,读的是金融业,每日分析数据和销售市场,怀着很厚教材穿行在教室与公共图书馆中间。我每个月必须用英文写细细长长毕业论文,随时衣着西装,和歌曲沒有半点钱关联。

伦敦街头一直有漂泊明星,拉琴、舞蹈,乃至是弹琴。她们本来过得穷困潦倒,嘴巴却自始至终带著微笑。我一直目不斜视地从她们眼前历经,摆脱很久以后,才慢下来,缓缓的哼一哼那节奏。

很多物品,全是在丧失之后才搞清楚它有多关键。例如小提琴,例如理想,例如江鸱。

一个人的生活过得迅速,又过去了两年。有男孩子向我告白。

是五官俊秀、皮肤白嫩的美国人,他拥有 一双碧蓝色的眼睛。

遇上他的那一天,纽约忽然骤雨滂沱大雨。我的手机没电了关了机,我咬紧牙冒着大暴雨向前,一脚踩到水洼。降水淹没我的脚裸,我一个踉跄跌倒在地。忽然,一切都平静下来。

我抬起头,最先见到的是他的双眼,碧蓝色的眼睛。好像落满了太阳的海洋。身材魁梧的男生,撑着灰黑色的大雨伞,为我遮挡身后的飓风,笑容着一件事伸手。

一道雷电从雾蒙蒙的天上劈出来,远处大暴雨倾盆,那一刻如同末日来临。我忽然禁不住失声痛哭,这些年,每日晚上我都是作梦,梦见哪个阳光明媚的春天。一瞬间天翻地覆,我深爱的男孩子回过头来去,将他人牢牢地搂在怀里。

江鸱,你得知是我多恨。

毕业后之后,我还在一家顶级的证劵公司寻找工作中,当期的学生们也都前往各家银行、金融投资公司。大家仍然是骄子,将来看上去很光辉。

工作的第一天,立在人潮涌动的伦敦街头,十字路口的信号灯亮起來,任何人都匆匆忙忙。那一刻我忽地想,这种来来去去的人,以前都是有过如何的理想?也是怎样一步步到达了此刻?一些情况下我依然会想到江鸱,随后难以避免地想起程菁菁。不清楚她们如今怎样,她们大概都早已完成了相互的理想。变成全世界那一小撮幸福的人吧。人生的道路艰险,但她们曾患难与共,自然灾害也不可以将她们分离。

不久和男朋友在一起的情况下,我曾经登陆过一次以往的社交媒体账户,发过一张大家十指相扣的相片,并在下面写着:此生还请多多指教。

我明白那样很蠢,装作洒脱地让任何人了解,即使没了江鸱。人生之路还可以过得非常好。细心想一想,实际上压根没人会在意吧。一年四季,任何人都会大步走往前走,仅有我一个人受困在哪个艳阳高照的下午,永远不可翻盘。

之后我的工作红红火火,手底下带了一名年青的见习生。受一點点小挫败必须哭得英雄王座。我不忍心冷言冷语。向前宽慰她:“全球并不是围住你一个人转的,假如你如今不可以搞清楚这一点,往后面的人生道路会吃苦耐劳的。”

话说出入口,自身先怔住,机缘巧合,却又害怕细思。之后有一年的春季,我还在屋子里加班加点,忙得晕头晕脑。忽然妈妈叩门。拿给我一张香槟金色的请贴。我一愣,不知所以地接到来,开启来,是一封演奏会的邀请信,上边整齐地印着演奏员的姓名:江鸱。

我已经有多少年沒有见到这两字了,虽然曾看了不计其数次。妈妈想说又不敢说,最终摸了摸我的肩部:“莫莫,这些年,你也该放下了。”

不久来美国的情况下,我每星期必须去看心理医生。医师告诉我:“莫莫,实际上你自己也了解,他那时候救她并不一定是由于爱他。在自然灾害眼前,换了所有人都是那般做,就算仅仅相遇是缘的路人。”

我闭着嘴不吭声。

“莫莫,你明明知道自身对他而言才算是最重要的人,他比所有人必须愧疚,必须追悔,他的痛楚不容易比你少。”

“但是他一片空白丧失!他沒有丧失电子琴!沒有丧失程菁菁!他的人生道路仍然一帆风顺!”我恼怒地大喊。

医师看见眼睛,轻轻说:“但是他失去你。”

一瞬间,迷你世界都平静下来。许多界面在我眼下一闪而过。三月的樱花盛开,水波荡漾的水面,门口的道路路灯,转过头笑容着一件事伸手的青少年。我捂着双眼,眼泪决口,失声痛哭起來。

“莫莫,”医师恳切地说,“你应该原谅,也罢忽略你自己。”假如放下了对他的恨,那喜欢呢?这些年至今的爱,是否还要一笔勾销?

江鸱的钢琴独奏会举行的那一天,也是和男朋友相遇三周年的节日。男朋友刻意订了纽约最高级别的饭店,我衣着绮丽的礼服裙去赴宴。外出的情况下,我望向窗前,发觉在蒙蒙细雨地大雨滂沱。下一秒,我接到男朋友的短消息,说他早已驾车到我大门口。等待小公主的大驾。我淡淡笑道,最终看过一眼浴室镜子里的自身。

晚饭是我很喜欢的意大利菜,和男朋友侃侃而谈,聊到不久看了的一本书,男人女人主人翁是那般缺憾地分离了。他忽地凝望眼睛,一言不发,我心狂跳起。我好像有察觉到般,侧过度,见到衣着西服的服务生推着五层高的生日蛋糕和极大的玫瑰回来。

男朋友单膝下跪,手捧钻石戒指。虔心跟我说:“莫莫,would youmarry me?”

我愣怔地看见眼下的烛火、花束、生日蛋糕和钻石戒指。那一刻,我好像见到十五岁的自身坐着一旁的坐位上,嘟着嘴说:“如果有些人那样向我浪漫求婚,我可不容易同意。”

她对门俊秀的男孩儿皮笑肉不笑地问道:“那要如何你才肯愿意?”

他说了哪些,我已经记了不得。

我仰头看了看墙面上的石英钟,秒针偏向十二,演奏会告一段落。

第二年的春季,我回了一次国。

太宁湖莺飞草长,樱花盛开一树一树。两幢独栋别墅零距离地位于在那里,不计其数年,不清楚他们到底等待哪些。游人如织,有衣着公主裙子的小姑娘穿行在其中。善心的当地人帮我讲:“这儿早已很多年未住人啦,房间也没本人来管。富人嘛,哪会缺你这种。”

女性一边说,一边掉转头去问一下自己的丈夫:“你要记不记得,那时大家才刚开始处对象,来这里散散步,每晚都能听到有些人弹钢琴,是电子琴和大提琴?”

“是小提琴。”她丈夫认真地改正她。

“哦哦哦,对,小提琴,太优雅了,因为我分不出来,便是感觉超好听。那就是很早以前的事了,有十年了吧?”

我租了一间五十平米的单人间住下。中介公司带我看房的情况下,恰逢傍晚,落日从生活阳台的窗户落下,聚集成一道光。我现场交了房租,由于了解春天是怎样比较有限。

我还在网上投简历,不清楚投过是多少份,第一个通告我招聘面试的企业居然是四中。校领导亲身帮我通电话,听闻我还在找个工作,便说她们缺一名声乐老师,跟我说是不是想要试一试。

我很抱歉地回应他,我手伤尽管修复了,但仍不可以荐拉小提琴,更何况我已经舍弃歌曲很多年,错过了他的一番好心。挂掉电話,我鬼使神差地址开四中的网址,在主页见到她们今夜在会堂有一场表演。我还在写字台前坐了一会儿,居然有一些想不起四中的样子,想不起那边的一草一木是怎样伤过我,我也是怎样向她们告别。

旧地重游,四中比记忆里里变小很多。地震灾害之后,会堂还保存着当时的设计方案,但一砖一瓦都早已再次修缮。十八岁那一年我前去美国,从没想起,七年后我能在这儿,再一次看到江鸱。

独奏会完毕的情况下,俊秀而生疏的男生立在舞台中央,深深鞠了一躬。很久,他抬起头,轻轻说:“我有一个一起长大的两小无猜的女生,她以前说过,假如弹琴给她听,她才想要考虑到做我的新娘,要非常大的演出舞台,备受关注、闪闪发亮的那类。”

他顿了顿,随后自我调侃地笑起来:“我也不知道这儿是否算。”

“七年前,我是在这儿,失去她。”

他眼里装满悲伤,也许医师说的没错,受困在哪个艳阳高照的春天里的,实际上并不只有我自己一人。

这么多年前的一个夜里,我俩携手并肩走在回家路上,道路路灯闪烁,我伸手,和他拉钩:“江鸱,那么就承诺好啦。”

承诺好啦,要一起走下来。

遗憾天不逐人愿,运势和大家开过一个极大的玩笑话,匆匆忙忙分离的这么多年,大家杳无音讯,相互身边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

我独自站起离去。

不清楚离开了多长时间,我居然再一次赶到那两幢老宅前。月色洒在水面,水波荡漾。我还在树底下站了一会儿,低下头头望向二楼的生活阳台。上半世我曾经住在那里,现如今却已时过境迁。

就在这时候,我听见一阵了解的声音。

我转过头,看见穿着白色衬衣的男生,容貌俊秀,眉眼如画。儿时母亲总夸他,说江鸱生得好,长大了定是个翩翩飞舞大小姐,我狂妄自大地在一旁装作恶心呕吐。

他愣怔地看我,好像在看见一朵绽开在春天的花。但他害怕向前,害怕一碰,梦就碎了,花就跟随凋落了。

我笑起来,伸开手,一朵花朵静静的躺在我的手掌心,我告诉他:“江鸱,你看看,春天到了。”

十五岁那年春天,我拉开窗子,对着对门的生活阳台干了一个鬼脸,大声喊他的名字:“江鸱,江鸱。”

不久醒来的男孩儿揉着惺忪的睡眼,恶狠狠地瞪着我:“莫莫。你知道不知道,你很吵哎。”

树枝的花被风飘散,落在他的头上,我咧嘴笑起來。

梦中不知道身是客,一晌贪欢。

本文标签: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逝水流年》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本文链接:江南无所有 - 逝水流年 - 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 http://www.2wangzhuan.cn/?post=9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